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节选

无月的夜,漆黑。

丹凤大陆凤栖山,落凤崖。

洛青诗被人“啪嗒”一声掷在地上,胸部撞在嶙峋突兀的怪石上。

令她“噗”地喷出一口鲜血来。

她已经感觉不到疼痛了,或者说这点痛跟被人生生抽出灵根的痛,比起来完全不算什么。

她努力抬起头,苍白的脸上上带着嘲讽的笑容,那双冰冷的凤目射出一道寒光望着身侧站着的人。

她的堂姐,洛锦绣。

嘴唇被鲜血染成一种妖异的红,洛青诗冷冷道:“怎么,不装了?”

洛锦绣蹲下身子,那张清丽无双的脸上带着一丝忧愁,眼眸里饱含哀伤。

“妹妹,你的灵根经过我心头血三年的蕴养,已经和我完全契合了。

你放心去吧,姐姐我一定会把这个变异火灵根好好修炼的。

这样,你也可以瞑目了。”

“所以,今日是你最后一次取我心头血,我已经没有活下去的必要了是吧?”

洛青诗的声音带着一丝颤抖。

不是因为害怕,是因为愤怒和恨!

洛锦绣无奈地叹了一口气,“妹妹,你总是这么聪明,所以才不会快乐呢。”

洛青诗仅存一口气,硬生生吞下一口鲜血。

“呵呵。你就不怕我爹回来找你和你爹娘算账?”

“二叔吗?

当年二叔把你送回凤栖山就离开找你娘去了,都十五年了他也没有回来过,你猜他还活着吗?”

洛锦绣歪着头,轻蹙眉峰轻轻说着,不知道的还以为她在为面前的少女担忧。

洛青诗闻言,沉默下来。

她那个被誉为丹凤大陆修道天才的爹,已经失踪十五年了,而她母亲到底是谁成了一个谜。

“所以,若是有来生,妹妹你一定要好好投胎,不要再投到一对不负责任的父母那里。”

洛锦绣拍了拍洛青诗的脸蛋,好像真的是在为她着想。

洛青诗紧闭双目,心中翻涌着无尽的恨意。

她恨那个披着伪善面纱的大伯!

在得知她是几千年未见的极品变异火灵根的时候,就开始一步一步地筹谋,最终觅得邪术将她的火灵根转嫁到了洛锦绣身上。

更是在三年中每一日都要从她心口上生生抽出三滴心头血,来蕴养被洛锦绣夺取的火灵根。

那被夺取灵根的痛,洛青诗连做梦都不愿意想起,却被深深刻在了她的骨髓之中。

原本失去灵根后就不能再修炼了,那日复一日被取心头血的痛楚,折磨得她想死。

可她的大伯为了让她不能寻死,生生打断了她的四肢,真正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其实,爹原本不想要你的命的,毕竟有你的心头血,火灵根会跟我契合得更好。

可谁让妹妹你不乖,那日正好让子真哥哥撞见了呢?”

洛锦绣惆怅地看着洛青诗,“啧啧,这张脸可真漂亮,如此艳丽。

即便是个残废也让子真哥哥都对你动了心。”

洛青诗心头一颤,想起那个白衣胜雪,清冷俊美如谪仙的男子,一时间有些晃神。

“啊!”

突然一阵剧痛拉回她的神智,只见洛锦绣葱白如玉的手上握着一柄精美的匕首,从她脸上划过。

匕首上的鲜血滴在洛青诗的白衫之上,点点绽开如红梅。

洛青诗痛得蜷起了身子。

洛锦绣再次在她脸上划下一道深深的刀口,开心地笑了。

“这样就没我好看了,真是开心。”

洛青诗紧紧咬着牙不让自己痛呼出声,用尽最后的力气说道:

“我诅咒你不得好死!”

洛锦绣把带血的匕首在她身上的白衫上擦掉血迹,站起身来,轻轻笑道:

“那妹妹可不会如愿了,姐姐一定会活得很精彩,和子真哥哥一起飞升上界的。

好可惜啊,你看不到了。”

洛青诗已经说不出话来,凤眸变得一片血红,死死地盯着洛锦绣。

恨!

好恨!

可是她已经没有机会报仇了。

洛锦绣仿佛再没了耐心,一脚猛地踢出,洛青诗的身体便犹如破败的布偶凌空而起,向落凤崖掉落而去。

——

作者有话说:

新书开啦 ,小可爱们看过来。保证不虐,超甜超爽。女主超可爱,还有一堆人宠着护着帮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