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节选

唐安乐死了,就在三个小时前

这栋大楼是Z市唐氏集团最繁华的写字楼,足足有三十层高,养活了数千名员工。所有人都以能够进到唐氏工作而引以为傲。

而唐安乐,作为唐氏集团的千金小姐,未来的接班人,拥有万千宠爱和无数荣誉的唐安乐。居然在这栋大楼的最顶端,纵身一跃,化作血迹一片。

大楼拉起了警戒线,乌压压的人群围绕在警戒线外,唐安乐的尸体早就被运走了。剩下的只是闪光灯“咔咔”的声音,一群记者围绕在警戒线外试图挖出唐氏的爆炸性大新闻。

而唐安乐并没有离开这栋大楼,指的是,唐安乐的灵魂。

她眼睁睁地看着自己同父异母的妹妹唐安琪在媒体镜头前流着眼泪,说着那些令人恶心的话。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明明姐姐几个小时前还好好的,还和我有说有笑,不知道为什么她就这样了。”唐安琪泪流满面,却完全没有晕妆,哭泣之余还往镜头处瞥了几眼,确保自己上镜时是楚楚可怜的美女模样。

唐安乐飘到唐安琪背后,停留在她的耳边,唐安琪瞬间觉得背后发凉,由内到外得恐惧感涌上心头。

“唐安琪,如果你想我的话,下来陪我吧?”

唐安琪忽然一惊,以为自己幻听了,又或许是其他心理在作祟,唐安琪结束掉了采访。

其实唐安乐并不是自己纵身一跃的,这是一场蓄谋已久的谋杀。

唐安乐这一辈子,做过的最蠢的事就是信任唐安琪。

第二天,所有媒体的头条都被“唐氏千金唐安乐因抑郁症跳楼,其妹唐安琪痛哭不已”占据了。

没有选择转世的唐安琪看着这些头条报道,只觉得极其讽刺。

自己哪来的什么抑郁症?分明就是自己的好妹妹唐安琪从背后将自己推下楼。

唐安乐怎样都想不明白,明明自己对唐安琪已经足够好了。不计较她是爸爸外面的女人所生的私生女的身份,不计较她总是问自己要东西,不计较到最后她抢走了自己谈了三年的男朋友赵立瑞。

现在看来,自己真是愚蠢至极。

自己的妹妹和自己深爱着的男人算计着怎么样才能让自己死去。

如果能够重来一次,她唐安乐绝对不会再做出这么愚蠢的事情,让他们靠近自己的机会都没有。

刚这样想着,唐安乐的耳边就出现了一个空灵的声音。

“唐安乐,你想从头再来一次吗?我给你一个改变你人生的机会,你会要吗?”

唐安乐愣住了,自己不是已经死了吗?这是怎么个意思?

这时唐安乐眼前突然出现了一面巨大无比的镜子,唐安乐无可避免地将自己死后的惨状看得一览无遗。

唐安乐死后,就一直没敢再照过镜子,她害怕看见自己浑身是血,体无完肤的模样。

唐安乐是个骄傲的人。与其说她是个骄傲的人,那倒不如说长期的贵族生活让她对自己的要求极高。现在看见自己体无完肤,浑身上下没有任何一个地方是完整的样子,唐安乐接受不了这样的自己。

“你到底是谁?为什么要这样子刺激我?!”唐安乐怒了。

这个声音反倒没有被唐安乐的质问影响到,依旧是十分冷静地开口道:“你难道就甘心让别人就这样拿走你的东西吗?”

它说对了,唐安乐不甘心。

如果按照鬼界的说法来说的话,唐安乐现在应该算是厉鬼,迟迟不肯投胎,想要报仇。

一直没有露面的神秘声音似乎是有什么魔力,它将唐安乐带到了她的母亲,谢婷面前。

谢婷看起来气色很差,眼睛红肿,看起来应该是哭了许久的。

唐安乐多想抱一抱自己的母亲,可惜现在的自己成了孤魂野鬼,什么都做不到,只能看着母亲难过。

在唐安乐有记忆以来,母亲就一直都是温温柔柔,对自己和对那个该死的父亲百依百顺的样子。大家都说母亲的性子好,可就是这样的性子,才让人觉得任何人都可以欺负她。

唐安琪走进了房间,谢婷看见唐安琪进来,愣住了。

看来,来者不善。

唐安琪还没等谢婷做好应对她的准备就开口了:“谢姨。”

她浅浅一笑,但却让谢婷觉得唐安琪藏着巨大的阴谋。

唐安琪很美,以前只是听说过“蛇蝎美人”这样的形容词,现在看来,把这个词放在唐安琪的身上,再合适不过了。

谢婷只好强撑着打起精神应对唐安琪:“你过来干什么?”

“谢姨,我当然是过来看看我这个傻姐姐的软弱妈妈了,替她照顾照顾你。”唐安琪轻蔑地瞥了瞥唐安乐的房间。

她的手指拂过房间里的所有家具。

“谢姨,你说我那个傻姐姐,是真的自己掉下去的吗?”

谢婷听见唐安琪这么说,瞪大了双眼,瞳孔迅速收缩。

看见谢霆这副模样,唐安琪乐了,要的就是这样的效果。

她想要逼死谢婷。

谢婷有高血压,不能受刺激。

“你,你什么意思?!你给我滚出去!”

“谢姨,你未必有点心急了吧?”唐安琪并没有出去而是笑着随手拿起放在床头柜的相框,相框里是小时候唐安乐和谢婷的合照,母女二人笑容明媚其乐融融。

“如果这张照片里的人,不是你,不是那该死的唐安乐,而是我和我的妈妈,那该多好。”

唐安琪眼色突然变得凶狠,将相框用力一甩,摔到了墙角处,相框碎了一地。

谢婷刚想喊人,却被唐安琪捂住了口鼻,一点声音都没办法发出来。

“你想喊人吗?想让他们知道我的所作所为吗?真是可惜,除了管家之外,家里所有的佣人都跟着爸爸出门了,而且还是我让爸爸带走他们的。”

“没想到吧?爸爸居然这么听我的。你说……这是为什么呢?是不是因为现在我是爸爸唯一的女儿了呢?”

谢婷被唐安琪捂住口鼻没办法发声,她的脸逐渐涨红,逐渐呼吸困难。

唐安琪见状,松开了谢婷。

被松开后,谢婷大口大口呼吸。

看见谢婷这副模样,唐安琪反而放肆地哈哈大笑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