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节选

陆泠烟有些发懵!

她似乎有些迷惑自己怎么突然从古色古香、精致典雅的豪宅突然来到这么个破旧脏污的地方来。

白皙、细长、骨感、清冷。

这无疑是一双漂亮的手,但是现在这双手却在浸泡在一池子浑浊的水里。

陆泠烟下意识的想要飘起来,但是却差点摔倒。

摔倒?

这种错误自从她成为七品厉鬼之后有多久没有发生过了?

所以她这是又活过来了吗?

眼前是一盆污浊的水,水里泡着满满当当的劣质餐盘,耳边一片嘈杂与吵闹。

陆泠烟刚想抬起头看看这是什么地方?但是下一秒,突如其来的疼痛席卷了她。

大片记忆如潮水的如潮水涌进脑海,让她就有一种窒息的静寂感。

叮!

老旧的手机亮了起来,陆泠烟拿起手机,是一条短信,姓名上备注是“乔悦”。

“烟烟,你最近在做什么?毕业了来螺洲玩啊。”

“烟烟,我最近拿到一个女三号,快恭喜我吧。”

“烟烟你这么好看干嘛这么辛苦做这些工作,你来螺洲找我,这边招群演,一天下来最少也有好几百,比你在老家打工强的多啦。”

“烟烟,记得明天来螺洲啊,坐飞机2个小时就到了,到机场记得给我打电话哦。”

乔悦和陆泠烟从小一起在福利院长大,到十二三岁的时候陆泠烟顺利考上初中,因为成绩好还被免了学杂费。而乔悦却因为学习差而失学,最后说要去外地打工,之后几年两人就再没机会见面。

因为高中学业繁重,陆泠烟本身也不是很热情的性格,有一段时间她们连电话都打的很少。

不过陆泠烟大概知道乔悦去大城市打工因为长得好看被一个影视公司签约,现在混成了个十八线小演员。

不出名,但是赚钱比一般人多些。

说起来乔悦和陆泠烟小时候差不多是她们那最好看的两个小孩子了,一度成为老院长陈奶奶最喜欢挂在嘴边夸耀的两个。只是陆泠烟性格气质清冷,让人第一眼看会觉得不好相处。而乔悦从小就对谁都很话痨。

那个时候陆泠烟对一起长大的同伴还很信任的,所以很果断的辞去工作,连夜坐了火车去螺洲找乔悦。

而乔悦虽然热情的接待了她,却对给她介绍工作不怎么热情,也不大喜欢让陆泠烟出去转。

“烟烟,这边都是签了保密协议的,轻易不让进出,你等等我拍完这部戏再来陪你啊。”

乔悦第一次拿到女三的角色,很是用心,陆泠烟理解她的刻苦,也没介意。

大概过了两三天,有一天晚上乔悦给她带来一杯热奶茶,说是来探班大明星给买的,而自己有大夜戏要拍,喝不了奶茶,就给陆泠烟带回来了。

从小能节省就节省,也不喜欢浪费的陆泠烟毫无防备的喝下那杯奶茶,然后昏了过去。

到了大半夜,陆泠烟在迷迷糊糊中听到开门的声音,她闭着眼喊了声“乔乔”,却没有听到回答。

伴随着咔嚓一声,酒店的房门被关闭,陆泠烟瞬间清醒了过来。

她警惕的看向门口,在黑暗中,借着月光看到半夜三更闯入她住处的竟然是个油腻秃顶的老男人。

“你是谁?你走错房间了,出去。”陆泠烟下意识的坐起,顺手拿起枕边的书防备着。

但是那个人却没有理会她,仍旧向她走来。

“我可没走错地方,709,我的房间。”

陆泠烟想要下床,却发现自己浑身软绵绵的使不上一点劲,一个不稳跌倒在地上。

“你是谁?”陆泠烟问道。

“小美人别急呀,很快你就知道我是谁了。”老男人走近。

“你别过来。”陆泠烟急忙制止。

老男人皱了皱眉,“这么不懂事,怎么?乔悦没跟你说明白吗?”

“说什么?”陆泠烟紧张的问道。

老男人看她一脸无知的状况,露出个丑陋又色眯眯的笑容。

他看着陆泠烟就像是在看一条餐桌上的鱼。

“乔悦最近新得了一个女三的角色,你是知道的吧?”

这件事陆泠烟当然知道,因为乔悦不止在她面前炫耀过一次,她点了点头。

“我姓王,是乔悦这部戏的制片。”

“听说你想演戏?小美人,你要是跟了我。以后想演什么角色,我都能给你安排。至于赚钱不赚钱的吗?就更不用担心了。你跟着叔叔。自然有吃香的喝辣的,不比你以前给人家打工的强。”

陆泠烟大概已经能猜得出来是什么情况了?

乔悦为了女三的角色把自己从禹城骗到这来卖给这个姓王的老男人。

她住在这个老男人的房间里,显然两人早有关系。

乔悦不想让自己出去也是怕被自己发现什么,而她一直是被蒙在鼓里的。

陆泠烟自幼长得好,虽然性格清冷,但是意外的招人喜欢,所以乔悦从小就羡慕嫉妒她。

陆泠烟是知道这点的,两个人关系亲近却一直不怎么交心,只是毕竟从小一起长大,还是有十多年的陪伴的,陆泠烟觉得至少他们这群人之间不会有什么太坏的心思。

看起来是自己低估了对方坏的程度。

陆泠烟在心里自嘲。

昨天晚上自己喝的那杯乔悦递给她的奶茶一定是加了料的,否则自己不会这么有力无气的。

甚至于可能还是强于特意去进行筛选的一种,不会让她昏迷太久,但会让她浑身酸软的药物。

陆泠烟太清楚嫉妒的人是一种怎样变态扭曲的心理了。

乔悦想让她眼睁睁的看着自己陷入地狱。

可惜我绝不能束手待毙。

陆泠烟在很短的时间里尽量使自己冷静下来。

“我不知道,我只是来这边玩,并没有想要当明星的想法。”陆泠烟拽着床边上被子的一角盖在自己身上。

老男人油腻的笑了声:“这不重要,小美人,反正你现在也没得选。”

他伸手想要扶陆泠烟起来,却被她打开。

“别敬酒不吃吃罚酒。”老男人甩手打了她一巴掌,陆泠烟咬牙暗恨。

看陆泠烟死活不配合,老男人打算用强的,陆泠烟趁着他扑过来的瞬间猛地使劲把被子蒙住对方的头,然后使劲的捂住不放手。

陆泠烟并不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孩,但是此刻即使有心算无心她也挣扎不过。

后面在扭打的过程中陆泠烟被这个姓王的老男人从七楼的巨大落地窗推了下去。

陆泠烟甚至记得自己死的时候那摔得七零八落的幅凄惨模样。

之后她记得自己怨愤难消,浑浑噩噩之中被一个声音召唤。

她变成了一只厉鬼,被一个病歪歪的狠厉男人控制,时而清醒,时而混沌,记忆总是错乱不堪。

对方告诉她五年前乔悦和那个姓王的老男人就被自己送进了大牢。

——

作者有话说:

2000字+/章,双更。PS:眼熟我,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