精彩节选

“不要——”

漫天大火中,女人被男人紧紧护在怀中。

女人的惊叫声伴随着枪响穿透耳膜,仿佛带着彻骨的悲痛。

身形挺拔的男人缓缓倒地,石灰铺设的地面上鲜红的血液缓缓渗入,染红了一片。

被男人紧紧护在身下的顾清璃拼命地摇着头,泪水难以自抑的顺着眼角落下,“寒逸辰,你不该来的。”

女人软糯中带着绝望的声音让陷入短暂昏迷的男人有了片刻的清醒。

寒逸辰强撑着涣散的意识睁开了眸子,入眼的是一张娇靥如花、即使被灰尘沾染却挡不住半分风华的脸。

寒逸辰望着被自己紧紧护在身下的女人,颤抖的手轻轻上移,抚摸着女孩娇嫩的脸颊,血色尽失的唇瓣僵硬地扯出一抹浅淡的弧度。

“我不来,你怎么办?”

“为什么?”

顾清璃望着近在咫尺的面颊。

面色惨白,眼底却荡漾着一丝柔情。

熊熊火焰在仓库中燃烧,悬在屋顶之上的木梁突然砸了下来,男人用身躯将她紧紧护在身下,不让她受到半分伤害。

感受着突如其来的重击,顾清璃泪水止不住的下坠,口中反复重复着这句话。

“为什么?”

为什么会出现?

为什么会不要命的冲进来?

两年前,她被自己的父亲送给了这个男人。

从那之后,她就被安置在龙庭别墅里,没有了自由,如同一只金丝雀。

说好听点是金丝雀,说难听点,就是一个见不得光的地/下/情/人,没有自由,没有自我。

寒逸辰就像是一个变态,除了别墅里的佣人和医生,他不让除了他以外的任何人接触她。

所以她拼命地想逃离,想离开。

她挣扎过,大闹、发脾气、摔东西,可是毫无意义。

她被带到别墅的第二个月,她的闺蜜夏彤跑来找她,说要见她。

夏彤一次次被佣人赶出去,却依旧坚持不懈。

最后,寒逸辰不忍她一再绝食反抗,终于肯将人放了进来。

从那个时候开始,她听了闺蜜的话,激烈反抗,甚至用一次次自杀来威胁寒逸辰。

只是换来的,是一次又一次变本加厉的禁锢。

直到前几天,寒逸辰终于带她出来,告诉她:“我给你自由。”

她获得了梦寐以求的自由,却因为错信他人被继母和继妹绑架。

她以为她就要死在这里了,可是他出现了。

她一直以为,寒逸辰只是将她当成玩物,从未在意过。

他还她自由,是他玩腻了。

可是,他为她付出的一切清晰地告诉她,不是。

不是她想的那样。

她错了,错的彻底。

有哪个男人愿意会在意一个玩物的死活,为了一个玩物不顾自己的生命。

他眼中的深情,以前她从不曾见过。

可是这一刻,她看懂了。

她太执着于自由,所以忽略了他对她的好。

渐渐地,她呼吸渐弱。

寒逸辰紧紧搂着她,目光温柔缱绻,是她从未见过的深情。

“阿璃,我的……璃宝。”

寒逸辰俯视着看她,唇角微弯,抬手替她拭去眼角的泪水,问她:“这就是你想要的自由吗?”

她拼命摇头,哽咽着,说不出话。

男人没有在意她的回答,只微微抿了下唇,笑着看她:“璃宝,离开这里,林辞很快就到。”

顾清璃哽咽着,泪水模糊了视线,“一起走,我们一起走。”

男人摇摇头,双臂落在地板上,强撑着支起身子,给顾清璃将身体从他怀中脱身的空间,漆黑的眸子中闪过一丝决断,“走!”

“我不走!”

她应该走的,她应该哪怕是死都不愿意和他死在一起的。

后背被火灼烧着,痛到麻木,寒逸辰强撑着最后一丝残存的意志,望着赖在他怀里不肯离开的女孩儿。

若是在以往,他一定会为她乖乖待在自己怀里而高兴到不能自已。

只是现在……

烈火渐渐灼烧着肌肤,灼热而滚烫。

寒逸辰嘴角扯出一抹苦涩的笑。

“璃宝,你亲亲我好不好?”

眼前的男人早已没了当初霁月清风,冷若冰霜,如刀削般冰冷的俊脸,此时也带着一丝柔和。那双深邃的眸子里带着一丝卑微的乞求,“你从没有主动亲过我,你亲亲我好不好?就一下……”

“璃宝,我以前不懂怎么去爱,让你伤心了,若有来生,你教我,好吗?”

顾清璃无助的望着他,拼命摇头,“别说了,别说了……你不会有事的!”

寒逸辰摇头,不停地叮嘱着她,如同在交代后事一般,“以后要好好照顾自己,找一个懂得爱你的人,好好活下去,来生……”

话音未落,便撒手人寰。

男人缓缓阖上了眸子,强撑在地板上的手却没有半分松动。

仓库外传来悲惨的尖叫声,顾清璃知道,是寒逸辰的人来了。

那些绑架她,伤害她的人逃不过了。

只要现在冲出去,她或许就会得救。

可是,在感受到男人身上的温度一点点消失,却又因为火焰燃烧的灼热变得滚烫的时候,顾清璃释然的笑了。

两年来和男人在一起的所有片段如同潮水一般涌入脑海,那些她恨不得忘得一干二净的记忆,在这一刻却格外清晰。

她放弃了挣扎,停止了哭泣。

他死了,她又凭什么活着呢?

手臂轻轻环住男人的脖子,依赖般地蹭了蹭,依旧保持着被他护在怀里的姿势。

“以前我总是想着逃离,可是现在,我想留下……陪你。”

火焰渐渐燃烧到她的发丝,肌肤……一点点蔓延着。

被灼伤的疼痛感一点点传来,仿佛这世间最折磨人的酷刑,一点点吞噬着她的意识。

“你不是说我只是你的玩物,所以放我自由吗?不是说再也不需要我了吗?为什么还要豁出命来救我?”

“傻瓜……你先走了,我怎么会快乐呢?”

为什么?

为什么这么傻……

渐渐地,火焰将紧紧相拥的两人包裹其中,

趁着意识还在,顾清璃抬起头,凑到寒逸辰面前,在他干涩的唇瓣上轻轻吻下,带着前所未有的虔诚和真诚。

顾清璃缓缓闭上了眼,唇角荡漾着一抹浅笑。

寒逸辰,你说让我找一个懂得爱我的人,可是我已经见过了最爱我的。

这世上,谁也不及你。

可惜,我明白的太晚。

我来陪你了,阿辰,等着我。

碧落黄泉……我们一起走。

如果天堂太美,我陪你共享繁华。

如果地狱太冷,我们相拥取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