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节选

第001章 呀,好滑

崇祯十三年,顺德府、河间府、大名府等地瘟疫肆虐,人死之无数。崇祯十四年,疫情进一步扩散,广平、顺德、真定府等地又起蝗旱,春无雨,蝗食麦,赤野千里,遍地饿殍。

同年,张献忠加速东下,克襄阳重镇,随即渡长江,合兵罗汝才北上。李自成则兵出山西,进入河南境内,陷洛阳,围开封,远近饥民揭竿而起,应之者如流水。

天灾人祸,坊间流言四起。

秋夜,顺天府。

“师姐,听说齐王朱慈焴是个大傻子,杀他真得好吗?”

师姐娇哼了一声,“就为养那个大傻子,一年要花费好几万两银子,这些银子若是分给饥寒交迫的百姓,不知能让多少人活命,你说该杀不该杀?”

师妹狠狠点了点头,“该杀。”

师姐为了更有说服力,又道:“那个齐王朱慈焴不止傻,还是个败家子,听说满城收购一些无用之物,什么猪皮、猪毛、松树油、树叶子,收些野菜什么的也罢了,那杜仲树的叶子又不能吃又不能嚼,收来做什么,不白白浪费银子吗?”

师姐越说越气愤,“除了收购这些无用之物,还到处招揽奇技淫巧的匠人,什么铁匠,木匠,臭皮匠,只要哄他开心,甩手就是几百两的赏赐。一个王爷,本该招揽天下英才,他却喜欢奇技淫巧之流,这样又傻又败家的狗王爷,你说该不该杀?”

“该杀!”师妹下意识的点点头,忽然觉得哪里不对,迟疑了一下,弱弱道:“师姐,那傻王爷这样花钱,那不等于把钱都分给百姓了吗?”

“呃……那个……”师姐有些语塞,支吾了半天,才狠狠道:“反正又傻又败家就该杀,杀了他就省好几万两银子。”

“……”师妹有些迷糊,“可是……杀了他,那些银子真得可以省下给老百姓……”

“闭嘴。”师姐羞恼成怒,小师妹蠢的猪一样,处处打她脸。狠狠瞪了师妹一眼,“我说该杀就该杀,没可是,不杀他难道去杀崇祯……呃,反正杀他就对了……”

师妹,“……”

……

师姐妹二人蹲在齐王府墙外嘀咕了半天,最终决定下来,傻王爷必须杀,谁让他姓朱,至于能不能省下银子分给百姓,就不是她们所考虑的了,她们又不是财神爷。

师姐贴着墙听了听动静,又抬头瞧了瞧,齐王府的墙高一丈有余,墙头是拱形琉璃瓦,以二人的身高,肯定蹿不上去,“师妹,我先送你上去,你再拉我。”

师妹点点头,“好!”

师姐拉开弓步,双手一兜,鼓励的向师妹点了下头。

小师妹边退边调整呼吸,感觉距离差不多了,又整理了一下面纱,就见呼吸一顿,杏眸微凝,开始助跑。

纤足连点,小腰扭动,“呀”一声,一踏师姐兜起的手掌,随着师姐向上一托,小师妹宛如蜻蜓点水,轻盈的跃起丈余高。

虽然小师妹的轻功未大成,但是身法很俊俏。随之玉臂舒展,提气收力,足尖着地,几乎无声无息。

“呀呀呀……好滑……”却不想下一刻,小师妹惊呼起来,连连扑棱了几下,“哗啦……”,瓦翻人落,小师妹不见了。

“……”师姐脑袋一片空白,僵硬了半天才回过神来,“师……师妹,你……你去哪了……”

“我……不知道……”小师妹完全一副我是谁,我在哪儿,我要干什么的状态。挣扎了一下,却上不够天,下不着地,有如落网的鱼儿,“师姐……救我……我好像掉陷阱了……”

“双儿,别……别喊……”师姐吓坏了,满脸的惊慌,“等一下,师姐马上来……”

师姐的轻功还是不错的,尤其在急疯眼的情况下,一蹿五尺有余,一把勾住了墙上的琉璃瓦,“师妹,师姐来……哇哇哇……呀……”话音未落,师姐连同琉璃瓦一起翻滚下来。

师姐好惨,琉璃瓦砸了脚面儿,两块圆溜溜的大鹅卵石又滚下来。

难怪师妹喊好滑,原来琉璃瓦是活的,底下还垫了鹅卵石,谁这么损,把墙头设计成这样?

……

小师妹被结结实实捆在了一把椅子上,直到此刻还一脸迷糊,她那么俊俏的功夫,怎么就滑了呢?

更奇怪的是抓她的人,都什么打扮呀,看起来好傻,脚蹬皮靴一身绿,圆溜溜的盔帽像瓜皮,腰间勒着猪皮带,皮带别着双响炮。

难道都是受了傻王爷的传染?

若是小师妹生在几百年后,自然不会有这样的想法了,一定能看懂这样的着装。

不知过了多久,外边传来脚步声,也不知来了多少人,那跑动声齐刷刷的,由远而近,感觉地面都在颤动。

“唰!”两个看守的侍卫瞬间身体绷紧,原地转身,“唰唰唰……”几步跑到门口,“啪”的站的笔直。

“立正……敬礼……”

“王爷好!”

“同志们辛苦了。”

随着这些人的动作和声音,小师妹身子颤了好几颤,就感觉脑袋嗡嗡的,浑身的神经都绷起来。

小师妹瞪大眼眸,呆愣愣的盯着门口。很快,一位眉清目秀的少年郎从门外走了进来,大概十七八岁,内穿软缎睡衣,外披一件银灰色裘皮大氅。

年轻男子进了门,上下打量着小师妹,半晌后,嘴角微微一勾,“呆萌呆萌,哪里像杀手,你们搞错了吧?”

年轻男子语气随和,温文尔雅,随即问道:“小妹妹多大了,叫什么名字?”

小师妹反射弧有些长,愣愣的盯了年轻男子半天才倏忽醒神,脸蛋一红,忙避开少年郎的目光,“我叫李……呃,我凭什么告诉你,我……我什么都不会说的,你……你……你想怎样?”

年轻男子莞尔一笑,“本王听说江湖儿女侠骨柔情,一向豪爽,就算刀架脖子眉头也不会皱一下,还会来上一句行不改名,坐不改姓。你不敢告诉本王,是你胆子小,怕本王吗?”

“谁胆子小,谁怕你,我叫李双儿,今年十六……”小师妹一激动,顺口自报了底细,可话已出口才意识不妥,一双杏目瞪得溜圆,恼怒的瞪着年轻男子,“你……你就是大坏蛋……”

“哈哈哈……”一帮人顿时被逗笑了,这小女刺客着实蠢萌了些,一看就是没什么经历的呆萌货。

小师妹心慌意乱,又羞又恼,边挣扎边道:“放开我,放开我,我……我……我要杀了你?”

年轻男子眉头微皱,“为什么要杀本王,说说理由,若是理由充足,或许本王会给你机会。”

“你……”小师妹有些反应不过来,给个充足的理由就让杀,不能吧?

小师妹眨巴着眼睛,心里暗暗琢磨了一翻,一时也想不到充足的理由,最后决定还是鹦鹉学舌好了,不管师姐的话有没有道理,总归是个杀人的理由。想到此,小师妹大着胆子问道:“你就是那个傻王爷朱慈焴?”

“大胆!”一众人顿时齐声怒喝,就算都知道齐王殿下脑子有病根,可谁敢指着齐王鼻子问?

年轻男子摆了摆手,似乎并不在意,“没错,本王就是朱慈焴。”

李双儿为了表现出底气,努力露出怒容,“你就是败家子,人人得而诛之,杀了你不知省下多少银子,救活多少流离失所的百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