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节选

联邦帝国。

2318年。

大雪。

纷纷扬扬的从苍穹落下,地上的积雪早已达到半米之深,触目所见,世界尽是银白。

雪花落在肩头,缠绵不去。

慵懒撩人的声线在雪夜下响起。

“这里吗?”

身后。

落后半步的可爱萝莉女点了点头,用更高级别的追踪器,给出了准确的定位。

“是这里,据我查出的实验总基地就在这下面。”

说完。

米樱看向面前的女人,忍不住问道:“羽姐姐,真不等他们来吗?”

女人回首,露出了一双浅金色的极浅极浅的眸。

兜帽褪下间,一头如瀑的银发瞬间倾泻在脑后,为这冰天雪地添上了一抹独特的亮色。

那颜色,美极了。

也妖极了。

“不用跟他们说,我一人足矣。”

她肆意地笑了笑,伸手揉了揉身后米樱的脑袋:“放心,又不是回不来了。”

“我追了他们这么多年,端了他们数处基地,这一次该结束了。”

米樱沉默地从身后的背包里取出两小瓶白酒,递了过去:“暖暖身,我会替姐姐黑掉系统的。”

女人习惯性的接过,居高临下的望着不远处的基地,抬手对碰了一下。

乒乓地对碰声。

高浓度白酒顺着喉间滑下,咕咚咕咚……

酒入肚的一瞬,那双淡金色的眸色似乎更浅了一分。

米樱问道:“味道可以吗?”

女人恣意地抛下玻璃瓶,很给面子的勾唇道:“好酒。”

酒是好酒。

可惜,她尝不出任何味道了。

她没有名字,只有一个代号:羽。

是基因实验室最成功,也是最完美的单兵作战武器。

“一分钟,我只能黑入系统一分钟。”

看着挥手消失在雪夜下的女人,米樱低头捡起了小酒瓶,眼底划过一抹复杂。

在风雪中,渐冷。

*

总基地。

数十枚机器小钢球从女人手中抛出,骨碌碌地主动滚入基地的各个角落。

耳麦中声音在响起。

“左边通道!”

“左边有人,右拐!”

“核心区在前面!”

各种实验仪器在眼前飞速闪过,双刃在手中旋转,灭口,抹杀,一路下来出奇的顺利。

十秒。

二十秒。

羽在心中计算着时间。

三十秒!

叮!

耳麦的声音突然断了,与此同时,报警器响彻了整个地下基地。

核心区的感应门缓缓打开。

一行穿着白大褂,正在做着人体实验的人员,震惊地看着出现的银发女人。

“是你!”

三十秒。

米樱这时间差预估的有点大啊,不过算了,反正已经进来了。

羽摘掉耳麦,目光扫过对面的一排空心圆柱体,里面是一团团报废漂浮的血水。

唯独一个打开的,尚且完好的不知死活的人,正躺在仪器密布的实验台上。

她挥了挥手,如好友般对着那群白大褂打着招呼:“好久不见,各位,我们该算算总账了。”

滴答。

鲜血应声随着手中的双刃滴下,仿若挑衅。

对面的白大褂们惊慌也只是几秒钟的时间,那是源于对最强单兵武器‘羽’的下意识恐惧。

但。

沙哑的声音响起。

“确实该算算总账了。”

中间的白大褂笑着摘下了口罩,露出了一张衰老如枯树皮的脸。

金发老人看着对面的银发女人,喜爱又惋惜:“可惜,真是可惜……”

“明明是我亲手打造出的最强单兵人物,却还残留着无用的感情,叛出了基地。”

“这就不完美了,要回收,要销毁。”

羽虽是在笑,眼神却无动于衷的望着对面的老人,舌尖舔过双刃滚热的鲜血。

唇瓣更显殷红。

不。

她并没有多少感情了。

若是有,她此时看见对面一手把自己改造出的老人,应该有最起码的恐惧、兴奋、亦或是终于可以解决的痛快。

但,她没有。

为了防止被彻底同化,早在十四岁意识到的那年,她就主动破坏了自己的部分中枢神经。

只留了一个信念。

她要保护那个地方。

她要毁掉这里。

这一个信念,坚持她走到了今天,但,没必要废话了。

“那来吧!”

身影凭空消失,又快速出现在两个研究员身后。

两位研究员还未反应过来,便直挺挺地倒了下去,脖子上只喷涌出了一道浅浅的血痕。

羽双手的双刃刀并未收回,又干脆利落的又收下了另外两人的性命。

求救声在响起。

唯独中间的老者。

一双浑浊的眼睛如同欣赏着自己最完美的艺术品般,恋恋不舍的注视着这场告别仪式。

当双刃即将碰到老者时。

咔嗒!

机关启动的声音,移动的地板突然打开,她刚要避开,眼前一阵失明!

短短两秒钟的失明,铁笼已经落下。

羽摇了摇脑袋,出现失明的眼睛又缓缓恢复了一些视力。

唯独,那双淡金色的眼里又变浅了,反倒是瞳孔上多出了一抹银色。

距离上次不过才两个月的时间。

继味觉、嗅觉之后,这么快就轮到视觉了吗?

她拢了拢如瀑的银发,指着面前如立方体的铁笼,在视线中看着上方的老人。

“你觉得这玩意儿能困住我?”

老人慈祥一笑,如同回答着自己的孩子般,细致耐心:“你该相信它,这是一种稀有的阻隔石打造的。”

“我亲爱的孩子,或许你该看看自己还能不能再使用异能。”

羽意念微动。

果然,不论是身上的哪种异能,此时都仿佛被禁锢了般,感受不到一丝一毫。

她抬手,用一把羽刃,毫无预警的在自己手心割出了一道口子。

看着并没有马上愈合的伤口,她愣了愣。

“毕竟,这是我特意为你准备的礼物。”

沙哑的声音再次响起。

羽抬头,眼中不仅没有半分惧怕,反而带出了丝丝愉悦的笑意:“挺好的。”

“不过,你总不会觉得,我出不了这个牢笼,就威胁不了你吧?”

双刃毫无意外的掉落在地上。

她耸肩,从口袋里掏出一个按钮,张扬一笑:“撒,忘了说,我进来的时候还扔了点东西。”

雪白的指尖按下了按钮。

‘轰轰轰……’

接二连三的爆炸声在总基地响起。

基地轰塌间,她在薄薄的硝烟弥漫下轻笑,鲜血染红了周身的阻隔笼。

伸手,看着银发上,沾染上的手心的血。

以前,她以为最成功和最完美是同一个意思,后来她知道了。

所谓的最完美,便是在生命陨落的那一刻,以一个最美的面孔去迎接死亡。

银发。

银眸。

肌如雪。

嘁!

什么变态癖好!

她甚至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算一个完整的人。

在视线模糊,失去意识的前一刻。

她想,大概对没了感情的人来说,唯一的好处,便是不再惧怕死亡。

没人看见。

被浸了鲜血的阻隔笼中心,如同被鲜血融化般诡异消失了一块。

——

阅读前排雷(简介不够写)

1、本文双强、双洁、宠文、无虐、真团宠。

2、文风轻松搞笑,爽文。

3、男女主非善茬,双病娇,患病程度为轻度。

4、男主前期假狼狗,后期真奶狗。

5、架空,全文属作者瞎编乱造,请勿代入现实。

另:求收藏,求关注,作者可甜可盐,喜欢的小可爱大宝贝们求五个小星星,其他的分一定一定别打,真的会很拉低分数的mu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