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节选

盛夏时节,烈日炎炎。

香江1978,九龙公众码头,一群赤着上身的男人们,在一个又一个麻袋中挥洒着辛勤的劳动。

作为后世穿越而来的楚净,一时很难接受他们是如何眼睛里充满希望的,

因为,就在不远的将来,那个向钱看齐的年代,作为顶梁之柱的男人若是仅有这样的工作,是决计无法洋溢出这样的微笑。

得益于空前的航运业及地理位置,香江的航运吞吐达到了令世界惊叹的程度,赫赫有名的四大船王控制着庞大的货船量,在世界享有盛誉的同时也给予香江人大量吃饭的机会。

楚净这一世的父亲楚国强,就是九龙公众码头的一名搬运工。

不是正式员工,更没有五险一金,一个麻袋一港币,想来就来,想走就走,工资日结完全没有任何负担,相当自由。

已香江目前的航运及货量,根本不愁没有足够的货物搬运,赚多赚少全凭一把子力气,真真正正赚得是辛苦钱。

金乌西坠,月兔东升。

楚国强紧握手中的钞票,回望时再次泛起疑惑:连续几天都没有在儿子的眼中,看到那双渴求冰棍儿的目光。

回到租屋,楚国强熟练的登梯,从房角上取出半锈的铁盒,把今天赚到的一百二十六块钱放进里面。

按照惯例,每隔七天,这些钱会被楚净这一世的母亲包丽娟存进银行,若是没算错的话今天已经是第六天了。

清汤寡水的饭菜,却是前世吃不出来的味道,包丽娟在一旁偷看着楚净,面对突然间变得异常懂事的儿子,既高兴又有些落寞。

或许,为人父母,心里就是这样复杂,希望孩子会早些懂事,可懂事起来就让人有些心疼。

一心干饭的楚国强,早就发现了楚净的异常,不仅是这些天没有缠着发完工资的他索要冰棍儿,而是与他每次对视的眼神,没有了往日对父母应该的那份亲睐。

对于楚净来讲,这一世的父母极为陌生,虽然融合了前世“楚净”的记忆,但前世的灵魂经历了太多太多,全部由前世楚净坚韧的意志为主导,自然便少了对父母的敬畏之心。

父母当然要好好报答,但眼下最要紧的是要搞到钱!!

正因为经历过前世的波澜壮阔,楚净才更清楚钱的重要性,上苍既然给了他重来的机会,定不能像前世般碌碌无为。

眼下,大陆百废待兴,记忆中辉煌的鹏城此刻也不过刚刚起步。

1978年的香江,绝对是遍地黄金,楚净拥有太多太多影响未来的信息,可正是因为拥有太多选择反而有些迷茫,不知该如何选择。

最重要的是,楚净今年才十五岁,没有任何启动资金支撑自己计划中的未来。

都说最难赚到的是人生中第一个一百万,用前世王首富的话讲是“第一个小目标”,现在换算成后世的通货膨胀两者都差不多,楚净深刻感受到没钱带来的苦恼,更何况他现在一分钱都没有。

小小的四口之家,还有个住校的姐姐楚人美。

楚净也不清楚谁给姐姐取这么个作死的名字,暗自下定决心:等赚到钱在家有了话语权后,第一时间就要把姐姐的名字改了,不然每天睡觉都不踏实。

楚国强和包丽娟也不管楚净,像往常一样整理包丽娟白天收集到的信息,分析着香江的房价,还需要攒多久钱,等攒够了钱去哪里买房子。

与学习不好的楚净不同,姐姐楚人美在高中成绩优越,父母准备买房也是考虑到楚人美准备报考的香江中文大学,不想让姐姐继续住校。

楚净没办法说,等到姐姐上大学的时候,他就算混的再差学费也是不用发愁的,只是这些话没法讲,讲出来也没人信。

还有那个不让人省心的姐姐楚人美,居然要强的想要考取法律学院。

在香江这个遍地黄金的年代,乖乖听话考个工商管理不香吗?

可惜楚净人微言轻,再加上长期的没出息,一些关于后世的见解根本得不到父母的认可,甚至还被姐姐嘲讽为“痴心妄想”。

很快!!

这种情况很快就会过去,等自己赚到第一桶金这种情况就会改善,到时候非要让那个嘲讽他的姐姐清晰的认识到什么叫错误。

黄毛丫头年纪不大居然还敢嘲笑自己是个小屁孩?殊不知这个小屁孩的身体里,融合的是经历过信息大爆炸洗礼的灵魂。

一夜无话。

清晨,楚国强早早便到码头去上工,每晚听妻子分析过香江这不断上涨的房价后,都让他第二天搬运格外的有劲儿。

无论是盼望买房,还是楚净向他索要冰棍儿,都是支撑楚国强努力工作赚钱的动力!!

只是,楚净这些天,不仅没有向他索要冰棍儿,就连偶尔来码头打打零工的不太上心,也不再跟同龄人孩子们玩耍,更多的是一个人默默地在心底盘算着些什么。

本该活泼的年纪,居然活像个老银比,这很不好。

没心思管父亲的看法,楚净满脑子都是想搞钱。

同母亲吃过早饭后,楚净没有像往常一样出去乱跑,乖乖的在家等包丽娟忙完琐事,母子俩大眼瞪小眼的发呆。

包丽娟也是疑惑的不行,再次奇怪楚净怎么突然变得这么懂事。

只是,盒子里的钱已经近一千块,不存到银行让她和丈夫心不安,只能留楚净一个人在家去把钱存好。

“妈咪,你一个人去存钱太危险了,我已经快成年是个男子汉了,由我和去存钱保护家里的财产安全!”

天知道这么恶心的话,是怎么从自己嘴里说出来的,但效果还是很不错的。

感动的包丽娟,不知道有没有学过“引狼入室”这个成语,开心的带着存折和楚净直奔恒隆银行。

在面无表情的柜员,以及满脸乖巧的楚净陪伴下,将楚国强搬货的辛苦钱和自己兼职在面包店打工的薪水,全部存入到了银行账户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