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节选

“观众朋友们大家好,目前是2023年8月15号16点46分,欢迎收看城市新闻,我是主持人姜雨,目前我正位于A市瓦缸山的北侧山脚下,就在两个小时以前,瓦缸山北侧发生严重的山体滑坡事件。当时正在此处游玩的旅客约800多人不慎遇险,目前警方正在紧急开展施救工作,目前据警方初步统计约有484位旅客轻伤,205位旅客重伤,34位旅客死亡,25位旅客失踪,城市新闻为您持续播告…………”

“啊!”

尹清是被耳边惊恐的尖叫声吵醒的,声音离她很近,就像是贴着她后脑勺发出的声音一般,她似乎都能感觉到后脑勺有嘴唇的蠕动。身下也是软乎的,她尝试着动了动身体,空间很狭窄,身体无法转动,周围一片漆黑,她只能略微感受到身下得确是躺了一个人,听之前的尖叫声以及身下感受到的体型宽度,应该是一位中年体型有些微胖的女性。

“不好意思,这个空间好像有点窄,我没法侧开”嗓音因为干涸有些沙哑难听,尹清忍不住揉了揉有些难受的喉咙。

等了一会儿,中年女性并未出声,尹清有些尴尬,但她也不是善于交流的那类,故也不再出声。

周围实在太黑了,伸手不见五指,四周是一圈石板,石板表面光滑,并且,围成了一个正长方形,尹清微微皱眉,这,有些像是个棺墓?她好像遇到的绑架团伙?

尹清想出声唤一下中年女子,却突然发现,从她被吵醒后,她好像就感受不到后脑勺有呼吸的痕迹,尹清心有些颤抖,先前中年女人的尖叫声中气十足,想来受伤程度不大,怎的,突然没了声响?

就在这时,她闻到空气中略微弥漫着一股血腥味,其中还夹带着腐肉糜烂的味道,而后这股味道越来越浓烈。尹清瞳孔微微收缩,眼神开始有些慌乱,这股味道让她联想到尸体,成百上千具尸体才可能有这么浓郁刺鼻的血腥味,这绝不可能是中年女人一个人可以散发出来的!这么可是,这一个小小的棺墓中,分明就她和中年女人两人!

与此同时,她甚至开始感觉到身体在慢慢的下沉!可是这又并不像是泥沼深陷的感觉,而且,这分明就是个棺墓,还是石制的!

尹清有些不安的“喂?”

身下还是没有传来回应,尹清终于按捺不住了,手指忍不住弯了弯想去触摸一下中年女人,然而触碰到的并不是中年女性圆润的手,而且是一片粘稠的液体,以及一层薄薄的肉!

尹清忍不住咽了口唾沫,眼神开始透露出恐惧,这层肉应该是中年女子手踝位置,她摸到了人类的骨架以及血肉,不过像是被吞掉了一般的感觉,甚至她感觉这手还在不停变薄!

尹清再也忍不住,颤抖着快速收回了手,手不住环胸抱在胸口,身体开始微微颤抖,瞳孔聚散,尹清一直很愿意去相信科学,因为她超级怕什么鬼厉神魔的,可到目前为止,她觉得她目前感受到的这一切,貌似她找不到任何科学来证明。她努力回想自己是不是做了什么神鬼难恕的事。

尹清是明华大学毕业的高材生,但是这并不能让她找到一份好的工作,不是因为工作能力不行,而是因为,她有一些原则很多公司都无法接受,不接受加班,也不接受应酬,不愿意对领导奉承,也不愿意刻意讨好客户,导致很多因为她学历的公司招聘她实习后,因为这些,还是委婉的告诉她

“虽然你很优秀,但是并不适合我们公司”,

也有公司表明可以给她机会,说她要是改变一下,是可以招聘她的,但是她还是婉拒了,她终究还是不想改变自己,当然,其实最主要的原因是她并不缺钱,如果她缺钱,可能还是会迫于生活压力而不得不做出改变,还好,她有一个虽然不怎么爱她但有钱的父母,父母离婚后,尹清是挂于母亲名下,等母亲交往了新的对象后,尹清便被扔出来自己一个人租房,那时候的尹清不过14岁,可能是出于弥补,虽然她很少见到她的父母,但给她的银行卡每个月还是有一笔不菲的入账,车子房子也都有给她买,这些都足以确保她衣食无忧的生活。所以她后来选择了去一个小的培训机构做导师,工资很低,但是好歹不会打破她的原则,因为是很小的培训机构,像尹清这种高材生能给他们机构做导师,还不嫌弃工资低的真的不可能再找出第二个,所以公司对于她的原则也就尔尔了。

这次也是公司组织员工全体一起团建爬山,尹清本不想来,但是又被领导东劝说西劝说,美名曰:还是要和同事沟通交流一下云云,尹清被缠坏了,就跟着来了。谁知道就遇到了山体滑坡……

然后,就出现在这鬼而麻扎的地方!

尹清紧紧的闭了闭双眼,用力的咬住双唇,强制逼自己冷静下来,逼迫自己忽视身下感觉的变化,忽视空间里浓稠的血腥味……

可是……不行…她实在太害怕了,身下越来越薄的中年女子,就好像在告诉她,很快就轮到她了!

尹清忍不住呜咽,她可以死,但是别用这么诡异的方式,她实在是受不住!

尹清身躯不停的颤抖着,她不敢想象身下的中年女人在经历什么,女人已经死了,没有了害怕和痛感,她一定不知道她死得是这么离奇可怕!而尹清自己,就是下一个!

不知道过了多久,尹清已经完全感觉不到中年女子的存在,转而替代的是石板的冰凉,干燥的,好似之前摸到的粘稠的血迹都是假象,是梦罢了,她真的很想这样自欺欺人!尹清不住漏出一丝苦笑,果然人越怕什么,就越来什么!

过了一会儿,尹清所预想的疼痛并没有到来,她想,“它”应该是“吃饱了”,而她这道菜要等下一顿了。

这种等待的感觉是更加痛苦的,黑暗的空间里除了尹清自己的呼吸声便听不到任何声响了,尹清不敢睁眼,她害怕睁开会看到不该看到的,她想自欺欺人,想骗自己目前正躺在床上,她没有出来爬山,没有遇到山体滑坡,这一切的一切全不过是她的梦境罢了…………

然而随着时间的流逝,尹清精神状态在一丝丝的走向崩溃的边缘,她开始有些疯狂,她张嘴发出嘶哑的怒吼,双眼布满血丝,她开始发疯似的疯狂踢踹着木板,带着一股破釜沉舟的绝望……

来啊!出来啊!

有本事现在就“吃”掉我啊!

可是,她所预想中的情况都没有出现,黑暗中,只有她脚踹在木板上的沉闷的声响……

尹清眼神呆滞的望着前方缓缓的停下了踢踹的双脚,她的双脚因为用力过猛撞得血肉模糊,鲜血顺着脚踝滴落

滴答……滴答……

很快又被木板吸收掉……

如果她死了,会有人为她悲伤吗?没有吧,她的父母已经有各自的家庭,每月除了打生活费的时候,她与父母就没有更多沟通了,她不喜言语,不善沟通,没什么至亲好友,死了,除了警察局备案,恐怕也不会有办什么丧事,她的一生,就这么默默无闻,就连消失也不会显得突兀,没人悲伤,以后也不会有人记得……她的一生,活的,真的挺失败的……

“………瓦缸山北侧山体滑坡事件,据最后统计共有27人失踪,A市警方在瓦缸山北侧一带展开了长达三个月的施救工作,寻回受难遗体19具,仍有6名旅客仍未找到,因秋冬已至,雨水过多,为了避免不必要的伤亡,警方只好先暂停搜查工作……愿逝者安息,生者节哀,城市新闻为您报告”

2025年8月15日,A市瓦缸山北侧山脚多了几座新鲜的坟墓,微风吹过,清翠的柳条轻轻从墓碑上拂过,露出墓碑上新刻的两字:尹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