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节选

苏渐晞下乡后,每个月都能收到家里寄来的包裹,爸妈向来都是报喜不报忧,但这次却发来电报说爸爸生病了。

爸爸的身体不能说很好,但一直都不错,怎么会突然生病了呢?

妈妈自己都是医生,如果病情不严重应该不会特意叫她回去。

苏渐晞很着急,她想快点回家看看爸爸,哪怕只能看最后一眼。

跑到大队部,让大队长写了一封介绍信。拿着介绍信急急忙忙往回走,不小心撞到了赵毓。

赵毓伸手扶住了她,低头叮嘱:“慢点走,别着急,越急越容易出事。”

苏渐晞胡乱的点了点头,都没抬头看扶着她的是谁,一心往前走。

姜雅看着两个拥抱在一起的两个人,恨的牙痒痒。

她要是死了就没人跟我争了,念头一起压都压不住,心一狠,跑到苏渐晞身后,伸手一推,把她推了下去,自己慌慌张张地走了。

她们所在的地方是一片荒草丛,杂草很高比较隐蔽,又是在大冬天,很少人外出,等被发现时,苏渐晞都没气了。

苏渐晞敲完这些文字,停住了继续码字的手。大学毕业后,找了两个月还没找到合适的工作,她萌发了写小说的想法。

作为一个萌新作家,这是她写的第1部小说。乱七八糟看了一些写作的技巧,她就随新潮地写了部关于七十年代的小说。

任劳任怨的写了一个礼拜,这才写了五章,就把自己最爱的女配写死了。

不行,这样下来逻辑不通,她的女主明明是个真善美,怎么会心思恶毒害死人?

还是得修改,刚想继续敲字,眼睛一瞥,已经凌晨三点了。

算了,明天再改吧,这么晚了,先休息,睡饱了明天才有精力把小说写好。

把文档保存好,她就爬上床睡觉了。闭上眼睛的她,没发现电脑散发出莹莹的绿光。

苏渐晞觉得自己快要死了,头痛欲裂,身体一会好似进了火炉,一会好似进了冰柜,冰火两重天。

她的意识很清醒,却醒不过来,手脚也不能动弹。

身边有人进进出出,很吵,她住的公寓居民素质很高,这些人都是哪里来的?

难道昨晚没盖被子感冒了?可大广东这会还很暖和,想病成这样也不可能。

就在这时,她听见有人揪住她的耳朵,低声说些什么。只听见最后一句:“这次算你命大。”

她汗毛直竖,挣扎着想醒过来,看看到底是谁这么恨她。

可是不管她怎么着急,眼皮都睁不开,没办法醒过来,只能牢牢记住那个声音。

不知何时,她又睡了过去。再次有意识时,她能感觉到别人在给她擦洗手双手。

眼皮动了动,这次真的醒过来了,印入眼帘的是一张陌生姑娘的脸。

她动了动手指,那姑娘看见了,惊喜道:“希希,你醒啦!”

苏渐晞缓缓地点了点头,轻轻地活动了一下手脚,幸好都能动,她没成残废。

“你醒过来真是太好了。”那姑娘突然眼眶红红,抱着她就开始哭。

苏渐晞一脸懵,这是怎么回事,这姑娘是谁?她们现在在哪里,这地方怎么破成这样?

她看见那个姑娘高兴地直起身,一溜烟地往外面跑。

苏渐晞伸手,别走呀,谁能告诉她发生了什么。

心累地闭上眼,或急或缓地走来了一大群人,脚步声直往她这边而来。

她看见了她们或惊讶,或疑惑,各不相同的眼神。

走在最后面的是一个四十岁左右的中年男人,他身材中等,穿的衣服很是朴素,脸上带着如释重负的笑容。

“苏知青,你终于醒了,还有没有哪里不舒服?”他询问。

苏渐晞却懵了,苏知青,希希,刷着白石灰的墙,身下的木板床,还有他们身上那带着时代特色的衣服,让她想到了她写的那本书。

还没等她理清楚情况,床前的那一堆姑娘就开始叽叽喳喳的聊天。

苏渐晞听见她们在谈论着“真厉害,掉河里没气了还能活”之类的话。

她伸手捏了捏太阳穴,本就头痛,被她们一吵更难受了。

“希希不舒服,你们先离开吧。”那个姑娘瞧见了她的动作,面带笑容开始赶人。

“你们都走吧,让苏知青好好休息。”那个中年男子说道。

他话音刚落,那些人就三三两两地走了出去。

“余风?”苏渐晞试探地叫道,在书里,苏渐晞有个好朋友的名字是余风。

“嗯?怎么了?”那个姑娘应道,走到她床边,用手探了探她的体温。“退烧了,需要喝水吗?现在只有凉水了。”

苏渐晞点头,她现在慌得很,急需凉水来清醒。

她没猜错,自己真穿到了书里的世界,还穿在那个已经没气了的炮灰女配身上!

一觉醒来,发现自己成了别人,这样酸爽的心情,没经历过的人肯定不会懂。

苍天啊,来道雷把她劈回去吧,天打雷劈都可以!

“余风,你照顾她的样子,就像她妈一样细致!”旁边有人开口。

苏渐晞顺着声音看去,那个姑娘长着一张清秀的脸,脸上还带着笑容,说话声也温温柔柔的,却让人不舒服。

“姜雅,希希生病了,你不照顾也不要说风凉话。我们是朋友,相互照顾是应该的。”余风语气中透着不悦。

“你对她这么好,难道不是得了她好处?我也没说错啊。”姜雅语气温柔,说的话却句句带着刺。

“你……”余风的嗓音里带着哭腔,姜雅却转身出了门。

余风?姜雅?名字没错,她们都是小说里的人物。

余风是原主上学时的好朋友,下乡时分在一块,两人性格相似,都比较腼腆,话也不多,感情比较深厚。

姜雅不是她书里的女主吗,她把自己推下河,难道没有一丝愧疚吗?

现代的记忆和原身的记忆交织在一起,苏渐晞的脑海乱成一团麻。

还没待她理清楚,身边传来啜泣声,她转头一看,刚才还笑着照顾她的姑娘正抹眼泪呢。

“谢谢你呀,阿风。”苏渐晞拉着她的手真诚地道谢。

原主性子慢热,不喜欢凑热闹,再加上女主时不时说些带刺的好话,让别人都以为她不好接近,所以朋友很少,关系亲密的只有余风一个。

要不是余风忙前忙后照顾自己,凭着原身那落水的身体,自己现在说不定真的没气了。

“没……没关系的。”余风突然觉得有点不好意思,破涕为笑。

——

作者有话说:

萌新作者,码字不易,喜欢请五星好评,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