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节选

“南小姐,你行行好,先跟我们回去,不要让我们为难好不好?”

小六哭丧着脸,薄爷发了追捕令,他们追着这小祖宗差点跑遍了七大洲四大洋,好不容易在A国赌-场把人堵住,再让她跑了的话,薄爷真会把他们大卸八块拿去喂狗。

南歌在这个赌场泡足了三天,运气不错,逢赌必赢,赢的筹码足够在南美洲买个漂亮小岛裸泳晒太阳,从赌场出来的时候高层感激涕零亲自欢送这尊大佛,再这样赢下去,他们这赌场直接关门大吉得了。

谁知道南歌才刚刚踏出赌-场大门,就让薄倾君的人给堵了。

就知道不能在一个地方停留超过三天,否则薄倾君的人必定上门,简直比她来大姨妈还准时。

“我说小六,喜欢我你就直说,这样穷追不舍, 会让本小姐很为难。”

南歌弯起如丝的眉眼,对着小六wink完了妖娆一笑,紧身的红色小背心勾勒着她盈盈一握的小蛮腰,那夺魂摄魄的一颦一笑简直是世间上最强悍的利器。

小六心如鹿撞,下意识闭眼退后一步,生怕多看一眼,不是缺氧而死就是被老大挖眼睛死无全尸。

“南,南小姐,有话好好说。”

而就在这时,看准地形的南歌借力边上的围栏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跃而起上了围墙,沿着墙头跑了几步再一个飞身跳下,摇曳的身姿在所有人来不及反应之前,消失在狭窄的巷子里,只留下一声挑衅意味十足的流氓口哨……

这等迅猛的身手,小六旁边的几个小弟看得目瞪口呆。

“六,六爷……”

又让这姑奶奶给跑了,小六咬紧后槽牙一脚往小弟身上踹过去,“还爷个屁啊,我都快成孙子了,赶紧追啊!”

完了完了,小祖宗又在眼皮底下溜了,再两手空空回去铁定被薄爷赶去养殖场剁饲料。

……

逃出生天的南歌心情大好,哼着小曲穿梭在昏暗的小巷子里。

哼,想抓她可没那么容易,南歌看看手里的汇票,撇撇嘴,可惜走得太着急,筹码还没来得及兑换,不然去买个地图上找不到的小岛裸泳晒太阳,看他们还怎么抓她。

一缕清淡的药香似有似无飘过来,南歌吸了吸鼻子,这味道怎么闻着那么熟悉?该不会是南映雪和薄倾君这个小古板都亲自来了吧?

紧接着,南歌感觉越来越不对劲,全身发软,意识也开始模糊,靠着墙连站都站不稳。

果然是南映雪配制的迷药。

“嘀嗒,嘀嗒……”

男人站定在她跟前,那股熟悉的药香越发明显,南歌在完全陷入昏迷之前,透过模糊的视线看到了男人呈病态冷白的倾城容颜,长相妖孽成这样的男人,这世间找不出第二个——

薄倾君,你大爷,居然跟本小姐玩阴的!

可惜,南映雪配制的迷魂药太霸道,她连嘴唇都蠕动不了,更别说开口骂人。

男人在南歌倒地之前,那只冰凉冷白的手及时扶住了她,垂下温度全无看不出情绪的绝美眼眸,血色全无的薄唇轻启:“睡了我还敢跑,长了腿真碍事,卸下来拿去喂苍狼正好。”

男人说话时贴近南歌的耳廓,威胁恐吓的话经他轻柔微弱的语气过滤,更像是久别重逢情人间的呢喃。

小六带着人马赶到,见南歌昏倒在男人的怀里,当场吓得直哆嗦:“薄,薄爷,南,南小姐她……”

男人把穿着极其省布料的女人往自己怀里拢了下,微微掀眸,露出女娲娘娘精心雕琢的绝美轮廓,薄唇轻启:“滚回去领罚。”

声音不大,语气还带着久病未愈的赢弱感,却无人敢置疑。

“是!”小六如蒙大赦。

看着薄倾君手里的姑奶奶,再想到他的身体状况,小六试探着开口:“薄爷,南小姐交给我们吧。”

薄倾君绝美的眼眸漫不经心扫过去,幽冷的眼神仿佛雪山之巅上冰封了千年的利刃出鞘,让人望而胆寒。

小六不受控制抖了下,满满的求生欲:“南小姐向来讨厌外人触碰,还,还是爷抱着吧,比较合适。”

薄倾君淡淡收回视线,垂下眸,神色无比复杂地看着怀中那张人事不知又美艳不可方物的小脸,再往下,绝美的眸危险眯了下,衣不遮体,伤风败俗,这小王八蛋怎么不干脆内衣外穿?

他暴躁地脱下西装往南歌的脑袋上一盖,眼不见为净,再瞟了眼那双会跑会跳的大长腿,真想现在就卸下来留给苍狼当晚餐,看她以后还怎么逃。

薄倾君托着南歌的屁股往上一抛,用抱孩子的姿势分开她笔直的大长腿,让她像个挂件似的挂在他的身上,小心翼翼抱起她,迈开步子大步流星往巷子外走……

……

——

作者有话说:

七七的新文,全新的故事,全新的角度,小撩精和高冷病娇的高能碰撞,歌尽倾君,希望能带给大家不一样的阅读体验,喜欢的宝宝请留个爪印,打个五星,鞠躬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