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节选

“X,记住入侵者的身份和资料,入侵后忘了组织里的一切,重新开始你的生活!”

“可是,教授,你呢?你怎么办?”

“不要管我,没有人敢对我怎样。”

“可是……”

“X,去过你平凡美好的生活吧。忘了组织,忘了过去,忘了我……”

“教授!教授!教授!”

她猛地睁开眼睛,眼前一片雪白,鼻尖有医院特有的消毒水味道,耳朵里响起尖刺的耳鸣声,让她感到烦躁和头晕。

她又闭上了眼睛,缓一缓,五感开始慢慢清晰,脑袋也渐渐不晕了。

耳边传来女人的哭声和一些说话声。

“颜颜,我的孩子,呜呜呜,是妈妈对不起你,是妈妈害了你。呜呜呜……”

“不,是我这个当爸的没用,为了霍家的荣华富贵,非逼着她嫁人,现在,竟把她给逼死了。呜……”

“爸、妈,你们别哭了,医生都说夕颜没事了,你们安静些,让她好好休息吧。”

“是啊,霍先生、霍夫人,黎太太死而复生,这件事实在是医学上的大奇迹,各位应该感到高兴才是!”

她听着这些人的对话,慢慢明白过来了。

哦,脑电波入侵实验成功了!她重生在这个叫霍夕颜的女孩身上。

她是来自国际上某个神秘组织的顶级特工,没有名字,只有一个代号——X,曾经在组织里创下许多辉煌的成绩。可是,再厉害的人,也不敌病魔之手,她得了癌症,发现时已经是晚期,治不了了。

幸好,她自己也看得开,既然治不了,她索性就不治了,自愿成为一项脑电波入侵实验的实验体。

据说,如果这个实验能成功,那么就可以把一个人的脑电波,传送到另一个人脑袋里,同化并侵占对方的大脑,从而成功占领和控制对方的身体,完成新生,也就是所谓的——重生!

后来,组织看到了这项事业的巨大利益,强行霸占了这个实验项目,还强制要求教授继续帮他们做研究。

教授研究了很久,终于成功了。与此同时,教授看出了她不想再为组织效力,于是就悄悄帮她匹配了一个相隔千里的入侵体,将她远远的送走。

教授的这份恩情,她这辈子怕是无以为报了,若来生有机会,一定结草衔环报答他。

X已经在这个世界烟消云散了,现在,她是霍夕颜,霍夕颜就是她!

昏昏沉沉间,她再度沉睡。

第二次醒来,病床边坐着一个男人。

他容貌上乘,尊贵骄傲,脸上没有半分表情,平淡地看不出喜怒。霍夕颜挑了挑眉,这不就是原主的老公黎禛吗?

根据资料,他是花国西南地区的霸主,在西南地界上,当之无愧的王者。霍夕颜和他的婚姻,是一场彻头彻尾的利益交换、商业联姻。

结婚两年,他从未把霍夕颜当成自己的妻子,别说带她出席公开场合了,就连私底下,两人都不曾联系过。自从婚礼结束后,就各自生活,从未有过半分交集。

黎禛的目光很冷,看她就跟看什么不值一提的死物一般,冷漠地让霍夕颜感到非常不舒服。

“醒了?起来,跟你说几句话。”面对死里逃生的妻子,他竟然没有半分怜惜,依旧冷漠地紧。

霍夕颜心中冷笑:呵,哪怕是个陌生人,也会有同情和怜悯,而这个做丈夫的,却冷漠到令人心寒。

她没有说什么,挣扎着坐起来,靠在床头,问:“你要说什么?”

黎禛将一份文件丢到她的被子上,说:“事情闹到这个地步,你已经不适合做我黎家的太太了。这是离婚协议,签了吧。”

“你放心,两家当初的协议还算数,不会因为我们离婚而改变。至于你,我也不会亏待,上面罗列了一些你分得的财产,你看看吧。”

霍夕颜垂眸,看着离婚协议,脑海中开始回想一些事。

原主自杀的起因,是前段时间,媒体爆料,说她和一个娱乐圈的人气小生有私情,还放出了很多似是而非的照片,尤其重要的,是那个人气小生面对媒体记者暧昧不清的回答,更是让她百口莫辩。

不管原主怎么解释,媒体不信、舆论大众不信、霍家不信、黎家更不信。所有人都在骂她,说她不要脸、出轨、给老公戴绿帽,霍家人骂她连累家族,黎家人骂她给夫家丢脸。

可是,事实的真相却是她被诬陷了,但她没有证据,所有人都骂她,最后,原主受不了这种压力,选择了吞安眠药自杀。

霍夕颜从回忆中回神,看向黎禛,皱眉道:“你也认为我出轨,给你戴绿帽?”

黎禛淡然道:“你有没有出轨并不重要,我也不在乎你在外面怎么玩,只要你别被人发现。可惜你偷吃不知道擦嘴,闹得人尽皆知。黎家丢不起这个人,也容不下你,所以,签字吧。”

霍夕颜明白了他的意思,他不在乎她,他只在乎自己的脸面。

她微微一笑,伸手指轻轻一拨,离婚协议就从被面上滑了下去,啪一声摔在地上,挑衅地看着黎禛:“我不离!”

面对她的挑衅,黎禛依旧不气不恼,淡然道:“你不签字,我们就法庭上见,到时候,我会让你净身出户,一分钱都拿不到。以你娘家现在的情况,我建议你还是爽快签字,拿着钱走。”

他说的没错,但是,以目前的情况,如果霍夕颜跟黎禛离婚了,那就更坐实了她婚内出轨的事实。

那就真的是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

她的娘家本来就举步维艰了,如果她再以一个婚内出轨的豪门弃妇身份回去,那就更是雪上加霜了。

所以,无论如何,现在她都不能同意离婚。

霍夕颜想到了一件事,她也冷淡地对黎禛说:“那么你就去起诉吧,只要你们黎家承担得起后果。”

“哦?”黎禛听到这句话,声音略微上扬,语气里带着嘲讽,仿佛在说:你这是在恐吓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