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节选

奢华的酒店总统套房内,凌乱的大床上躺着一个清纯美丽的女孩,她愣瞪着眼睛看着水晶吊灯,耳边是洗手间传来的淋淋水声。

门打开走出来一位身材高大的男人,他冷着眉眼,一张鬼斧神工般雕刻的俊脸上一丝多余的情绪都没有,当着余柚的面他毫不避讳的解开腰间的浴袍,淡漠抬眸看着还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的女人,他不耐烦的皱了皱眉,磁性低沉的嗓音响起,“过来。”

余柚眨了眨那双黑葡萄般琉璃的双眼,愣愣起身,这才发现自己身上居然穿的是……镂空的蕾丝裙,这要露不露的和没穿有什么区别?

这一刚来就这么刺激的吗?

完全不知道剧情走向的余柚不知道该怎么办,只能傻傻的照做,慢慢走到了男人身前,傻站着。

陆君时不满到了极点,“她们就是这样教你的?”

她们……?

余柚懵啊,什么鬼?秉着多说多错的理论,她决定不回答他的话,佯装紧张的哆嗦着身体。

刚满18岁的幼嫩人儿,皮肤细腻有光泽,没见过什么世面,面对陆君时这样的男人总会恐惧害怕,这样的反应才是真实的。

她的紧张取悦了他,陆君时也不计较她的不熟练了,只要是个干净的就好了,今晚他喝了不少酒,刚去洗了个澡现下酒后的劲好像上来了。

在水晶吊灯的光芒下眼前乖巧的女孩异常的合他心,顺着感觉他低头吻上了她,双手揽着她的腰。

余柚瞪大眼,傻了。

她被骚扰了……

口腔里都是男人嘴里的酒味,余柚回了点神。

他的手在干嘛?他怎么能……碰那里……

啊啊,他脱她衣服了……

系统……救命……

系统像是听到了她的呼救,脑子里滋了一下,传来了一道机械的声音,[他是反派陆君时,为了男女主能够和谐美满,宿主大大你就先委身下。]

余柚:“……”我淦!

……

再次醒来时,外面已经天光大亮,余柚浑身疲惫的一下都不想动,头顶上是男人清浅的呼吸。

她深呼吸一口气闭上了眼睛。

“系统,我是答应了要做这个拯救反派的任务,可你没说还要牺牲自己的啊?”

系统没有理她,只是说了一句,[环境可以,状态可以,准备接收剧情。]

余柚还没来得及反应,脑袋就是一疼。

眼前出现了一本书那些文字全都一股脑的冲进了她的脑海里,总结开来就是。

反派陆君时和男主同时看上了女主季沫,而季沫其实早就对男主萧航情深根种多年,萧航一对季沫表白,她就同意了,于是反派他爱而不得黑化了,而她寄宿到了一个刚满18岁极度缺钱在找暑假工的时候被一个女人叫住问她愿不愿出初次的炮灰女配,这个女配在书中只出现三次,一次就是陆君时看见她长得有点像季沫产生了点小心思,然后让人查到当晚就叫人送来了他房间,然后一夜她就怀孕了,怀孕了她就有野心啊,就想上位当陆君时正牌女人,可陆君时喜欢的是季沫啊,一心要拆散季沫和萧航,她嫉妒不甘就想利用孩子来让陆君时对季沫厌恶,于是乎就上演了一出季沫推她流产的戏码,当然结局是这个炮灰不得好死,陆君时一直得不到季沫他就想毁了她,然后女主就嗝屁了,萧航孤独终老,反派破坏了这个世界的平衡。

余柚就是被拯救反派系统绑定的任务者,来阻止反派破坏男女主的。

接收完了记忆,脑子里还是一阵一阵疼,余柚狠狠咬牙,“怎么这么疼?我可是新手诶,你就不能温柔点?人家新手多好,还有奖励什么的。”

[多谢宿主提醒,是有新手奖励的,现赠送新手大礼包。]

[满级演技*1]

[超级定位*1]

[装备已添加,宿主大大加油。]

余柚要吐血了,她是个专业演员,演技她有的,什么装备,鸡肋死了。

正在她吐槽的时候,一只骨节分明的大手移到了她的胸口。

她一惊,就要坐起,却忘记了自己浑身酸软,一下跌倒,身子埋入了一个宽厚温热的怀里。

“唔。”小巧的鼻子被撞的一疼,余柚一双灿若星辰的眼眸立马染上氤氲。

陆君时大掌扶着她的纤腰,刚睡醒的嗓音带着餍足的沙哑,“投怀送抱?嗯?”

这声嗯惹的余柚心尖一酥,身体又是一软,完全像个没有骨头的软面人。

细细摩挲着手下的细腻,陆君时心情不错,这些时日以来的不悦似乎都淡了些。

余柚乖巧的趴在他怀里不言不语,让他为所欲为,她红着脸低垂着眼睛。

过了好一会,陆君时才开口,“下去吧。”

声音淡淡的没有什么情绪,他似乎又变成了昨晚上刚见面时的模样,余柚嗯了声,乖乖的从他怀里退下来,身子裹在被窝里,她撇过脸不敢去看他的身体。

看着她的模样,陆君时忽然间就不怎么想走了,抬手捏起她的下巴,他凑近,唇贴着她的唇,“现在才害羞?”

不觉得迟了吗?

余柚身子一抖,放大的俊脸似乎更为好看了,闪烁着一双无处安放的眼睛,她嗫嚅道:“没……”

如果她脸上的红晕不那么明显的话这一个字还是有点可信度的。

陆君时离开她的唇,笑了一声,“我发现你挺有趣的,叫什么名字?”

“余柚,柚子的柚。”她道。

“嗯,跟在我身边吧。”他说。

余柚心口一跳,立马拒绝,“不行。”

陆君时双眸蓦地一冷,“你说什么?”

男人气场一开,很难让人招架得住,余柚顶着压力,倔强摇头,小声道:“我不是那种……你误会了,我还在上大学,不好意思。”

原来是当他把她当做那种人了,陆君时刚才的不悦消散了,他站起身准备穿衣服,一站起来浑身全曝光在余柚眼前。

那壮观的……

余柚啊的羞恼叫出声,钻进了被子里。

陆君时拿过衣服穿好,扣到定制衬衫的最后一颗袖口时,被子里的人还是没有把头钻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