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节选

“大小姐,你父亲病重,温天宇车祸昏迷不醒,温氏财团现在危机重重,老爷希望你回去掌控大局。”

北城东街菜市场外,停放着一辆蓝色宾利飞驰V8,车头站着一名中年妇女,正严肃地向温如意汇报着。

妇女年约四十,身穿深蓝职业装,齐耳卷发,黑框镜片内的双眼里泛出精锐的光。

父亲?

温如意听到这两个称谓后,脸上露出了嘲讽的笑容。

“我不回去!”嘲笑猛然消失,温如意盛怒拒绝。

“十年前,温和平抛弃我妈,把外面的女人带回温家的时候,可曾想过会有今天?”

“现在,凭什么他叫我回去,我就非得回去?”

“况且,我已结婚生子,请孙管家转告温和平,叫他别来骚扰我。”

扔下这些话,温如意转身走进菜市场,今天婆婆贺美芳50岁生日,她得赶紧买完菜回家。

孙管家看着温如意的背影,一声长叹。

温氏财团成立于20世纪50年代,总资产超五十万亿,名下九家上市集团,包括电力,水泥,医药,燃气,啤酒,房产,置地等等,位居全球财富榜榜首,成为温氏财团掌门人,将意味着获得绝对的权力和地位,可大小姐竟拒绝了……

两个小时之后,温如意才拎着满满两大袋东西匆匆从菜市场出来,放在门口的红色电摩上。

车子才骑出去两百米,她便接到老公贺寒打来的电话:“温如意,温龙龙又闯祸了!”

贺寒语气很不好,不等温如意问清楚,手机就被挂了。

温如意心中焦急 ,可电摩速度不快,三十分钟之后她才赶回家。

一进别墅大门,婆婆贺美芳冲过来朝她吼道:“温如意,你买个菜去这么久,是跟哪个野男人搞破鞋去了吧。”

自从龙龙亲子鉴定结果与贺寒没有血缘关系,她便成了婆婆嘴里的破鞋,她早就习以为常了。

温如意刚要问龙龙在哪里,客厅里竟响起一道娇滴滴的说话声:“贺寒哥哥,这就是嫂子吗?”

贺寒哥哥?

温如意心里一紧,寻声望去,看到一个身穿白色短裙长发飘飘的女人半靠着贺寒,她美眸圆瞪,看温如意的眼神就像看怪物一样。

温如意出门有点匆忙,就穿了件棉绸花裙,裙上全是褶子,加上淋点雨,齐肩碎发一团糟,整个人看着邋遢又狼狈。

而穿着考究西装的贺寒倾斜着靠在沙发上,两条大长腿交叠着,关节分明的长指夹着一支Luckystrike,一边吞云吐雾一边盯着温如意,目光淡漠,流露着几丝厌恶。

“温如意,你还站着干什么,想继续挨骂吗?!”贺寒不耐烦地提醒朝温如意。

“贺寒哥哥,你这么大声干嘛?吓我一跳。”身边的女人似乎受惊,边笑边拿粉拳拍打贺寒的胸。

“不好意思。”贺寒急忙道歉,唇角微扬,朝她温柔一笑。

贺寒的笑容,永远迷人而性感,曾经就像一束光,照亮过温如意的整个心房,而此刻,却像一枚钢针,深深地扎进了她的心里。

她嫁给贺寒的那天,原本是贺寒和赵子雅的婚礼,婚礼前赵子雅突然消失,婚礼仪式开始时,她被贺寒拉上了婚礼台……

婚姻四年,她把贺寒当老公,贺寒把她当工具,他每次碰她,嘴里喊的都是“子雅”这两个字。

心,真的好痛。

温如意收回思绪,语气冰冷地问贺寒:“龙龙呢?龙龙在哪里?”

她的问话还没落地,大厅里便响起一道孩子的嚷嚷声:“你们这些老妖婆,快放开我,快放开我,要不然,我叫警察叔叔把你们统统抓起来。”

很快,从麻将房里走出来两名贵妇模样的女人,她们是贺美芳的妹妹,贺美艳和贺美香,贺美香正抓着温龙龙的后脖,温龙龙在她的手里挣扎着,如同一只被老鹰捉住的小鸡仔,他大腿的位置,还滴着血。

贺家在北城称得上是富豪之家,贺氏集团资产百亿,但贺老爷子一生无子,膝下只有这三个女儿,三个女儿都没出嫁,留在家里招了上门女婿。

温如意看到这幕时,一股浓烈的火焰从胸腔处腾升而起,她嘶吼出声:“你们放开我儿子!”

这么多人,怎么能欺负一个孩子?贺家人怎么对她,她都可以原谅,都可以不计较 ,谁让她深爱贺寒?可谁要伤害她儿子,她绝不容许!

还有,贺寒,这么多大人欺负一个孩子,你怎么可以视而不见?就算千错万错,那也不是龙龙的错。

“温如意,你喊什么喊,你看看这臭小子对我都做了什么?”婆婆贺美芳冲到温如意身边,把手伸到她眼前。

温如意怒眸下垂,贺美芳的手背又红又肿,还起了大片水泡,看起来像是被开水烫了。

“谁叫你们这群老妖婆背后骂我麻麻的?咳咳——”温龙龙边咳嗽边嚷嚷,小脸涨得通红。

“啪——”

贺美芳一巴掌打在温龙龙脸上,声音如雷贯耳:“臭小子,你吃我贺家的米,喝我贺家的水,花我贺家的钱,你还敢骂我老妖婆 ?看我今天怎么收拾你。”

贺美芳觉得一巴掌不解气,准备再要动手,而贺寒这才起身,捉住贺美芳手腕:“妈,行了,龙龙只不过是个孩子。”

“贺寒,温龙龙姓温,身上流的不是贺家人的血,你这么护着他干嘛?你疯了吗?”贺美芳嘶吼出声。

温如意生龙龙的时候,月子是孤儿院坐的,也是妈妈照顾,贺寒没来看过她,温如意赌气把孩子户口上到自己名下,还给孩子起名温龙龙,随了自己的姓。

“这种事,不用你提醒。”贺寒不耐烦地道,将贺美芳手臂甩下后,朝贺美香命令出声:“二姨,请你放开龙龙。”

“贺寒,这小子才三岁就敢跟你妈动手,今天,要不是你妈闪得快,她就算毁容了!”贺美香提醒贺寒,一把将温龙龙推倒在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