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节选

“呜”一个童声不满地嘟囔抱怨,是什么在打扰我睡觉啊,昨晚刚编完一套程序,困死人了。

顾琉阮不满睁开眼睛,胡乱挥动肥胳膊,想把眼前打扰她睡觉的东西赶走,但怎么也赶不走,自己脸蛋还变得痒痒的。

她伸手摸了一把自己的脸蛋,却摸到了一脸颊滑腻腻的液体!

顾琉阮惊悚把手伸到眼睛底下看,看到比液体更惊悚的事情,这肥肥软软,像藕节一般的手是谁的?!

没等她惊讶过头,耳边突然响起一个惊喜的声音,“妹妹醒了!我刚刚把她咬醒了!”

顾琉阮看着眼前又跑又跳的小男孩又呆住了,这是哪里?!

眼前这个明媚的男孩不正是她的三哥吗?!顾琉阮顾不上太多,急忙察看自己的短胖手和粉嫩丫丫,好像突然明白了什么。

她成功了!

她成功造出时光机回到过去了!

没等她来得及感动,耳边传来一声惨叫,一个贵妇样的女子一拳砸在她三哥头顶上。

“臭小子!让你把妹妹喊醒,你就是这么喊的吗!”

三哥捂着脑袋委屈说:“妹妹的脸颊白白软软,好像棉花糖,好想咬一口。”

“那也不能咬啊!看看团团脸上都出现红色的牙痕了,该有多疼啊。”

女子摸出一张丝绸手帕,细致帮她擦去脸上的口水。

顾琉阮睁着一双琉璃大眼睛眨巴眨巴盯着眼前的女子,萌得女子心肝大颤,抱着她狠狠亲了几口。

一边亲一边夸奖,“我们团团真可爱,长大了一定是个大美人嘿嘿嘿。”

“对对对,我也觉得妹妹好可爱!”她的三哥附和。

眼前的贵妇女子不是别人,正是她的养母,她现在的妈妈。

当然,她还不知道自己不是她的亲生女儿。

顾琉阮想到过去的种种忍不住啪嗒啪嗒流出了眼泪。

叶雪娇吓了一大跳,以为是被儿子咬疼了,赶紧安慰她

“团团不要生气好不好,妈妈帮你打哥哥了,原谅哥哥好不好?”

顾琉阮揉了一把泪眼,揪着自己的小衣服点点头,还打了一个哭嗝。

叶雪娇赶紧把女儿抱到怀里耐心劝哄,“团团不哭,我们不哭好不好,今天要和哥哥爸爸一起出去郊游,我们笑一笑好不好?”

顾琉阮想开口说好,却只发出了啊啊的声音。

顾琉阮一愣,抬起自己的手重新审视一遍,明白了其中的原因。

她不是足月生的,生下来就体弱多病,所以全家人都把她当瓷娃娃一样照顾,捧在手上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一点儿也不夸张。

三个哥哥虽然很生气爸妈的偏心,但是一想到小小的妹妹整天生病,他们也气不起来了,妹妹确实需要照顾。

顾琉阮除了体弱多病之外还有一个严重的问题,就是她不会说话。

其他孩子大部分在一岁左右已经学会说话,最迟也是在两岁,唯独顾琉阮三岁多还不会说话。

顾父顾母愁得天天以泪洗面,恨不得自己去替了女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