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节选

穿过仲夏之夜的暧昧气息,一辆车在高速公路上神秘疾驰着,尤其里边坐着年轻妖娆的老板娘白丽,说话的声音时而粗放时而细腻,有些笑段,在漆黑的夜里,带着无法形容的魅影。

“秦冲,你对现在的工作,还满意吗?”黑暗中,白丽忽然问道。

秦冲一愣,不知道老板娘问这话什么意思。

其实白丽根本不需要问这个问题,真要满意的话,他秦冲也不会在工作之余做个兼职网约司机。

不过也该巧,他这次从青屏老家回来的时候,偏偏接的是白丽的单。

青屏富商白海波今天过生日,作为妹妹,白丽过去凑凑热闹,本来,她打算明天让司机来接她,也不知道什么原因,忽然想到连夜赶回去。

“很好的白总,在一线车间多锻炼锻炼,对我以后发展只有好处没有坏处的。”

“其实吧,要不是你在我家厂子里上班,我应该叫你冲哥才对,你说,你曾经也办过企业做过老板,现在非要到我家厂子里当个最普通的工人,我都不知道说什么才好了。”

白丽也知道,她哥哥白海波过去和秦冲是铁哥们。

可现在,秦冲的厂子变成了她哥哥的不说,秦冲又跑到她丈夫方家岩的厂里打工,世事难料,有些事情真的不好讲。

白丽以为秦家已经破产了,秦家公子哥只能靠当个小工人,拿点死工资来维持生活,也就是说,他秦冲已经彻底废了,心里还怪同情的,却不知道秦冲一直等待复仇白海波的机会。

仪表盘里发出微弱的光线,透过后视镜,秦冲隐约看见白丽藏在黑暗里不时的向他偷看着。

若是换成别人,或许早已嗅到暧昧的气息了,毕竟孤男寡女在一起走夜路,又都男帅女靓的,很容易造成误伤。

可在秦冲认为,他的第一感觉就是,白丽第一次坐他的车,可能嫌他车子档次低了。

这个女人,和她哥哥一样垃圾!

秦冲触摸到了一种底层人物的卑微,尤其想到白丽哥哥白海波的恶,仇恨使然,他的脊梁反是挺得更直了,却也带着难以忍受的硬伤。

忽听白丽问道:“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秦冲,前边应该有个服务区吧?”

“服务区?”

秦冲的眼睛止不住睁得好大,这个时候老板娘要去服务区,明显想去厕所的,一天有三急,这也很正常。

“服务区刚刚过去啊。”秦冲说道。

白丽一怔,暗暗吸了一口凉气。

这么热的天气,车内虽然开着空调也不是特别凉快,白丽却是禁不住打了个寒颤。

刚才她只顾跟秦冲说话了,想去洗手间的事情一时竟然忘记了提醒,这一往具体事情上去部署,话明显比先前少了许多。

白丽越来越不自在的身子如坐针毡,行了几分钟,羞羞地说道:“秦冲,你把车速放慢些。”

秦冲心领神会,心里却在合计着,卧薪尝胆这么久,是不是复仇的机会终于来了?

夜渐渐深了,这时高速路上的车子一点儿都不多,零零星星的,下来解手也不是没有机会。

等到后边一片漆黑,白丽开口了:“秦冲,快把车子靠边停下,不许偷看!”

一声不许偷看,话的意思已经相当明白。

不知道白丽的脸红不红,反正秦冲没把她想象成好人,甚至说,比白海波还坏,所以就想在白丽下车以后,悄悄拿出手机,拍拍照,搞点录音什么的。

也许,他的复仇之剑,真的就要从白家这个女人开始了!

秦冲暗暗咬了咬牙关。

车子稳稳地靠边停下来,双闪灯带着难以捉摸的诡异与离乱,可以想象,白骨精在唐僧身边宽衣解带,会是怎么个情况。

白丽下了车以后并没有在路边蹲下,毕竟她还得保持老板娘特有的威仪。

她也顾不得护栏落定多少尘埃弄脏裤子,抬起了又瘦又长的美腿,爬过路边生硬的护栏。

护栏那边是个角度不大的斜坡,芳草葳蕤,恰好适合掩身蹲下。

一个含羞带怯的蹲身,融入天籁。

可忽听一声尖叫:“哎呀,秦冲快来救我!”然后声音越来越远,戛然止于暗夜。

“不好!”

尽管非常憎恨白家人,秦冲这时还是不禁有些揪心。

他也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慌忙放下正要录音的手机,从储藏箱里抓起手电筒,下车后紧跑两步到了护栏跟前。

这可是空旷的原野,高速路上暂时没有车辆经过,可以说伸手不见五指。斜坡下边好像有条河,可别……

秦冲的心里禁不住的开始急速慌乱着,心说,老板娘可别掉河里淹死了。

“白总?你还好吗,你在哪?白总,白丽!”

秦冲渐渐抛开了心里的仇恨,忽然开始担心白丽的安全了,心说可别出什么事情。

焦急的声音震颤着夜空,手电筒打开的同时,便也随之跨过了护栏。

“别照!”

是白丽的声音,弱弱里带着挣扎的颤抖,听起来十二分怜人。

斜坡下边也不是什么河流,是一条干爽爽的宽渠,声音就是从那里传过来的。

刚才白丽爬过护栏就蹲身掩体了,也不知道什么原因,可能受到什么惊吓了吧,她就骨碌碌的滚到了渠底。

白丽的声音还没有落下,偏偏该巧,秦冲鞋底踩到了雨露,噌的一声,被湿湿的一个滑蹭,骨碌碌也滚下去了。

只有秦冲自己知道,这是他即兴发挥的一个故意。

来玖陇农化上班,就是为了伺机报复白海波的,狂虐白海波的妹妹白丽,是他当初立下的誓言。

产业被白海波骗去了,未婚妻陈艳艳又被白海波睡了,他不可能不复仇!

等待好几个月,现在机会终于来了,稍纵即逝,怎么可以说放弃就放弃呢?

手电筒脱手飞出,秦冲还没来及滚到白丽身边,手电筒已经到位了,不偏不倚,非要对准白丽照着。

柔美的线条无法形容,在空旷的野地里妖娆无比。白丽一声尖叫,急忙爬起身。

“秦冲你个混蛋!”

白丽恼羞成怒。

她不骂手电筒太会找角度,不骂自己憋不起,非得骂人家秦冲会来事。裤子还没提好,秦冲已经滚到她的身边了。

秦冲装作浑然不敢看的样子,可他眼睛闭上的速度有些慢了,还是无意间游览了风光。

“我什么都没看见!”

秦冲惶恐而又痛苦地来了一句。

白丽可不管秦冲眼睛紧闭,羞恼恼地整理好衣服,然后对准秦冲身子中段忽然亮起一脚,“你这个混蛋给我起来。快把我扶到路上去,快呀。”

白丽热辣辣的一脚踢出,擦过空气,险些伤及要害。

说这话时她的身子抖抖瑟瑟着,明显刚才的惊吓还没消退。

“哦,好好好!”

既然老板娘发出口令了,秦冲哪敢不从?

秦冲随随便便一个鲤鱼打挺,也就稳稳地站立了,若是穿着白袍子,深更半夜的站在这里,肯定能吓死人的。

“你这个死东西!”白丽羞恼恼的骂了一句。

可当提到死人,忙又改口道:“快,快带我走!”

白丽在话里带着有气无力的颤音,腿跟着软绵绵地摇晃几下,缺钙似的,就要站不住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