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节选

“陈小道长,虽然你师父当年救了永君一命,但我们已经付过酬劳了。”

“至于你与永君的婚事,不过是两家长辈随口一说,当不得真。”

江陵城,一栋豪华的别墅内。

一名花枝招展的美少妇,抱着膀子坐在沙发上,颇有点居高临下的味道。

位于其身前,则坐着一名身穿布衣,梳着发髻的青年男子。

“张姨,你这话什么意思?”陈子安微微挑眉。

三年前,王家大小姐王永君突然病重,王家四处寻医无果,正当束手无策时,是他师父出面,才救了王永君一命。

至于条件,则是王永君与他成亲。

今天他奉师命下山,登门拜访,本意是完成婚约。

不过看今天这架势,王家似乎不打算承认了。

“陈小道长,我王家在江陵也算是豪门世家。”

“我女儿未来的丈夫,不说什么王公贵族,但至少也得是背景不俗的青年才俊,你可明白?”美少妇一脸上位者的傲慢。

她的意思很明显,你根本配不上我女儿,最好能有点自知之明。

“张姨,你女儿体质特殊,当年的病症还未痊愈,若不完成婚约,我无法进行根治。”陈子安好言相劝。

并非他死缠烂打,而是王永君病症离奇,要治疗,双方必须得有很亲密的身体接触。

“哼!我女儿身体十分健康,不劳陈小道长操心!”

美少妇脸色一冷,随手掏出一张卡,扔在桌上:“这里面有一百万,密码都写在上面了,从今以后,你我两家互不相欠!”

“我师父并非等闲之辈,你们……真要悔婚?”陈子安双眼微眯。

尽管他脾性不错,但对方傲慢的态度,依旧让他有些不爽。

“本就是一句戏言,何谈悔婚?”

美少妇眼神一斜:“陈小道长,结婚讲究的是门当户对,我希望你好自为之。”

“门当户对?”陈子安笑了,而后点点头:“我明白了,既然这样,我就不打扰了。”

说完,起身便走。

不过走到一半时,他又突然止步,然后掏出一颗黑色药丸,放在桌上。

“这是我炼制的培元丹,如果令爱身体出了什么状况,立刻喂其服用,可保三天无事。”

“至于之后,听天由命吧……”

话落,他转身出门。

既然王家不愿意,他也没到要逼婚的地步。

只是王永君这一劫,非他、不可解。

“装神弄鬼!”

看了眼黑乎乎的药丸,美少妇不屑的嗤笑一声,顺手扔进了垃圾桶。

……

王家大门外,一辆红色保时捷已等候多时。

当陈子安走出大门的那刻,车内一长相甜美的红发女孩,连忙起身相迎。

“小西北,你不是回燕京了吗?怎么在这?”陈子安颇有些意外。

“在回去之前,我这不是想见见师兄你嘛。”

红发女孩撒娇般的道:“对了师兄,你那未婚妻长什么样?到底漂不漂亮?”

“长什么样不重要,因为他们王家已经违背诺言,拒婚了。”陈子安微笑着道。

“什么?拒婚?!”

红发女孩一听,顿时就火了:“区区一个王家,居然还敢拒师兄的婚?真是反了他们!师兄你等着,我一定要给他们个教训!”

说着,就准备掏出手机打电话。

“行了,别这么大惊小怪的。”

陈子安翻了个白眼,顺势夺过手机,扔进了驾驶位。

他这个小师妹天不怕地不怕,偏偏背景又极其强大,真要依着对方的性子行事,王家只怕会遭受灭顶之灾!

“师兄!你堂堂知守观小天师,哪能任他们羞辱?就算要拒婚,那也是你甩她,而不是她甩你!”红发女孩满脸煞气。

她师兄不仅是知守观小天师,更是道门百年不遇的奇才。

年纪轻轻,便已威名远扬。

犹记得,三年前,妖道骆百川闯入东海,以人肉为食,以人血为饮,滥杀无辜,势不可挡!

她师兄以道号陈玄真之名,奉师命出关,于东海之上,将那妖道一剑斩杀!

至此,名声大噪!

两年前,国贼董天宝盗窃机密外逃,敌国派数名宗师强者接应。

兵部追杀屡次失败,眼看着国贼就要逃到西境之外时,她师兄横空出世,一人一剑,大败数名武道宗师,将国贼董天宝斩首!

那一战,举国震惊!

一年前,北莽大军来犯,烧杀抢掠,无恶不作。

又是她师兄单枪匹马,闯入万军从中,接连诛杀北莽十三主将,北莽五十万大军被吓得落荒而逃!

至此,陈玄真之名,天下震怖!

曾有无双国士批言,放眼整个天下,年轻一辈当中,无一人可望其项背!

如此惊才艳艳之人,在出山时,不知有多少王公贵族,以及豪门大阀上山求见,试图拉拢巴结。

结果现在倒好,小小江陵的一个小小王家,居然拒了她师兄的婚?

她现在很怀疑,王家人到底是不是脑残?!

“你这丫头,被退婚的是我,你那么激动做什么?”陈子安有些好笑。

拒婚一事,虽然有些不爽,但也不至于打击报复。

“我这不是替你着急嘛!区区一个王家还敢狗眼看人低,简直忍无可忍!”红发女孩很是不愤。

“缘分自有天定,强求不得,一切顺其自然吧。”

陈子安淡淡一笑,而后挥挥手:“行了行了,你还是赶紧回燕金吧,别忘记师父的叮嘱。”

“哼!臭师兄,我不理你了!”

见眼前人不领情,红发女孩鼓了鼓嘴,赌气般的坐上保时捷,扬长而去。

“这丫头……”

陈子安有些哭笑不得。

目送着小师妹离开后,他也在路边打了辆车,直奔风华公司而去。

风华公司是陈家的企业,自从母亲去世后,就一直由他姐姐陈春秋掌管。

说起来,陈家曾经也辉煌过,一度晋升为江陵的名门望族。

然而,五年前的一场大火,几乎焚毁了一切。

偌大一个家族,一夜之间轰然倒塌,家族成员更是分崩离析。

作为家族掌权者的母亲,为了救他,最终葬身于火海。

如今身边至亲之人,只有一个姐姐了。

最关键的是,五年前的大火并非意外,而是有人故意行凶!

只是当年他没背景,没实力,根本调查不出什么。

这也是他入知守观,苦修五年的主要原因。

如今道成归来,是时候该了解当年的一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