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节选

“林舒,你除了一张美貌皮囊,你还有什么?实话告诉你吧,我从未喜欢过你,从未!”

“你骗我的,对不对?如果你不喜欢我,怎么可能和我在一起?”

“呵!我身为凡夫俗子,如何能控制自己追逐美色的本能。换句话来说,就是,你太美太……骚了,懂吗?”

女人瘫软在地上,绝色妖娆的脸上血色尽失,不可思议地看着高大俊美的男人,心里玩味地想着:

伤害我吧,用最狠毒的话伤害我吧,这样我就可以脱离这个世界了。

男人不负她所望,蹲下去,狠狠捏着女人小巧精致的下巴,冷冷道:

“抛去你这艳丽俗气的美貌,你连柔儿的一根头发丝都比不上,你有什么资格与她相比。

识相的,赶快拿了钱滚出厉宅,别再留下来碍柔儿的眼!”

说着,男人用力推开女人,看也不看女人因摔倒在地而擦伤的雪白手臂。

“若是今晚我回来,你还没有离开,结局,你是知道的。”

男人说着,冷酷无情地走开。

身后,是女人凄厉而绝望的哭笑声,“哈哈哈……厉谦凛,我爱你!但是余生,我再也不会爱你了!”

男人心里一紧,微微停顿了一下,却终究没有停下来。

时间快速流淌着,一转眼就到了晚上。

夜凉如水,璀璨星空下的峭立悬崖上,一个美貌无双的女子,伫立风中。

轻风撩起她墨色长发,纤长细白的手指夹着一根女士香烟,动作优雅地送向饱满红唇。

悬崖下方,是波涛汹涌的海浪,正无情地击打着岩石。

美貌女子仰着头,缓缓吐出一圈烟雾,语气幽幽,说不出是感叹还是嘲讽:

“动作真慢。”

突然,她莹白如玉的耳朵动了一下,像是听到了什么等待已久的声音。

唇畔勾起一抹恶劣微笑,咏叹调般发出轻叹:“啊~终于来了啊。”

嘈杂的声音和明亮的光束,从不远处传来。

“快!林小姐在那边!快!”

“那边是悬崖,她要做傻事!快阻止她!”

“林舒!你要是敢死,我就是追到地狱也要把你抓回来折磨!”

有很多人,他们快速地向女子的方向,狂奔而去,神色慌张。

当他们终于赶过去,离她只有最后几十米时,她却扬起温柔浅笑,抬起手臂,友好地挥了挥。

“再见了!”

各位小傻瓜们。

话落,不给众人反应的时候,面带微笑地向后面倒去。

黑夜中,那个男人崩溃的声音在嘶声咆哮着,仿如失去挚爱伴侣的野兽。

悬崖上的声音愈发嘈杂了,不过与她有何关系?

她只是个过客而已,一个想回到自己原本世界的过客。

所以,他根本用不着为了一个过客那么悲痛啊。

再说了,他不是说不爱她嘛,那他更加不用伤心难过了呀,没了她,他以后就再也不会觉得碍眼了呢,呵呵呵~~

女子盯着瑰丽星空,露出愉快的微笑,狠狠砸入水中,世界一片黑暗。

〔任务完成,积分到账。〕

〔返回宿主原世界,扣除积分成功。〕

——

深夜里,一座远离市区的小别墅里。

有人在嘶声力竭地鬼吼狼嚎着,恍如死亡前夕的狂欢夜,个个都显得特别的疯狂。

震耳欲聋的强烈音乐节奏中,一个带着恶意微笑的女生,移到一个格外清纯漂亮的女生身边,凑到她耳边,低声问:

“你们家那个胖丑矬呢?”

随着音乐摆动身体的漂亮女生停下动作,画得精致的一字眉微微挑高,“楼上睡觉呢。”

“她怎么不下来玩啊?”

“跟她有什么好玩的,看着她那张脸都倒胃口,你能不能别提她?”

问话女生表情僵硬了一下,颇不自然地退回了那群随着音乐扭动身体的人群当中。

楼下的众人在彻夜狂欢。

楼上一间阴暗的房间里,一双璨如繁星的眸子突然睁开了, 一动不动的坐在梳洗台前面。

星眸茫然了一下,恢复清明,眨了眨眼睛,发出娇笑:“终于回来了啊,呵呵呵……”

霎那间,她丑陋的模样竟散发出一种摄人心魄的妖异之美,就像一个披着假皮来到人间的魔女,气质与外貌完全不符。

房间里没有开灯,只有放在梳妆台上的手机发出了亮光,可依旧看得到,镜子里面的女生长得有些……不忍直视。

身形微胖,皮肤暗沉。

五官倒是生得不错,可那皮肤上却冒着成片的痘痘,有的还冒出白色脓点,看起来有些恶心。

双颊边还有一块一块的黑斑,看起来又恶心又吓人。

唯一出彩的,就是那双,在黑暗中都熠熠生辉的潋滟眸子,而此刻,那双盈水眸正盯着手机。

手机屏幕上,是楼下的监控视频,她微微垂着眼皮,面无表情地看着,一点儿也不羡慕的样子。

屏幕上的画面,让她明白自己回到了什么时间点,三个月前,她还没有被逼疯的时候。

她很清楚的记得,今夜一过,她的人生就会发生巨大的改变。

明天早上,一直是她未婚夫的男人,就会亲口告诉她:

“席千允,我爱的人不是你,是婉儿。”

她父亲会质问她:“席千允!你在这里住了那么久,从来没有遇到过这种事!

你给我老实交代,那些人是不是你嫉妒婉儿,故意找来的!”

然后,还硬生生逼她将自己的股份,转让给婉儿,也就是她同父异母的妹妹赔罪。

她妹妹婉儿则会对她说:“你长得又丑又恶心,跟人结亲就是结仇。

席千允,这做人,得有自知之明。”

她虽然自卑胆小,可并不是包子,怎能让人如此欺辱,于是她不甘,不愿,愤怒暴躁……

结果,所有人都骂她恶毒。

说她不应该破坏妹妹和……前未婚夫的爱情,她一个丑八怪,就不要丑人多作怪了。

可凭什么呢?

婚事不是她订的!

股份也不是她父亲给她的!

还有那些坏人,更加不是她招惹来的!

她一个人在那栋别墅里,从小待到大,从来没有任何坏人找上门。

偏就在席婉娇带了人来开趴的时候,坏人来了!

他们怀疑她,她还怀疑他们贼喊捉贼呢!

可是,她的解释,她的控诉,没有任何人在乎,没有一个人愿意听。

所有人都把善意的祝福,给了席婉娇,却把鄙视的恶意的情绪留给她。

她什么都没做,却得到如此让人恶心的待遇,她想为自己讨个公道怎么了?

可最后,她得到的不是公道,而是……死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