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节选

刚下一场大手术的杨茹闭上眼睛最后一个画面,是手机上最爱的男人和最好的闺蜜相拥亲吻刺激她的画面,她恨……当真是狗血的剧情,可惜她就这样有骨气,被活活气死。

再次醒来,杨茹发现自己身在一个充满昏暗的房间里,试着动动自己的身体,她还活着?可这里是哪里?

跌跌撞撞从床上下来,双脚虚浮无力,头重脚轻让她直接跌在地上,脑海中一段段不属于她的记忆涌入,好疼……

花了好长时间,杨茹消化了闹好中的记忆之后,确定了一件事情,她穿越了!

这么时髦的事情,竟然被她赶上了?

还穿在一个在家中受尽白眼尝尽欺凌,爹不疼,娘不爱的姑娘身上,哎……这姑娘,如此可怜。

“杨茹,你是不是死了?还不出来干活,怎么的?是不是要打板子给你供起来?”门外刺耳的辱骂声音,让杨茹心头直跳,这声音,不去唱女高音都可惜了。

外面的是原主的奶奶,那个偏心眼偏到了骨子里的老太婆,原主在家里可是主要劳动力,所有的家务都落在她的身上,砍柴洗衣做饭,喂鸡喂鸭喂猪,整天如陀螺一样的转着,却每天只能吃点残羹剩饭,大多数是没得吃没得喝的,就连睡觉的地方也是四处漏风的柴房,身无二两肉,一阵风都能将人吹走。

要说这杨茹,就不应该是个人,应该是个机器才对,哦,不,机器也不成,机器还要充电加油呢,应该是什么么?嗯,应该是田螺姑娘。

可惜了啊,老杨家这无怨无悔任劳任怨的田螺姑娘,没了,既然她杨茹来到这里,那一切就从头开始,继承了原主的身子,自然要恩怨分明,不然怎么能对的起老天爷给她从新来过的生命?

“奶奶…别生气,我看杨茹啊,一定是脑袋还疼着,不然怎么敢不听奶奶的话?奶奶……您可仔细别气坏了身子啊……

说来都是柳儿的错,平时如果能多护着妹妹一点,妹妹也不会因为一个鸡蛋就去偷……妹妹还小,她不懂事的!”

外面再次传来声音,这次是原主姐姐杨柳的声音,原主听不出来,可她清楚着呢,这就典型一绿茶姐姐,原主生前被她明里暗里欺负的最多。

伸手探上脑袋,嘶……还真是疼,血已经干枯了,身子虚弱,要尽快补充体力才行。

鸡蛋,鸡蛋……

原主既然因为鸡蛋死了,那她就帮助原主吃了这鸡蛋就是,总不能让原主冤枉,让杨柳失望不是?

“我呸,一个该死的赔钱货,贱丫头,见天的好吃懒做,一点活都不想着干,脸大的还想吃鸡蛋?也不看看自己长得那个德行,狼见了都得哭的主。

胆肥了这是,打一棍子就躲懒三天,要上天不成?

贱丫头,赶紧的滚出来,不然直接打死你……”

杨茹缓缓将大门打开,虚扶着破败的门板看着外面一老一小两个女人,嘴角带着冰冷的笑,搭配那张苍白无血色额角却有干枯血迹的脸,即便此时是大白天,看着也怪瘆得慌的。

杨老太被吓的一个趔趄,好在杨柳扶了一下,杨茹冷笑,就这点胆子,还敢打死人?就不怕午夜梦回之时故人入梦么?

养老太稳了稳心神,伸手指着杨茹吼道:“见鬼的死样子,还不去干活?见天的躲懒,我们老杨家怎么就这么倒霉,出了你这个赔钱的货!”

杨茹冷笑,“奶奶,我们可是一家人呢,我是贱人,那你们又是什么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