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节选

苍穹无垠、宇宙浩瀚。

与无数降临到不同世界的穿越者一样,自来到这个宇宙的那一瞬起,时迁就已经觉醒了灵魂之内的系统之力。

只不过与预想之中不同的是,他所觉醒的系统并不是象征着光之力量的奥特曼系统。

相反,在一股庞大的黑暗之力融入灵魂之后,他的躯体便瞬间变身成了暗黑扎基的神秘姿态。

时迁看着自己变身而成的这幅躯体,不由得满意的笑了笑。

选择光或者暗对于时迁而言根本毫不重要,在他的认知之中,没有力量的立场,只不过是一种可怜的懦弱。

与此同时,灵魂之中的系统传来了机械般冰冷的声音:

“您所穿越到的这个世界根据实力强弱,共分为九个阶段:初级战阶、下级战阶、中级战阶、高级战阶、精英战阶、传奇战阶、传说战阶、多元战阶、至高战阶。”

“恭喜宿主觉醒暗黑扎基的躯壳,但必须提醒宿主的是,你此刻的系统模板点数还不足以兑换暗黑扎基的全部力量。”

“您目前拥有的模板为究极生命体塔尔塔洛斯,但要更接近最巅峰时期的塔尔塔洛斯所拥有的力量,您还需要更贴近塔尔塔洛斯所经历的辉煌历史。”

“呵,也就是说我得去颠覆光之国?有意思。”

“是的宿主,如果你选择不走这条路的话,也可以选择击败强大的对手,获得系统模板点数以激活塔尔塔洛斯的力量。”

“没这个必要,掌控光之国么......我很有兴趣!”

对于此刻的时迁而言,以往的善恶立场都已是过眼云烟。

宇宙混沌未开之际,光与暗本就互为一体。

所谓善恶,不过是生命体定义出来的一种概念,就像是自己穿越之前现代社会的某些框条一样可笑。

人会对长得可爱的宠物产生同情,但却对丑陋昆虫的生命视若无物。

若不是惧怕某些昆虫的模样与潜在危险,甚至恨不得一脚踩死。

在更高级的生命体系之下,对于低等级的生命,采取的永远都是俯视的态度。

任何生命的存在是否有价值,完全取决于更高生命的需求与认可。

而他如今所站在的位置,是属于神的视角。

在估算了自己如今所拥有的能力极限之后,时迁便展开了自己的计划。

之后的宇宙旅程之中,时迁在一番波折之下终于收集到了雷布朗多之魂,并将其掌控手中。

而他大费周章去收集这道灵魂的目的,便是布下自己目标之中第一枚棋子。

那个印象之中差点毁灭了无数多元宇宙的黑暗奥特曼——贝利亚!

计划已定,时迁便调动起体内的塔尔塔洛斯之力开启了“纳拉克之门”,建立起了与数百年前相关联的一个时空隧道。

……

“啊......啊啊啊!”

在发动了这道“凯撒贝利亚光切”,却还是没能如愿将眼前剩余的两个敌人全都杀死之后,能量所剩无几的贝利亚发出了悲愤的怒嚎。

此刻面对对手的纠缠不休,自己数次想要发动奥特签名却都被打断,一向心高气傲的贝利亚也不禁陷入了困局之中。

但正当他拼尽最后一些能量与敌人展开殊死搏斗之时,却见到一道金色的光门在身旁迅速展开,随后便是一股前所未有的压迫力席卷而来。

还未等贝利亚有所反应,眼前那两个难缠的对手便已经瞬间化为粉碎。

“你是我们光之国派来的援军?怎么从来没有见过你?”

若是换了其他人,时迁根本没有兴趣回答这么愚蠢的问题,但眼前这个家伙,毕竟是自己选中的棋子:

“光之国跟我毫无关联,我救你,只是出于对未来的你存有一些兴趣。”

“你在说什么?”

“看。”话音未落,时迁便已调动出了体内塔尔塔洛斯的力量,将有关贝利亚未来的画面全都传入了他的记忆之中。

“原来......这就是我的未来,我的结局!”

“我能够赐予你新的力量,改变你最终的宿命。”时迁望着陷入负面情绪的贝利亚,神情冷漠,缓缓言道。

“什么?”贝利亚抬起了头。

“你只需要回答,这份力量,你究竟是需要,还是不需要。”

很显然,时迁并没有兴趣重复第二遍已经说过的话。

“要!”

“很好。”

“纳拉克之门”再度开启,时迁抬手之中便从口袋宇宙空间将雷布朗多的灵魂牵引而出,随后导入了贝利亚的躯体之内。

“呃啊!”

此刻贝利亚的灵魂正不断地撕裂、重组,逐渐与雷布朗多融为一体,随着一声撕心裂肺的吼叫之下,一股前所未有的感觉充沛了贝利亚灵魂深处的每一个角落。

“既然给予了我这份力量,你究竟需要我做些什么?”

时迁没有回应这个问题,只因现在还不是让这枚棋子死心塌地为自己效力的最佳时机。

“记住,不要去光之国。”

丢下这句话之后,时迁便再度开启了“纳拉克之门”,从贝利亚眼前瞬间消失无形。

......

通过“纳拉克之门”,时迁再度来到了这条时间线上,而自己此刻所在的时间线,正是贝利亚与赛罗初次展开战斗的最终时刻。

此时的时迁已凭借“纳拉克之门”经历过无数世界的穿梭,虽从时迁来到这个宇宙的时间单位算起,他不过只经过了数年光阴。

但对于时迁自己而言,相较当初,自己已起码多了几百年的修行。

怪兽墓场之内,谁都没有注意到时迁这个不请自来的贵客突然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