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节选

武德九年,八月初三。

皇宫,太子别院。

“这个穿越,有点措手不及啊...”

李承乾闭目暗叹,消化着前身的记忆。

没错,现在的李承乾并非大唐的李承乾,而是来自后世的李承乾。

至于如何穿越,他不得而知。

同学的妈妈系列第一部刚刚加载完毕,还未来得及以纯艺术的眼光欣赏一番,他便是眼前一黑。

再次睁眼,已是来到大唐。

“这是一个不一样的大唐...”

通过记忆,李承乾得知,这个大唐与历史上记载的大唐有些出入。

好比他的年龄,正史当中,武德九年的李承乾不过九岁。

而这个时空的大唐,如今他已是十三。

但无伤大雅,终究是那个熟悉的大唐,些许出入不必在意。

“叮,恭喜宿主穿越大唐,系统启动完毕,奖励新手礼包,请宿主查收...”

令人惊喜的提示音适时响起,李承乾的脑海中则是出现一个礼盒影像。

“新手礼包发放完毕,是否打开?”

“打开。”

记忆消化完毕,李承乾毫不迟疑的选择打开礼包。

“新手礼包打开中...”

“恭喜宿主,获得战神模板...”

“吕布战力+1,融合之后,宿主将获得吕布体魄与所有武艺。”

“赤兔马+1,通晓人性,日行千里。”

“方天画戟+1,特殊材质锻造,锐不可挡。”

“玄银甲+1,特殊材质打造,通体亮银色,坚不可摧。”

“穿云弓+1,十八石硬弓,有效射程可达六百米,通体漆黑,特殊材质打造。”

“逐日箭+60,特殊材质打造,犀利无媲,穿透性极强。”

“叮,开启系统空间,部分奖励存放空间之内,可供宿主随时存取。”

“是否融合吕布战力?”

“是否提取赤兔马?”

简直就是豪华大礼包,李承乾深吸口气,压制着内心的激动。

“融合,提取。”

“吕布战力开始融合,融合完毕...”

“提取赤兔马,请宿主查收,提取完毕...”

融合吕布战力的过程很是迅速,不过眨眼之间,更是没有一丝感觉。

但感受着体内澎湃的力量,以及脑海中那些有关武艺的记忆碎片,李承乾清晰的知晓,他到底发生了何等的蜕变。

翻天覆地!

“唏律律...”

战马嘶鸣,赤兔不知从何处出现,走到李承乾身旁,用马头蹭着李承乾,倍显亲昵。

李承乾摸了摸马头,露出一丝笑意。

而系统的声音并未消失。

“叮:发布任务,突厥大举南下入侵,百姓惨遭屠戮,遍地焦土。请宿主远赴凉州,驱逐突厥大军,守卫大唐疆土。”

“任务可接受,可拒绝。”

“接受奖励:提升宿主三倍战力。”

“拒绝无奖励,无惩罚。”

“是否接受?”

李承乾眸子微眯,绽出一道冷光。

突厥么?

这些给汉人历史留下屈辱的畜生,当真该死。

曾几何时,李承乾也幻想过,若是回到历史中那些悲凉的时期,他定会奔赴疆场,不畏生死,以血肉之躯铸就汉人脊梁。

这个民族,是骄傲的,是不朽的。

历经战火,与世长存,李承乾因为自己的民族而感到自豪。

而那些屈辱的历史,则是他心中的不甘。

这不甘偶尔会化作怨念,让他愤恨生不逢时。

兴许是老天听到了他的心声,因此给了他穿越的机会。

生亦何欢,死亦何惧?

如今家国有难,我辈男儿,理应不惧生死,捍卫汉人荣光!

明犯强汉者,虽远必诛!

深吸口气,李承乾内心澎湃且汹涌。

“接受!”

提升三倍战力,也就是三倍吕布战力。

如此战力,怕是已于世间无敌,但千军万马的战场之上,依旧有丧命的可能。

更何况李承乾并无属于自己的军队。

将生死置之度外,方为男儿本色!

李承乾笑了笑,笑的舒心,且欣慰。

“叮;宿主接受任务,三倍战力开始融合,融合完毕...”

“请宿主迅速离开长安远赴凉州,一日内若不离开,奖励收回!”

“一日么?久了些...”

李承乾垂眸自语,随即豁然转身,回到房间之内。

须臾之后,他踏步走出,气势凌厉。

“好伙伴,随我去杀敌。”李承乾摸了摸马鬃,笑着说道。

“唏律律...”赤兔马扬蹄嘶鸣。

翻身上马,李承乾的眸光瞬间凛冽。

“驾...”

赤兔马扬蹄奔行,马蹄踏在青石板上发出铿锵之声。

宫门处,马蹄声隐约传入守卫的耳中,渐渐清晰。

“那...是太子?”

“太子殿下,您这是...”

“快停下来...”

守卫们大骇,连忙出声请求李承乾停下。

但李承乾不为所动。

他孤身一人,必须尽快离开长安,否则让李世民反应过来,怕是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当今皇帝,也就是这一世的便宜爹,定然不会让他离开。

“驾...”

李承乾催马疾行,赤兔马通晓人性,去势不减,更是加快许多,凶猛冲出皇宫。

“太子殿下,您去何处...”

“快,太子殿下私闯出宫,意图不明,快去禀报陛下...”

守卫们慌乱一阵,有人上马急急追了出去,有人则是迅速赶往东宫。

东宫,是李世民的居所,他刚刚登基,还未搬往大兴宫。

此刻的大兴宫,依旧是太上皇李渊的住处。

李世民刚刚登基,朝堂还未稳固,突厥趁虚而入,大举南下,令他震怒。

但震怒之后,则是无奈。

大唐建立不久,国力尚未恢复,即便是这长安城,可用之兵尚且不足五万。

如何与突厥抗衡?

近日的战报尽是摆在案头,一桩桩一件件血淋淋,他目光猩红,仿佛在战报中看到了那些在血与火中哀嚎的百姓。

他咬牙切齿,无可奈何。

“该死的颉利,不守承诺,朕恨不得啖其肉,喝其血。”

李世民愤恨拍击桌案,随即看向殿中的众多文臣武将,恨声说道:“尔等可是有什么法子,能解大唐之危局?”

与他相同,大臣们的脸上亦是愤恨难平。

但闻得此言,众人却是沉默以对,神色自责黯然,唯有捏紧的拳头正青筋暴起。

“陛下...”守卫惊慌的声音响起,急匆匆进来。

“陛下,太子纵马出宫,属下拦截不住,被太子夺门而出...”

“太子纵马出宫?”本就烦躁的李世民皱紧眉头,沉声问道:“他去了何处?”

“不知,属下已是派人追随。”守卫说道。

“嗯。”李世民深沉点头,哼道:“追回来之后,让他禁足三个月,莫要给朕添乱。”

“是。”守卫应道,转身离开。

李世民则是将目光再次转向那些大臣,与众人商议应对之策。

然而,守卫还未离开多久,便是去而复返,脸上的慌乱之色亦是更浓。

“陛下...太子他..他...”守卫咽着口水,颤声说道:“太子他出了长安,直奔北方而去,像是凉州的方向...太子的马神骏非常,属下们根本追不上。”

“什么?”李世民骇然起身,喃喃自语:“北方?凉州?”

“混账...”李世民怒喝出声:“他是去找死么,还嫌朕心不够乱么...混账...”

“陛下...”一个太监急忙进来,手中拿着一封书信:“这...这是太子殿下留在房间的。”

“给朕拿来。”李世民哼声说道,接过太监手中的书信迅速拆开观看。

这一看,他怔了,双眼迅速猩红,眸中有热泪翻滚。

“好儿子,朕的好儿子...”

李世民喃喃着,神情激动且担忧。

而在纸张上,赫然写着两行字。

“天子守国门,君王死社稷!”

“纵千万人,吾往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