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节选

“SCP-10000!”

“为了消除你的潜在威胁!”

“现在,我要斩断你的右手!”

萧夜醒来,听到这第一句话。

他猛然睁开双眼。

映入眼帘的,是一个身穿橙红色制服的寸头青年。

手里拿着一把明晃晃的杀猪刀。

刀已经高高举起,对准萧夜的右手,即将砍下!

萧夜下意识地想要躲避,却发现,自己坐在一张冰冷的钢制座椅上。

两只手放在宽大的座椅扶手上。

手腕处,箍着冷硬的钢圈,牢牢地跟扶手固定在一起!

右手,还缠绕着一层层的白色纱布。

动弹不得!

避无可避!

“你是谁?”

“你要干什么?”

萧夜冲着寸头青年怒吼。

寸头青年被这突如其来的怒吼声吓了一跳。

身子不由往后退了两步,举刀的手明显在颤抖。

他看着萧夜,眼神里满是忌惮。

萧夜的大脑在飞速运转。

必须赶紧搞清楚状况!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萧夜看到,寸头青年的制服上,印着一个圆形图标,三个箭头指向圆心,外面包裹着齿轮状的轮廓。

还有几个字母和数字:

“SCP”

“D-2020”

这是,SCP基金会?

萧夜意识到,自己穿越了。

刚刚还在浏览SCP基金会网站,觉得困了,趴在电脑前睡着了。

结果,居然穿越到真正的SCP世界了!

S,C,P!

三个字母分别代表控制、收容、保护。

在SCP世界里,活跃着各种拥有超自然能力的异常个体、物品或者现象。

这些异常,可能是一个人,可能是一只猫,可能是一座雕像。

也可能,是远超人类认知范围的神秘现象。

甚至,无法辨别他们的实体!

而SCP基金会的宗旨,就是控制这些异常。

在世界各地,建立了一个个隐秘的收容设施。

收容异常,研究异常,甚至,在必要的情况下,摧毁异常!

以此,保护人类不被异常的超自然能力影响和伤害!

而眼前的寸头青年,D-2020,明显是SCP基金会的D级人员。

D级人员,俗称“炮灰”,是SCP基金会从世界各地监狱征调过来的囚犯,特别是死刑犯!

因为,有些异常真的太诡异了。

跟他们直接接触,是冒着生命危险的。

一不留神就没命了!

所以,面对面应付危险异常的各项任务,就交到了D级人员的手中。

反正难逃一死,不如多做点贡献。

“等等,刚才D-2020叫我SCP-10000!”

“我被SCP基金会编入了异常序列!”

“难道,我穿越成了异常?”

“那我的超自然能力又是什么?”

SCP基金会每收容一个异常,都会给这个异常编上编号,从SCP-001开始编起,到了萧夜,已经编到第10000号了。

萧夜飞快思考着,看向自己缠满纱布的右手。

D-2020强行压制住内心的恐慌,颤抖着声音说道:

“SCP-10000,恶魔右手,你已经被基金会定级为Keter级异常,你是极度危险的存在!”

SCP基金会对异常的定级,分为Safe、Euclid、Keter三个等级,危险程度从低到高。

Safe级,顾名思义,安全,能够妥善收容。

Euclid级,危险性尚未明确,不可预测,还要进一步研究,大部分异常的最初编级,往往都是Euclid级。

Keter级,威胁极大,或者收容难度很大。

D-2020双眼瞟向萧夜的右手,额头上直冒冷汗。

“你……你的右手,长了一张邪恶的嘴!”

“在光天化日之下,吃了一个人!”

“吃人不吐骨头,毛都不剩,一干二净!”

“为了对你实施无效化,我必须斩断你的右手,看看能不能让你恢复正常!”

无效化,也是SCP基金会的专业名词。

意指,通过各种手段,消除异常的超自然能力,变得不再异常。

而对于萧夜,基金会专家研究商定的无效化措施,就是斩手!

缠满纱布,也是为了阻隔萧夜右手吃人的能力。

嘴都被包住了,怎么吃?

“所以,别挣扎了,让我给你个痛快!”

D-2020“啊!”地吼了一声,给自己壮了壮胆子。

再度举起杀猪刀,不再有丝毫犹豫,对着萧夜的右手狠狠砍下!

……

萧夜刚刚穿越过来,还不知道自己的超自然能力怎么施展。

在D-2020絮絮叨叨的时间里,他将精神力集中到右手之上。

识海中突然出现一方天地。

这方天地,有一片碧波荡漾的海。

大海之中,有一座绿草如茵的岛。

岛尖之上,有一棵顶天立地的树。

一番世外桃源的绝美景色。

萧夜惊奇地感到,自己的右手,居然连接着这样一片空间。

“主人!”

萧夜的识海之中,突然响起一个稚嫩的女童声音。

“你是谁?”

萧夜用神识和女童沟通。

“我是纳灵空间的守门人,也是主人您的仆从,您可以叫我小女娃。”女童回答。

“小女娃,我好像看不到你!”

萧夜扫视了一眼,那被称为纳灵空间的海岛,并未发现女童的身影。

“我只是一道神念,没有实体,但这并不妨碍我服侍您,我的主人。”小女娃说道。

萧夜是纳灵空间的主人。

纳灵空间便是萧夜的超自然能力。

小女童继续说道:

“纳灵空间,是专门收容异常的空间。”

“当检测到异常出现时,纳灵空间将立即判定,该异常是否可以收容。”

“对可收容的异常,主人可以打开纳灵空间,将其收入其中。”

“收容异常后,纳灵空间将立即分析异常的超自然能力,给出异常能力的控制意见。”

“对异常能力的控制,一般分为两种:祭献、契约。”

“祭献,一般针对生灵类异常,就是异常向主人祭献能力,主人自身获得该异常的超自然能力,可以自由施展。”

“契约,一般针对物品类异常,就是异常跟主人签订契约,主人自身不会获得能力,但可以自由使用该异常,且不会受到不良影响。”

“还有一些异常,确实无法收容,比如某种神秘的超自然现象。对于这类异常,还请主人保持高度警惕。”

“纳灵空间看着不大,实际上是一道高维空间,可以无限收容异常,主人尽管放手去搜集异常,提升自身的超自然能力。”

“么么哒!”

萧夜明白了。

这纳灵空间,很好很强大!

无限收容异常,简直是另一个SCP基金会啊!

不,岂是区区一个SCP基金会可以比的?

SCP基金会,为了收容异常,在全世界建立了那么多收容站点,底下有那么多的人员。

从13个最高等级监督者组成的O5议会。

到基金会各个设施的管理者——Site主任。

到收容专家、研究员、安全守卫、外勤特工、机动特遣队……

萧夜一人,便足以抵得上SCP基金会的千军万马。

把异常往纳灵空间随便一丢。

完事儿!

“我刚才听说,我的右手吃了一个人,不是收容异常吗?怎么还吃普通人?”

萧夜提出了一个疑问。

右手吃人,是萧夜穿越之前的事。

可是他到现在,也还没有继承这具身体原主人的记忆,所以并不知道当时发生了什么。

“主人,那不是普通人啊!”

“那是您收容的第一个异常啊!”

“当时您碰到了异常,在面对险境时,突然觉醒纳灵空间,将他收了进来。”

“只是收容的过程,被几名SCP基金会外勤特工发现了!”

“因为刚刚觉醒纳灵空间,还没来得及控制异常的超自然能力。”

“您便遭到外勤特工的突袭,直接昏迷了……”

“喏,他在那里!”

随着小女娃神念的指引,萧夜发现,海岛一处草丛里,赫然躺着一个人。

皮肤黝黑,仰面朝天,手枕着头,嘴上还叼着一根草茎。

一双湛蓝色的眼睛看着天空,眼神里流露出迷茫之色。

额头上,还有一个形同楔形文字的神秘符号。

“SCP-073,该隐!”

“从SCP基金会收容设施Site-17逃脱,却正好碰上主人,被主人收入囊中。”

小女娃解释道。

接下来,她开始说明该隐的超自然能力……

萧夜和小女娃的神念交流,跟普通的语言交流并不一样。

实际上只在刹那之间。

当萧夜已经完全掌握了自己的超自然能力,D-2020才刚刚说完那句“让我给你个痛快”。

D-2020面目狰狞,举起杀猪刀用力砍下!

刀光闪耀,他却瞥见萧夜的嘴角,牵起一抹不屑的微笑。

似乎,根本不惧被斩断右手。

杀猪刀终于砍在了萧夜的右手上!

一抹红色溅在了D-2020的制服上。

一只手“当啷”一声,掉在了钢制座椅旁边。

那是,握着杀猪刀的手。

D-2020突然发出一声惨叫,往后跌去,躺在地上不住地扭动。

他的右手,竟然,断了!

伤口竟如刀切一般齐整。

好像,那把杀猪刀,并不是砍在萧夜手上,而是砍在了D-2020手上!

萧夜的右手,承受了杀猪刀的袭击,毫发无损。

而且,那箍在右手腕上的钢圈,因为这猛烈的撞击,寸寸断裂。

萧夜将右手从钢圈中挣脱出来。

虽然左手仍然被钢圈固定住,但这不再妨碍萧夜从钢椅上站起来。

萧夜抡转钢椅,对着躺在地上的D-2020就是狠狠一砸!

“嗷呜——”

D-2020背部受袭,被砸得嗷嗷直叫。

萧夜抡起钢椅,继续砸。

D-2020蜷缩得像一只龙虾,承受着手部和背部的双重疼痛,被砸得晕头转向。

房间里,除了D-2020,还有两个D级人员。

面对萧夜这样的Keter级异常,基金会不可能只安排一个人去对付他。

D-2020作为主刀,D-2018和D-2019站在后面,作为帮手,应对突发状况。

现在,眼见着萧夜突然暴起,打得D-2020毫无还手之力。

他们不敢有丝毫耽搁,径直冲了上来。

手里各提着一把杀猪刀。

萧夜还在认真地毒打D-2020,对背后的两把杀猪刀毫无防备。

寒光闪烁。

刀锋呼啸。

D-2019的杀猪刀砍在了萧夜的右肩上。

他想直接卸掉萧夜的整条右臂,以此达到废掉恶魔右手的目的。

D-2018的杀猪刀砍在了萧夜的后颈上。

这人更狠,他要收割萧夜的生命。

现在的萧夜极具攻击性,摧毁这个危险的异常,完全是允许的。

只听“噗噗”两声。

D-2019的整条右臂,连带着杀猪刀,掉在了地上。

一个重心不稳,往一旁歪倒,撞上了墙壁。

D-2018继续前冲,没头没脑地撞在了萧夜的背上。

确实是没头没脑。

他的脑袋,没有跟上身子。

在他砍中萧夜后颈的那一刻。

突然从脖子上移开。

向下做了自由落体运动。

在地面上“骨碌骨碌”翻滚了好几圈。

他们不知道,此刻的萧夜,身怀SCP-073该隐的超自然能力。

那是极其强大的反伤能力!

任何对萧夜造成的伤害,都将原原本本,作用在实施者身上。

而萧夜,除了能稍微感受到痛楚之外,不会有任何受伤的痕迹。

放下钢椅,萧夜回转身来,看着靠在墙边挣扎的D-2019。

“你们,过分了啊!砍我很疼的好吗?”

D-2019惊恐地看着萧夜,用他残留的左手,颤颤巍巍地,从制服口袋里摸出一张照片。

然后别过脸去,紧闭了双眼,将手中的照片往萧夜的方向一推。

“启动二号方案!”

“恶魔右手,你死定了!”

D-2019闭着眼睛大声喊道。

照片上的人物,被萧夜看在眼里。

“这特么,什么鬼?”

这是一张大头照。

丑!太丑了!

惨白的人脸,毛发全无,眉毛、头发,都没有。

嘴巴张得很大,形成一个巨大的黑洞。

这种张嘴的角度,普通人根本做不到,大概只有下巴脱臼才能实现。

整张脸,瘦得皮包骨头。

乍一看,还以为是一具骷髅。

但是,他的一双眼睛,表明了他和骷髅不一样。

那不是两个黑黢黢的孔洞,也没有普通人类正常的瞳仁。

而是,只有眼白。

和脸颊的苍白肤色,真是绝配。

萧夜认出了照片上的怪人是谁。

也瞬间明白了,基金会用来对付自己的二号方案是什么。

那是,SCP-096,羞涩的人!

一个平时看似很温柔的怪人。

但是,只要被人看了他难以名状的脸。

哪怕只是看了他照片或者视频上的脸。

他就会一改温驯的状态。

先是拿同样惨白的双手捂着脸,呜呜呜哭个一两分钟。

然后,突然暴走!

不管那个看了脸的观众身在何方,羞涩的人都能准确感应到位置。

突破一切障碍物!

什么也阻挡不了他杀戮的脚步!

当他追杀到观众的面前,

就会用他那拥有恐怖蛮力的双手,将观众撕成碎片!

蹂躏到渣渣都不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