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节选

夏历2001年,夏国京杭市火车南站。

一辆绿皮火车正缓缓驶入站台。

喻焱背着一个黑色双肩包,站在车门前,惶惶不安地看着车窗外。

仿佛没有这扇门,他会立马从车上跳下去。

站台上挂着一块电子钟,几个红色的数字在上面排成一行——2001年5月10日。

喻焱心心念念了三年的日子。

如果还按照原来的轨迹,喻焱父母经营了大半辈子的服装厂倒闭,家中的房产被法院查封,父亲在债主的围堵下,心梗发作离世,母亲承受不住打击,患上神经衰弱,喻焱从一个富二代变成负二代,从此开始二十年暗无天日的打工还债生涯,全都发生在这一天。

但是,喻焱记忆中凄凄惨惨的人生,在2021年突然发生了改变。

因为,他重生了。

重生回到1998年的高中时代,彼时距离高考只剩33天。

重生前两小时,喻焱正开着一辆白色轩逸网约车行驶在公路上,后排坐着一个戴黑色口罩的客人。

客人从上车开始,没有说过一句话。

喻焱也不是那种会主动跟客人聊天的话痨司机,车里因此很安静。安静时,人总会想些事情,喻焱也不例外,已经在心里开始盘算着拉完这趟活,就收工回家休息,顺便给母亲准备第二天的早餐。

所以,将乘客送到目的地后,喻焱就直接收工下线,开始往家里开。等他把车开到家,整理座位时,发现座位上遗落了一台switch掌机。

应该是刚才那名乘客遗落的,但是已经联系不上。

喻焱便将掌机装进裤兜里,准备拿回家保管起来,等乘客主动联系他。

到时再还也不迟,至少现在不耽搁回家。

所谓的家,是一间不到20平的出租屋。

喻焱来到出租屋门前,掏出钥匙打开破旧的木门,轻轻唤了一声:“妈。”

母亲已经睡着,没有回应。

喻焱便轻轻走到厨房,说是厨房,只不过是他特意隔出来的一个小隔间,小得只能容得下一人走动。

以至于转身时,装在裤兜里的switch掌机“咚”的一声撞到三合板上,吓得他急忙把掌机从裤兜里掏出来,生怕给人家撞坏了。

掌机上除了沾着一根小线绒,表面完好,没有破损。

喻焱心里还是不踏实,便小心地按下开机键,以确保switch掌机能正常开机,毕竟,这么贵重的游戏机,他赔不起。

好在,开机顺利,还跳到了游戏选择界面,不过,里面只有一个游戏,叫做《重生签到系统》。

喻焱好奇地点了进去。

没有画面,只有一段短暂的黑屏,和后面弹出来的一行白字——

重生即将开始,机会只有一次,请确认是否继续?

是 否

喻焱犹豫了片刻,在好奇心的驱使下,伸出食指按下了“是”字选项。

按下去的瞬间,喻焱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醒来时,喻焱发现自己正趴在一张淡黄色的课桌上,还看到前方的讲台上,一个胖女人正握着白色粉笔在黑板上写下一个单词——opportunity。

这是一间刷着大白的教室,喻焱是坐在后排的一名学生。

喻焱环顾四周,碎碎地念了一句:“在做梦吗?”

如果是梦,梦到这个女人也就不算奇怪,毕竟是高中时的英语老师,相处了三年。

所以喻焱有些怀旧地盯着胖女人看起来。

胖女人讲解完先前的单词后,在黑板上大手一划,在一组连词下画出一根细长的白线,丢掉粉笔,拍了拍手,说:“这个连词的用法,高考出题的可能性很大,各位同学要多做一些相关的练习。”

“not only... but also...”喻焱看着黑板念了一遍,猛然想起,98年的英语高考,有一道关于这个连词的选择题。

虽然,他还做错了。

下课铃声突然响起,也是这时,喻焱的脑海中响起一个声音:“第一次签到,请确认。”

喻焱吓了一跳,猛然环顾四周,没有人再跟他说话。

“第一次签到,请确认。”声音又一次响起。

“怎么回事?”喻焱一下子站起来,碰倒一堆课本。

前排的女同学被课本砸到,回头瞪了一眼,埋怨道:“你干嘛!”

“不...不好意思!”喻焱有些尴尬,匆匆弯下腰去捡地上的课本。

“第一次签到,请确认。”

“第一次签到,请确认。”

声音不断响起,吵得喻焱心烦意乱,便随手将课本拍到课桌上,吼道:“确认!”

霎时间,数十道诧异的目光向他投来。

还没来得及回应,脑子里又响起了另一段声音:“确认成功,获得1998年全国高考试卷一套,请完成高考任务后,再继续下一次签到。”

当这段声音结束,身前的课桌上,平白无故地落下一套崭新的试卷。

喻焱匆匆拿起试卷一看,一共六张,分别是语文、数学、英语、化学、物理、生物,每一张都和他当年做过的高考试卷一模一样,甚至英语老师刚刚提到的关于那个连词的题目,他还直接找了出来。

“这真的是梦吗?”喻焱带着满腔的狐疑揪住脸上的一块肉,用力一掐,瞬间痛得他眼冒泪花。

“不是梦!”喻焱心头一惊,呼出声来。

“喻焱,你有病啊!”一向瞧不起喻焱的班长抖起官威,吼了喻焱一声。

“抱...抱歉!”喻焱嘴上道歉,心中却暗自窃喜,因为他已经确认,他重生了,重生在高中时代。

身后的黑板报上写着——距离高考33天。

他想的却是“离2001年5月10日不到三年”。

“安静!”

一声公鸭嗓吸引了喻焱的注意。

喻焱向声音来处看去,班主任陈老师抱着一沓试卷站在讲台上,臭着一张老脸。

他记得这个老男人在放下试卷的那一刻,点了他的名字。

“喻焱!”

果不其然,陈老师一放下试卷,立马开口喊了一声。

“啊?”喻焱并不是回应,而是因为惊讶发出了惊呼声。

陈老师眼珠子一鼓,抬手指向喻焱:“啊什么啊,年级倒数第一,你还有脸啊!”

哈哈...

不知谁先笑出了声,哄笑声接连响起。

喻焱的脸颊隐隐泛红,开始发烫。

剧情好像变得不一样了,他记得他当时受不了嘲笑,转身一脚踢开木门,骂骂咧咧就走了。

可是,他现在除了羞愧脸红,并没有什么冲动的想法,只顾低头看向课桌上的试卷,鼓足勇气说道:“陈老师,我高考肯定会考好的!”

“哼...癞蛤蟆想吃天鹅肉,都没你这么大口气,还高考会考好。”班长突然无情地挖苦起来。

“听到没有,癞蛤蟆想吃天鹅肉,都没你口气大,你能拿到毕业证,你就谢天谢地吧。”陈老师借用班长挖苦喻焱的话,斥责起喻焱来。

喻焱也没有太多抵触,因为他知道,作为一个霸占年级倒数第一三年的学渣,确实没资格说这样的话,便不再作声,悄悄把桌上的试卷收进书包里。

一晃眼,来到三个多月后,高考已经结束快两个星期。

高考成绩还没出来,京杭晚报已经爆出一个惊天大消息,一向升学率垫底的京杭三中,出了今年的全省理科高考状元。

在这样的气氛下,天刚麻麻亮,京杭三中门口聚集的近百名学生,不仅期待着自己的成绩,还迫切地想知道状元到底是谁。

所以,学生们一来到学校门口,便互相打探起来。

“你们听说了吗?状元是我们学校的。”

“会不会是沈一航,他一直都是年级第一。”

“沈一航,真的是你吗?”

听到有人这么问,个子不高,满脸青春痘的沈一航不禁得意起来,反问道:“学校里有比我成绩好的吗?”

“那倒也是,你一直都是年级第一,肯定是你了。”一个女生笃定地回了句。

边上的学生也纷纷点头,表示赞同。

议论声此起彼伏,沈一航越发得意,一时间竟有了几分高考状元的模样。

太阳开始冒头的时候,几名老师从学校里走出来,每人手里拿着一卷红纸,红纸上的黑字就是学生们期待的高考成绩。

“同学们让让,我们要张贴榜单了。”一个男老师喊了一声。

学生们自觉地往后退。

“快,这边贴好了。”沈一航边上的一个卷发女生一边喊着一边向公告栏跑去。

其他学生也跟着跑了过去。

“唉...才233分。”一个常年霸占年级倒数第二的胖男生看到榜单上的分数,垂头丧气地叹了一声。

“咦,你怎么是倒数第一?”之前站在沈一航边上的卷发女生诧异地看着胖男生,“你不是说有喻焱给你垫底吗?怎么没看到他的名字,他是不是没参加考试?”

“他参加了呀,当时就坐在我边上。”胖男生趴到红榜上,顺着倒数第二名开始往上念,想要找出喻焱的名字,却找不到,不禁慌起来,“怎么会没有他?”

“是没有啊。”卷发女生狐疑地看着胖男生。

胖男生心有不甘,连着又念了数十个名字,再念下去,连他都开始质疑自己了,赶紧说:“他...他当时真坐我边上呀,但是再找下去,都是能上大学的人了,他怎么可能上得了大学!”

“别找了,那边贴好了,我们过去看看。”卷发女生已经没了兴趣,说着就往新张贴好的榜单走去,看到榜单上沈一航的名字,激动得喊了一声,“快看,快看,沈一航排第一。”

沈一航浑身一颤,激动得咽了咽口水,才慌慌张张向公告栏跑去。

“怎么才598分?”

“今年的试卷有这么难吗?这么低的分数就成高考状元了?”

所有人狐疑地看向沈一航。

沈一航也十分诧异地看着他名字后面的分数。虽然足够上一本院校,却一点也不像能拿下状元的分数。

“他的序号是2,他是第二名?”

“怎么可能,所有成绩好的都在上面了。”

正当学生们议论纷纷的时候,喻焱的班主任陈老师举着一张印刷好的半身照从铁门后走了出来,一时风光无限。

“天啊,怎么可能!”

校门口顿时炸开了锅。

照片上的人竟然是喻焱。

下面还有一行字——恭喜喻焱同学以720分的优异成绩夺得全省理科状元。

“天啊!喻焱是状元!”

正在榜单上找自己名字的喻焱,听到惊呼声,也赶紧往人堆里钻,钻进去后,看到陈老师正在张贴他的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