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节选

随着心中一声轰隆巨响,苏尘猛然睁开了双眼,脸色惨白,大口大口喘着气。

而等他发现了四周的情况之后,脸上的神色变得更加精彩了,甚至是感到不可思议。

怎么回事?

整个地球不是被巨大黑洞吞噬了吗?

他为什么还活着?

而且周围的环境让苏尘感觉有些熟悉,就仿佛是前些年他还在……

啪!

一只鞋迅速飞向苏尘,却被他一把抓住。

一个趾高气扬的老女人走了过来,看到了这一幕,有些惊讶,不过依旧呵斥道:“我说姑爷呀,你不看看这都什么时间了,还不赶紧给我起来干活?”

苏尘下意识看向桌子旁边的闹钟。

二零二一年四月二十一日,凌晨四点半。

这便是他在白家的待遇。

在未来驰骋沙场,杀出了赫赫威名,让全球各国强者惊惧的神州至高战神,曾经却只是清风郡白家的上门女婿。

也是一个非常窝囊的赘婿。

别说是白家的人,哪怕只是白家的这些佣人,都没有正眼瞧过他。

结婚整整三年,苏尘都没有碰过自己的妻子白璐一次,甚至都不允许叫对方老婆。

刚刚结婚的时候,苏尘曾经这样称呼过白璐一次,结果就被对方甩了一巴掌,并且在大冬天时被罚跪整整三个小时。

白璐性格非常强势,被称作清风郡女王一般的人物,年纪轻轻就掌握了巨大的资金链,若非是由于老爷子的命令,以及不想被其他男人惦记着,她才不会和苏尘这种废物结婚。

至于苏尘,原本也是不愿意和白璐这种性格的人结婚,对方长相虽然很漂亮,但是为人太过霸道,而且看他的眼神,一直都有着一股厌恶,但是父母要他来报恩,他也只能入赘白家。

整整三年!

他在这里被压迫了三年的时间,每天睡的比狗晚,起得比猪早,所受到的待遇却连最普通的仆人都不如,每天还要遭受不知多少欺辱。

终于,在十天之后,也就是二零二一年五月一日,天地之间将迎来一场剧变,由于某种原因,一亿头变异霸王龙将会从各大海洋登陆,迅速冲垮各国的防线,进入到内陆肆虐,白家在第一时间遭到冲击,白璐也是因此死亡。

这种生物的破坏力太强了,并且数量太多,来的速度又太快,从而使得所有国家和地区都没有反应过来,在第一时间遭受到了绝对的重创!

不过人类这种生物,就仿佛打不死的小强一般,拥有着非常旺盛的生命力,过了几个月之后,开始站稳跟脚,并且进行反击。

只不过在那个时候,除了一亿头霸王龙之外,又有着新的可怕生物在海底诞生,第二波攻势的到来,又把人类打了一个措手不及,几乎被灭族!

在那之后,人族变得老实了许多,只守不攻,足足拖延了五年的时间。

这五年之中,人类不断发展自身的武道力量,借助天地异变,灵气复苏所催生的“修行者”,终于拥有了和那些可怕种族抗衡的实力。

在那些修行者之中,苏尘迅速崛起,举世无敌,是为天下第一!

到后来都被称作神州至高战神,功居首位,盖世无双,为亿万人族所敬仰着。

但,哪怕如他这样的存在,也无法抵挡十年之后,那突然到来的巨大黑洞。

苏尘冷静下来,他仔细回想着,一亿头霸王龙的出现并非偶然,包括之后的那些可怕生物,全都是事出有因,那么,巨大的黑洞是否也是对方的手笔?

能够搞出这么大的动静,按理来说,那个神秘文明应该可以轻易抹灭地球才对,可是对方却没有那样做,而是让这里一再陷入危机,要看着他们在绝望中苦苦挣扎!

“喂?我跟你说话你没有听到吗?耳朵什么时候聋了?”

老女佣的神色很是不满,因为对方到来之后,在很大程度上也帮了她的忙,可她并没有因此感激,反而觉得这是理所当然,特别是在得到白家的默认之后,更是开始有意无意压榨对方。

但对方现在的这个反应,就让她有些不满。

而苏尘一眼看过去。

立刻就让这个老女人吓了一跳。

因为对方的眼神太冷静,太可怕了,仿佛充斥着一股杀伐之气,让人惊叹不已。

但是随即老女佣冷笑一声,直接朝着对方走了过去,手中还拿着扫帚,居然是要殴打对方!

她虽然称呼这个年轻的男子为姑爷,但是整个白家上上下下谁人不知,对方一直都和白家大小姐分开睡?

这里只是白家的地下室而已,她就算是动手了,也不会有人知道。

退一步来说,就算有人知道了这一发生的事情,也绝对不会管。

但是,老女佣手中的扫帚刚刚落下,却被苏尘直接劈手夺来,反手便打在了她的头上。

“啊——”

这个老女人直接就瘫倒在地,捂着自己满是鲜血的头颅,扭动着自己肥胖而丑陋的身躯。

苏尘一点都没有犹豫,朝着对方又是几棍子下去,直接便是鲜血淋漓,都快成一具尸首了,他这才停下。

将手中的扫帚随手扔开,他踩着对方的身躯走了出去,整个人的气质和之前完全不同了。

“身为下人,就要有下人的态度,这次是我心情好,下次我必杀你。”

随着苏尘的声音传来,躺在地上的老女佣不由打了一个冷颤,她本来就没有了多少力气,认为自己快死了,此时感受到对方的不加掩饰的杀意,吓得几乎昏厥过去。

太可怕了,明明只是一个人尽皆知的废物,在这三年中没有丝毫的尊严可言,任由他们这些下人欺负也不反抗,更是不被白家当人看,今天居然变得这么霸道?!

而走出了地下室之后。

苏尘在大厅中随便找了一件大衣,披在身上之后,就准备出门去。

他本身的衣服太寒酸了,并且非常单薄,此时他的修为并没有恢复,若是就此出去的话,会很冷。

“苏尘,你不想活了,居然连老爷的衣服都敢偷?”

一个极为刺耳的声音传来,苏尘向那边看去,发现是一个普通的女仆,并没有在意。

“我跟你说话呢,你这家伙居然敢不回应?”

那个年轻的女仆眼中也是掠过一丝不满,随即跨步走了过来,就要扬起手中的扫把。

由此可见,当年的苏家在这个家族的地位究竟如何,恐怕是个人都敢来压一压他。

莫非是父母执意要她报恩,恐怕苏尘早就走了。

不过,让之后的苏尘郁闷到吐血的是,他父母搞错了,需要让他们老苏家报恩的,并非是白家。

但却被这个家族无耻地承认了!

这一次苏尘不会再犯傻了。

那个年轻女仆走过来的时候。

他想都不想,上去直接就是两巴掌,然后一脚踹在了对方的胸前,将对方踹飞出去,躺在地上,口吐鲜血,好久都没有动弹。

而苏尘整理了一下自己的仪容,便直接离开了白家。

足足两个小时之后。

白家的不少人都已经起床了。

而当他们发现,家里的早饭居然还没有准备好的时候,一个个的脸色都很是不爽。

尤其是白璐,她虽说很是瞧不起自己这个窝囊丈夫,但是这三年以来,也很习惯吃对方做的饭,把对方当一个下人使唤,现在自然很是不舒服。

“他人呢?”

这位清河郡女王向着旁边看去,凌厉的目光扫视过去,没有任何的人敢和她进行对视。

“回小姐的话。”

有仆人唯唯诺诺说道:“我看到他大早上的就出门去了,现在都还没有回来。”

“出门?”

白璐直接一拍桌子:“谁让他出门的?谁允许他出门的?你们怎么不拦住他?”

她一直都觉得自己有这样的一个丈夫很丢人。

所以没有让对方和自己一同外出过,到后来,为了保险起见,防止有狗仔队拍到自己的家庭情况,她甚至直接限制了对方的人身自由,让对方只能在白家的范围活动!

现在倒好。

那个男人不但早早跑了,甚至连早饭都没有做,难不成要让她饿着吗?

还没有等白璐下其他命令。

就听到了大门那边传来了异样的声音。

苏尘走了进来,看到了等待早餐的白家众人,眼神很是平静,没有一丝波澜,直接走向那坐在主人席位的女子。

虽然年纪不大,但是白璐的能力很强,并不只是一个花瓶,早就开始继承白家的一切,特别是在今年,几乎完全做到了这一点,成为白家的真正执掌者。

从三年前开始,白家老爷子早就不问世事,自己的儿子能力有所不足,干脆将自己打拼的产业交给了隔代的孙女。

这个女子气场全开,犹如一位冰冷女王一般,看着向自己走来的苏尘,等待着对方的忏悔。

但。

啪!

苏尘直接从怀中掏出了一张纸,拍在了对方面前的桌子上,神色很是平淡,说道:“签字。”

白璐眉头微皱,向那张纸看去,瞳孔不由微缩。

离婚协议书!

这个男人,居然要和她离婚?

她并非是不想。

只是白璐身为清风郡女王,在整个郡城都属于站在最顶尖的人物,那些富家公子哥、世二代、官二代,哪一个不想追求她?

就算是放眼整个南阳州。

她白璐的名声也是极为响亮,爱慕者众多。

就算要离婚,也应该是由她提出才对。

苏尘,一个窝囊废而已,猪狗不如的东西,凭什么敢率先对她提出离婚?

“真是好大的胆子!”

白璐看着对方,冷笑一声:“苏尘,敢这样和我说话,你知道自己会是什么下场吗?”

她双手环抱,气场太过冰冷而霸道,虽然身为女子,但是却让许多男子都望而止步,根本不敢生出丝毫的不敬。

然而。

苏尘看着对方,神色太淡然了,仿佛面对的不是一个极为漂亮的女子,只是一块猪肉罢了。

“签字。”冰冰的声音从他的嘴中吐了出来,比他的妻子更加冰冷。

“你没听到我说话?”

白璐眉头一挑,眉宇之间有着难以掩饰的怒意,旁边的其他人都在看着,而她已经是白家名义上的家主了,这个废物居然如此不知好歹,居然还敢给她难堪?

啪!

这时,所有人都惊呆了,看向那边,不由张大了嘴巴,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所见。

“签字。”苏尘脸色淡然,仿佛自己只是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

白璐捂着自己那张漂亮的脸,左侧有着一片红肿,看向对方的眼神之中满是不敢相信。

“你居然敢扇我?”

这个女子咬牙切齿:“你有种再扇我一次!”

苏尘眉头一挑,他和这女子在一起三年,倒是没有发现对方有这种受虐的癖好。

“从未听过如此之请求。”他摇着头,反手一巴掌就扇了过去。

但是这一次,白璐居然将他的手臂抓住了,毕竟是白家的执掌者,也是习武之人,虽然不是修行者,却是一位古武者。

她刚刚失算了,没有料到对方敢如此对待自己,而她现在有了防备,但不会让对方再得逞。

“呵,苏尘啊苏尘,看来我这些日子真的是太给你脸了……”白璐正在冷笑着。

啪!

苏尘的另一只手扇在了她的另一侧脸上。

声音很清脆。

场面很劲爆。

让这位清风郡女王彻底爆发了。

但是这还不算完。

眼看着白璐就要爆发。

苏尘却是没有丝毫担忧,他甚至俯下了身子,一把就抓住了对方想要抬起来的右手,然后强行按在离婚协议书上。

等到对方摁了手印,苏尘才又放开对方。

“你是不是觉得我不会打女人?”

看着对方有些茫然的眼神,苏尘不由嗤笑道:“可惜了,你在我眼中可不算什么女人。”

他的嘴角勾起一丝微笑,加上他此时出尘的气质,居然显得有些邪魅。

这一刻,白璐甚至都有些恍然,因为她发现自己忽然有些不认识这个男人了,对方还是她印象中的那个窝囊废吗?

自己虽然不喜练武,但是好歹也是一位明劲的小高手,等闲大汉都不能近身,对方是如何轻松将她压制的?

最为可怕的是,即便自己被对方强制性画押了手印,但是本身没有感觉丝毫疼痛,也就是说对方的实力远在自己之上,才能够轻松把握她的行为!

“好了。”

苏尘将离婚协议书收了起来,立刻便朝着外面走去,头也不回,对这里没有丝毫的留恋,只是留下了一句话。

“希望你们好自为之。”

他的话让人摸不着头脑,不知道在说什么,但是很显然,这是在蔑视他们白家,让许多人不禁大怒起来,纷纷叫嚷着要追出去把那小子干掉,最不济也要让对方吃好果子。

但是,身为白家如今的管事人,白璐却只是敲打着桌子,并没有丝毫的反应。

这个女子眉头微皱,她仔细回想着如今的苏尘,太匪夷所思了,和之前大为不同,甚至别说是之前,哪怕是和昨天,双方就仿佛判若两人。

难不成在短短一夜之中,对方就得以脱胎换骨,彻底进行了蜕变?

虽说在二十多年之前,天地变异,灵气复苏,一些人踏入武者之路,拥有了不俗的实力,但是苏尘一直被她软禁在家,都没有踏出过家门一步,不可能会有什么机缘才对。

那么,如今对方身上所发生的这种变化,究竟是怎么回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