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节选

“滴滴滴!”随着一连串的鸣笛声,秦二狗从睡梦中被吵醒了!长途大巴司机边滴喇叭边扯着破嗓子喊道:“桃源村到了,下车的搞快点!”。

二狗从睡梦中惊醒,伸了个懒腰打个哈欠,一手拎着自己行李一手擦了擦嘴角的口水摇摇晃晃的下车了。

秦二狗这次回来是应秦老憨的要求回来相亲的,这已经不知道是秦二狗第几次回来相亲了。

秦二狗,姓秦,名二狗。桃源村人氏,生的是浓眉大眼,个子高高的,但身材略显消瘦。

2010年高三的假期一件事情无意改变了秦二狗的人生,本来秦二狗的成绩优秀,放假回家冲刺一下很有可能考上一所理想的大学的,但天有不测风云。

一切还得从秦二狗额头上的一条长长的像蜈蚣一样的疤痕说起,那一年,秦二狗放假在家复习功课,连续看了几个小时书的秦二狗伸了懒腰起身准备到村后的小树林走走调节一下紧张的神经。

刚走近小树林的秦二狗立马脸憋得通红,原来村长儿子李达黑正在小树林调戏妹妹秦二妞,二妞虽然出生在贫穷的秦老憨家,但是十几岁如花的年龄出落的亭亭玉立,皮肤白里透红,长得是十分的标志。

“二妞,来让哥亲一个!你就不必辛苦的打猪草了,我叫我这帮兄弟帮你打好猪草送到你家猪圈去!”李达黑厚颜无耻的调戏二妞。

二妞被李达黑和一群游手好闲的马仔围着走也走不脱,涨的是满脸通红:“你个畜生,我哥知道你欺负我非拔了你的皮不可!”

“哟哟哟!生气了,看看!可别提你那个二狗哥,他能去县里上高中还不是在我村长老爹那里借得钱,你要是嫁给我啊!保你吃香喝辣还不要你二狗哥还钱!”李达黑完全没有注意到秦二狗已经站在他的身后。

正在李达黑伸手去摸二妞脸蛋的时候,秦二狗说时迟那时快,一个飞腿把李达黑踢了个狗吃屎,李达黑一边呸呸的吐着口中的杂草一边回过神来骂道:“背后踢人是孙子,看我今天不废了你!”

一番恶斗,秦二狗寡不敌众被李达黑的马仔用石头开了瓢,从此脸上留下了一条寸长的疤痕。

李达黑和一众马仔事后因聚众斗殴被关了几天赔了医药费给秦二狗家,这事就算了了。虽然李达黑不敢再公开调戏秦二妞了,但是李达黑叫还钱的话深深的刺痛了秦二狗,二狗就此高中肆业出去打工了。

由于没上过大学,还有额头上那条吓人的伤疤,秦二狗找不到很好的工作只能在工地做做小工,或者其他一些打杂的事。

就这样一晃几年了,钱没存到钱,老婆没找到老婆!奈何父亲秦老憨的身体也是每况愈下,感觉自己时日不多的秦老憨怕自己一个不小心就嗝屁了,于是疯狂的给秦二狗相亲找老婆。

由于家里条件不好,前几次媒婆给二狗说的对象都是年龄大的可以做秦二狗的干妈了,甚至有次来的对象不但长得像老气牙还掉了好几颗。就这样几次相亲都水了,因此秦二狗对于此次相亲并不抱太大希望。

“轰隆隆······”天空突然响起了闷雷声,不一会雨点就啪里啪啦的下来了!想着离家还有几里地,秦二狗就准备溜到山边农人准备夜里照看庄稼搭建的茅草棚避避雨再走。

正准备推门而入,秦二狗突然听见茅草屋里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秦二狗立即停止了推门的动作,从茅草屋的门缝里偷偷一看,原来是李达黑和隔壁的王寡妇正在拉拉扯扯。

王寡妇湿漉漉的上衣已经被李达黑扯出了一道口子,隐约漏出的白花花胸口,李达黑则色眯眯的盯着王寡妇白花花的胸口,“王小娥,你今天要是从了我,我就叫我那几个兄弟从此不再骚扰你,还让我爹多划分几块菜园子给你!”李达黑边说边摩拳擦掌跃跃欲试。

“呸,李达黑你个狗仗人势的东西!谁稀罕你家那几块破菜园子,你今天要是敢胡来我叫大声的叫人来,完了我还要告你非礼!”王小娥战战兢兢的躲在茅草屋的角落里给自己壮胆。

“嘿嘿嘿!上次在西瓜地就让你跑了,今天在这里雷声轰隆隆的你叫也白叫,非礼!你一个寡妇还告我非礼,谁信啊!说不准你心里正希望我非礼你呢!哈哈哈!”说完李达黑就像老鹰扑小鸡一样准备扑上去。

“住手!”秦二狗看不下去了,一脚踹开了茅草屋的木门同时大声呵斥道。

“哟呵!这不是秦二狗吗!嫌上次脑袋开瓢开的不够大是不是,在这里多管闲事。告诉你,这王寡妇可不是你妹妹也不是你老婆!别找不自在,识像的赶紧给我滚!”李达黑回过神来看见站在门口的秦二狗怒吼道。

“二狗,救我······”王寡妇边喊边朝着秦二狗扑过来。

李达黑一个箭步挡在了秦二狗和王寡妇中间冷冷的说道:“识相的的赶紧滚,我的兄弟们可都在附近,只要我打个响指他们就能冲进来撕碎你!”

李达黑说的都是真的,这小子仗着老爹是村长的这层关系结识了一帮狐朋狗友,出门都是成群结队,今天单独跑到这荒山野岭绝不是他的风格。

“王寡妇我今天救定了!”秦二狗的犟脾气上来了。

“呵呵,一个读书失败,工作失败的穷小子也想英雄救美?那得看你有没有种!”李达黑轻蔑的嘲笑道。

“你说什么!”秦二狗眼神大变,额头的青筋暴出。

但李达黑才不在乎,仍然不屑的说着。

“你这个人生彻底失败的穷小子,敢动手试试?我让你监狱里过下半辈子!”

秦二狗彻底被激怒,“啪!”的一个打耳光子朝着气势汹汹的李达黑扇了过去。

“哎哟!!”一下子被打蒙了头的李达黑也顾不上打响指发信号了。

杀猪般的嚎叫顿时在整个田野响起:“来人啊~!来人啊~!我被秦二狗给打了!”

守候在茅草屋附近的李达黑同伙迅速的冲进了茅草屋。

一场混战就此开始了!

李达黑伙同四五个同伙开始对秦二狗狂风暴雨般的殴打,秦二狗刚开始还能应付几下,后来一群人围了上来你一拳,他一腿的,秦二狗根本无力招架!

“别打了!再打就打死人了!”王寡妇发出了撕心裂肺般的喊叫声。

一群人这才停止了打斗,此时的秦二狗已经奄奄一息!

“去你妈的装什么大尾巴狼!”李达黑边捂着红肿的脸颊边给了秦二狗一记飞踢。

随着李达黑的飞踢到达秦二狗的下巴,秦二狗像个木头一样的翻飞了出去。

“嘭!”的一声脑袋撞在了屋角的一棵木桩上!鲜血顿时直往外冒!

看着秦二狗满脸的鲜血,李达黑有些心虚了!

“你小子竟然装死,兄弟们给我继续揍他!”李达黑骂骂咧的退向门后!

一群人看着奄奄一息的秦二狗,谁也不敢再上前动手。

秦二狗头上的伤口不停的往外冒着鲜血,鲜血趟过额头的伤疤,突然鲜血不再往下流了,径直注入了额头蜈蚣形状的疤痕。

一道道的金光从秦二狗的额头闪过,顿时把整个茅草屋照的透亮。众人纷纷用手遮目。

秦二狗觉得自己轻飘飘的仿佛来到了另一个世界。到处黄灿灿的还伴随着好闻的香味,“我这是到了哪里?”

秦二狗自言自语道!

“傻小子,你这是到了魔天门了!念在你祖上是积德行善之辈,你自己也做过前朝的护国大丞相所以是命不该绝!”一个白头白发白须的老者正迎面飞来慈祥的解释道。

“你是谁?魔天门是什么地方?”秦二狗一脸疑惑的看着飘在半空中的慈祥老者。

“我是魔天门的看护神魔礼真人,人间所有即将挂掉的人在死之前都会神游到此,由我一一把关,作恶者下地狱,行善者上天庭,冤错着发回人间。”

“你本被那恶少李达黑无意打死灵魂遨游至此,但我观你前朝侠义在身,天眼欲开,有人间大业未完成,机缘巧合我可以送你回人间,还可以替你开了天眼。”魔礼真人说完手中的拂尘一挥。

秦二狗感觉自己眼前一道白光闪过,随后急急的下坠,慌忙大喊:“神仙救我,神仙救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