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节选

地球

网上忽然传出一段视频,有一道银光直冲天际,其内隐约可见一道银翅人影,扶摇直上,被人们引以为神迹。

而后,全球各地纷纷出现了各种神异现象,引发了前所未有的浪潮。

有人自家养的狗身上泛起幽蓝火焰,烧毁一栋别墅,有人自称曾经目睹地面被破开,有一白发道人破土而出,扬长而去,有人半夜被刺目金光惊醒,看到窗外天空之上有金色剑气回旋,将地面切割出一道道纵深的痕迹。

全球高层隔空会谈,顶尖科研人员集结,历时半年,终于检测出地球空气之中,多出了一种奇妙的元素,被称为灵气。

有研究结果表明,地球上曾经有灵气,但后来灵气枯竭,而今复苏,造就出种种异象,有人类突破人体极限,极尽强大,被称为修行者。

破旧的秩序被粉碎,重新建立起来的,是属于灵气复苏大时代的规则,一个全民修行的时代就此展开……

动荡之后,各国局势渐渐稳固,华夏有考古工作者从昆仑山脉深处挖掘出一块刻满铭文的石碑,破译出一种名为玄黄的修行法诀,高层建立北斗七宫,吸收全国少年天才入宫修行,传授法诀,自此之后,华夏英才辈出。

十年之后,华夏已经成为当世强国,有七大天关坐镇北斗七宫,可肉身破音障,罕有人能敌。

北斗七宫,天枢宫。

天枢宫为北斗七宫之首,坐镇在昆仑山巅之上,能够进入天枢宫修行,就相当于十年前的清华北大,更能光宗耀祖。

一名不怒而威的中年男子矗立在天枢宫尽头,举目望向天空,面色凝重。

“星空之中有异象,我有预感,有大事要发生了。”

“此事正映在昆仑山之内。”

他沉吟,眉头紧锁。

“我也有这种感觉,似乎天地间的某种枷锁要被打开了,灵气复苏从未停止,这十年的时间也不过是开始罢了,我有预感,一个崭新的大世要降临。”

在他旁边,一个须发皆白的老道从地下出现,缓缓说道。

“你我气冲天关也有三年多了,却难以寸进,这并不是我们的问题,而是这片天地。”

“今日之后,或许一切都会有转机,按照天书碑文记载,天关境之后,乃是化龙境,入此境者,可称大能!”

中年男子说道,语气之中隐隐有着一种期待。

“哈哈,天枢都动容了,看来今日要有震撼全球的大事发生啊!”

“不过,我刚刚从国外回来,那边倒是没有什么动静,或许这是一场独属于我华夏的大机缘!”

“此事究竟是祸是福还不好说啊,连我都算不出来!”

一道道身影从四面八方而来,齐聚在这昆仑山巅峰,如果有旁人在此,就会惊讶无比地发现,这些人,正是国内北斗七宫的七位宫主!

他们非但是代表着国内修行者的顶尖力量,更是在全球都具有很大的名气,气冲天关,肉身破音障,一人之力可敌千军万马。

而就在他们谈论之际,天色忽然暗了下来,太阳被月亮遮掩,变为黑色,周围有银光环绕,神异非常。

月亮把阳光勾勒出一个黑圆的剪影,而金木水火土五大行星环绕在太阳的身边闪耀,七颗星辰近在咫尺,是为七星连珠!

七星连珠!

在场七人无不是面色震撼,这种奇观在历史上所发生的次数也都是屈指可数,而更让人惊讶的是,这七颗星辰竟然暗合指向了地球昆仑之上。

哗!

一瞬间,有龙吟呼啸,天地动荡,在昆仑山最深处,有一道紫金色光芒呼啸而出,宛如一条蛰伏太久的神龙,直冲天宇与七星汇合,而后普照世间,笼罩了整个华夏的区域。

紫金神芒划破天地,宛如一柄利刃,冲破了天地间某种无形的枷锁一般,这种感觉就像是背负在身上的一座大山消失不见,尤其是北斗七宫的七位宫主这一级别的强者,感觉更加强烈。

这是破境化龙的希望!

天地枷锁不容化龙境出现,而今七星连珠打破禁忌,他们也有了更进一步的可能!

七人全都是激动无比,全身巨震,不可思议地盯着那昆仑山最深处射出的紫金神芒,那其中仿佛有一种无比威严的伟力,让人臣服,五体投地。

这一刻,没有人能够直视这道神芒,也没有人可以看得到昆仑山的最深处,有一双眼眸,缓缓睁开。

咔嚓……

昆仑山最深处,一处神异的空间之内,随着紫金神芒降世,这之中的一座石雕居然缓缓开裂,紫金神芒之中传出龙吟之声,尽皆灌注进入这石雕当中。

浩荡的紫金神芒涌动,竟然让整座昆仑山都有一种摇摇欲坠之感,而相比之下,普照到世间的那些紫金神芒,就如同九牛一毛,不值一提了。

但是即便这样,此刻在华夏范围内的所有修行者,基本也都完成了一次破境!

紫金神芒灌溉之下,天地枷锁已开,原本停滞不前的修为出现松动,大量修行者突破境界,变得更为强大,甚至有人当场气冲天关,迈入了天关境。

而昆仑山巅的七大天关境,同样是感觉到了化龙的希望,心中激荡。

虽然跪伏在地动弹不得,但依旧欣喜若狂。

谁都没有注意到的是,昆仑山最深处,石雕开裂,其中现出一名少年,面如冠玉,剑眉星目,气宇不凡,虽然只穿着一身简单的白衣,但却透露出一种与众不同的气度。

仿佛他生来便是要君临天下一般。

迈步而出,少年的眼神一片茫然,而当他看到天际之上的异象之时,这才全身一震,眼中缓缓出现了难言的神采。

“已经十万年了吗?”

“昆仑不在了,她……也不在了。”

少年沉吟,脚步踏出,走出昆仑山,傲立在天地之间,环顾着这一片山河。

此时,天际之上,七星连珠,紫金神芒如雨洒落,天地之间,亿万修行者无不跪伏,竟无一人能见到这少年。

“十万年后,我还在,那么,昆仑就还在!”

少年低沉呼喝之间,他周身的紫金光芒化作一条神龙,盘旋不止,只见这片天地颤动,整个华夏境内的名山大川竟然纷纷在此刻拔高,灵气翻滚有如浓雾化露,奇花异草疯狂生长,鸟兽虫鱼都再一次发生了变化。

世间的枷锁被打开了,一道道蛰伏太久的古老气息,逐渐复苏了过来。

泰山封禅地有紫气冲霄,道教龙虎山有神兽异象笼盖,峨眉山有剑气肆虐环绕,华山,武夷山,长白山……

蜇龙已惊眠,一啸动千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