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节选

我尝遍世间所有疾苦,只为给你独一份的甜。

——星慕

➺➺

“童玥玥,你记住,今天的事情,是你咎由自取,自作自受!”

昏暗的地下室内,男人居高临下的睥睨着跌坐在地上的女孩。

女孩长发散乱,满脸的污泥也掩不去她此刻的震惊。

她不敢相信,眼前的男人能做出这么残忍的决定。

“不!不可以!”

回神的一瞬,她顾不得脚踝上剧烈的疼痛,半跪着爬到男人身前,抱着他的腿卑微哀求——

“杜凌越,不要这么对我,求你了!我真的不认识他们,我真的没有指使他们去强辱叶昕!”

明明是叶昕约她出去的,她想躲都躲不过。

“滚!”

男人厉呵,抬脚猛力一踹,像在踢一只疯狗。

那张优越的皮囊因嫌恶而变得扭曲。

“人证物证俱在,还有脸叫屈?你简直恶毒得令人作呕!”

被一脚踹翻在地女孩,黑白分明的眼底布满痛苦。

她还想解释,可刚一张口,就呕出一口鲜血。

剐心的疼痛使她颤抖着身子蜷缩成一团,隐忍的呜咽着。

面对女孩的痛苦,男人视而不见。

他转身,看向身后几个高矮不一的猥琐绑匪,冷声催促:“你们还愣着干什么?看戏等死?”

几个绑匪战战兢兢,一个个缩着身子不敢前进。

他们只是听命绑人,怎么也想不到绑的是杜少的两个女人!

现在,这杜家大少让几人当面玩他自己的女人,玩完后,他们几人当真会有活路?

谁不知整个云城都是杜家的天下?

当真是骑虎难下!

“再不动手,本少爷不介意立刻让你们去见阎王!”

杜凌越眼神阴翳,拿起手机,作势要呼叫保镖进来。

他现在只想看到童玥玥被别人狠狠的糟蹋,方能为他的昕昕出一口恶气。

几人大惊,不敢再纠结,顾不得少女一身又脏又臭的污泥,逐个扑了上去。

片刻之间,少女的外衫被撕得稀碎,干净白皙的臂肌激起了几人的兽性,本来只是试探着行动的几人,竟真的动起手来。

“不……不要……求求你们放过我……呜呜呜……杜凌越,救救我,求你救救我,你要我干什么,我都答应……”

童玥玥哭喊着挣扎,卑微的哀求换来的却是变本加厉的辱虐。

而那个她用心爱了三年的男人,却冷漠的背过身去,似乎看都不愿再看她一眼。

那一瞬间,恶寒和屈辱令她窒息。

她明明什么都没做,为什么要被这群人欺辱?!

她好恨,好怨,好绝望!

如果有人能让她免受这场灭绝人性的辱虐,她甘愿贡献自己的灵魂!

➺➺

“啊啊啊!宿主大大,再不传送你过去,目标身份就要不干净了啊啊啊!!”

白色空间舱内,一只生着蝙蝠翼的黑色龙猫,正对着光屏画面急得上蹿下跳。

再反观它的宿主,人家正怡然自得的看着另一个大光屏上的宫斗剧。

龙猫气得想摔尾巴!

“宿主!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在看真烦传,这已经是最后一个传送节点,错过这次,就等着任务直接宣告失败吧!

宿主你不在乎自己沦为实验品,可蝠蝠会被主系统直接抹杀!蝠蝠这次真的生气了!”

“嗯。”

箜羽懒洋洋的打着哈欠,不咸不淡的回应一声。

那张盛世绝颜的仙女脸上,却不见分毫的疲倦。

“啥?”蝠蝠懵逼脸。

‘嗯’是啥子意思?

放任失败还是同意传送?

“怎么,不急了?不急我先去睡一觉。”

“别别别!宿主大大,现在就传送!”

蝠蝠当机立断,将箜羽同位面女主身体对调。

看了眼躺在睡眠舱内的位面女主,它不满的咕哝一句:“吸血鬼的灵魂怎么就没办法跟身体分离呢?真麻烦!”

➺➺

箜羽出现在地下室的一瞬间,几个手脚并用的猥琐男被瞬息轰飞出去。

砰、砰、砰……

人一个接一个飞撞在四处。

紧接着,男人们的哀嚎惨叫接踵而至。

那些前一秒还趴在原主身上施暴的猥琐男,一个个不是断了手脚,就是撞得脑袋开花。

整个场面残暴又血腥!

就连飘散着淡淡霉味的空气也被浓浓的血腥味充斥。

箜羽歪了歪嘴角,眼底闪过一抹嫌弃。

“真弱。”

这些人是泥巴糊的?

碰一碰就碎了。

以前的人类可没这么不耐打。

要知她连一成力度都没用上。

还未想透,下一刻,她琥珀色的眼瞳骤然浮上了血色。

这一室的血腥味刺激了她敏感的神经。

口中津液翻腾,尖牙迅速延伸。

还真有些饿了。

大概……太久没进食了吧!

可,这些人的血带着微酸的异味,像是人类的隔夜饭,再饿,她也无法强迫自己去进食。

更何况,这些血对她来说,是有毒的。

听到动静转回身来的杜凌越,只觉自己在一瞬间被夺了魂,连呼吸都忘了继续。

眼前的女人,美得惊心动魄,美得虚幻飘渺,不似人间物。

她过分冷白的肌肤,像是泛着柔光的白釉,及腰的波浪黑发如顶级的贵族缎面,反射着丝质般的光泽。

精致的浓颜小脸上五官鲜明,最美的混血精灵也无法与其攀比一二。

只是,那染上血气的瞳色,檀口下若隐若现的尖牙,以及令人胆寒的气场,使她更像个魔女。

杜凌越浑身打了个激灵,强行拉回神思。

地下室内的惨况以及女人特异的长相,让他不得不去怀疑,这女人不是一个正常的人类!

“你、你是什么东西?!”

他面上看似镇定,然微颤的声音,出卖了他心底的惊慌与惧意,前一刻还嚣张的气焰荡然无存。

“什么东西?”箜羽淡漠重复。

微凉的少御音带着几分撩人的性感,像是勾人神魂的海妖,听得杜凌越心间随之一荡,精神又开始恍惚了。

箜羽脚下微动,修身的黑鲛纱长裙随着她的缓步前行,光点窜动,如同行走在繁星之上的女王,冷贵而霸气。

“我是什么东西,你没资格知道。”

她周身不带半点杀气,却给人一种……

致命的危机感!

不对!

强烈的危机意识让杜凌越再次拉回神思,浑身肌肉紧绷,心中的恐惧瞬间攀升至最高点。

这个女人很危险!!

他条件反射的摸出自己的保命手枪,对准箜羽就是一枪——

砰!

子弹迅疾飞出,命中的却是远处的水泥墙!

杜凌越双眼骤然瞪大,不可思议的瞪着前方……

人、人不见了!!

就这么凭空消失了?!

他还来不及感受这极致的诡异所带来的恐惧,脖子在下一刻已经落入一只白皙冰凉的小手中——

咔嚓!

杜凌越……扑街!

[啊啊啊!宿主大大,你干了什么啊!你怎么能杀了世界男主!!你知不知道世界马上要崩坏了!你我都要玩完了啊!]

蝠蝠真的要疯了!

它刚处理好童玥玥的身体,赶过来就看到自家宿主徒手掐断男主脖子的一幕。

一来就搞崩世界的宿主怎么带?

♡♡♡

小可爱们看到身穿别担忧。

男主在每个世界的身体都是自己的神骨衍变出来的,那相当于他的分身,说到底就是他自己的身体。所以男女主之间始终身心干净,只属于对方!

不会有毒点的,放心看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