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节选

楔子

2048年,人类建立了第一个火星智能机器人基地。

同年,地球突发异变,空间变得陌生而脆弱,超越音速的科技产品,都会破开空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热武器全部无法使用,原有世界秩序崩塌,内乱四起。世上分裂出800多国家,连年征战,全球交流几乎中断,科技水平严重倒退。

2060年,异变再起。地球上出现大量“重叠空间泡”,它们独立于现有空间之外,但又有光门连接两边。

地球生物可以进去,里面的异兽也能出来。不明能量泄露,所有生物都产生不同程度的变异。

内忧未平,外患又起,人类挣扎在如同末日般的浩劫中。

扛过前几年的大乱,终于建立起新的城市基地,依靠十米高墙防守,新的秩序脆弱地出现。

国家的影响力日渐衰落,豪门趁机崛起,以一个个城市为根基,在末世中发展。

在乱世中的人类,无形中被分成三个阶级:

逆行者,也就是异能觉醒者,百里挑一。他们去重叠空间泡中探索、灭杀异兽、寻找资源,让人类变得更加强大。是最危险最受崇敬的一群人,也是豪门争抢的对象。

异形者,能吸收异兽的天赋能力,强大的少数进入空间配合逆行者征战,大部分与城外的地球变异兽战斗。百人中也仅有两三位,他们依附于豪门,帮着守护、管理城市。

普通人在城内工作,维持城市的正常运转,提供人口基数。

科学家们总结,18岁左右去重叠空间泡,最容易觉醒异能。于是,每年9月1号,成年礼都在重叠空间泡内举行。

潜能开发异常凶险,虽能让人类强大,但很费命。百人去不足五十回,只有四五位能够成功,其他人尸骨无存。

华夏东洲城,据小道消息,是第一个发现重叠空间的地方,就在城外3公里,编号001。经过一拨拨逆行者的探索,这里成为最安全的空间之一。潜能开发时有55%的人能全身而退。

因此,新秩序下的豪门,有的会送子女到东洲城来觉醒异能。

今天是2071年9月1日,又一次成人礼将在1号空间举行。

曾经千万人口的东洲城,现在汇集了周边200公里内的幸存人员,也只剩300万。

今年约4万名18岁青年中,只有不到1万名有勇气进入。

那些在东洲城的大小豪门子女,全都走了进去。

孤儿们,大部分走了进去。

普通家庭的子女,绝大部分默默地参与到父母的工作中。

就算异变当头,人类的本性却依旧难以改变。

1.炸了还是没炸?

易晓和李破,是孤儿中的另类。他们从9年前搬来东洲城,就没见过父母,也没有他们的消息。

但生活在一起的有二叔,每天早出晚归,提供无忧的衣食。他们并不孤单。

二叔姓黎,却从来不让提及他,也不和他们一起外出。

而且,二叔好像是逆行者。他俩曾一大早偷偷跟踪过他,发现二叔的身手,比东洲城预备学院的逆行者老师还要厉害。

二叔唯一的缺点就是话少。三十来岁的人,比老头还闷。这次问他要不要去开发潜能,也让他们自行选择。

谁不愿当一位逆行者?尤其是在学校里一直孤儿待遇的他俩,自然选择参与。

重叠空间外有异形者守护,出入口像城门,只是有一道光帘遮挡,看不到里面。

进去是一片戈壁,一眼望不到边。靠近光门处,有一块平整的场地,近万人安静地盘坐等待。

外围站着预备学院的老师。他们都是逆行者,因各种原因受伤,疗伤恢复期间便来当老师。

异变后的世界,学校只分为两类。18岁前,主要学习曾经的科技文化、异变后的世界介绍、以及各种格斗和野外生存技巧。

18岁成人礼后,潜能开发者进入预备学院,其他人直接参加工作。

预备学院也只有两个年级,新生和资深新生。一年后不能到B级,就留级当资深新生。达到B级的人,编队参加清除城外变异兽。C级后组战队进入重叠空间。

“时间到。还有没有人要退出?”随着洪亮的声音响起,整片场地鸦雀无声。

“开始!祭源珠……”易晓看到正前方的一位中年老师,将一颗橄榄球大的黑乎乎源珠举起。

源珠是这个空间里的特殊物品,人们猜测一个空间只有一颗,是开发潜能的关键宝贝。

源珠里含有“金、寒、火、光明、木、电”等已知的异能,得到其一并活下来,就是逆行者。也包含各种异兽天赋能力,获取并幸存,就是异形者。

“火域加持……”

旁边的一位短发美女老师,双手一挥,天空变得暗红。

易晓体感温度上升了10度。这是火异能C级的手段,有助于源珠的特殊能力,让所有潜能开发者接收到。

“撒望晶……”

其余的老师,往场地中央抛撒黑色珠子,大小如玻璃弹珠。

望晶里面蕴含着浓郁的重叠空间的特殊能量,逆行者用异能可以激发和吸收,是目前世界上最昂贵的交易物品。

因为逆行者不可能一直在重叠空间中修炼,太危险。回到现实世界,如果要提升,望晶是必不可少的宝贝。

强大的逆行者才是人类安全的保障,因此,这种晶石被称为“希望之晶”,简称“望晶”。

望晶里的能量释放,天空暗淡下来。

易晓感觉到浑身的细胞都在膨胀,说不出的剧痛。

书上提到过,潜能开发是一个脱胎换骨的过程,没有任何捷径,唯有硬抗一途。

扛不住就炸,危险性就在此时。

剧痛的时间总是过得极慢,易晓不断用深呼吸缓解。

不知过了多久,听到“嘭”一声,有人炸了。血肉瞬间化为虚无,一条18岁的鲜活生命,消失得无影无踪。

如同推倒了首张多米诺骨牌,自爆声开始陆续出现,

易晓强忍剧痛,眼神已不能聚焦,恍惚中看到最前方,有一片白色流萤在飞舞。

社会的公平永远在纸面上。

前面区域,坐着豪门的子女。关键时刻,光明异能的老师出手保护。飞舞的白色流萤是群疗术,光明异能的C级技能。

走神感慨的同时,易晓赫然“看”到了自己。

从头顶三尺的位置,看到盘坐着的自己,一次次地在深呼吸,脖子上青筋尽显。刚理过的平头上,汗出如浆。

“灵魂出窍?”易晓大惊。肉体一旦没了灵魂,很快会自爆。

恐惧如潮般袭来,“完蛋了,要炸……”

他的灵魂只能眼睁睁看着肉身在倔强地坚持深呼吸,耳中听到各种纷杂的声音嗡嗡传来。

“苍天饶过我吧,我放弃……”有同学开始哀嚎。

“炸吧,我受不鸟了……”

“……最后一次机会,试试吧……”

“哪个?”

“光明异能的那位……”

“翠花,我爱你,下辈子再来找你……”

“电的概率高一点……”

“妈妈,我应该听你劝的……”

“快去……”

“探听到黎安的奖励呢?特么的……老子做鬼不放过你……”

“要碎了……”

……

大量的信息碎片,杂乱无章地涌入耳中,易晓看到同学们像放鞭炮一般不断炸响消失。

死一半的结果原本只是概念,身处其中,才知道如何惨烈。

“咦?”易晓的灵魂边上,突然冒出一道白色人影,光明异能的漾影人。

据说潜力开发后,逆行者脑海中会出现一道人影,异形者是一只兽影。科学家将之命名为“漾影”。

而白色,正是稀少的光明异能。具备治疗作用。

所知的六种异能中,金、寒、火比较常见,光明、木、电,一个比一个稀少。

只是,从脑袋里飘出来,算成功还是失败?

那个白色漾影人突然裂成一片片,就像镜子被大锤砸中。

与此同时,似乎有一团黑影冲向碎裂的白色漾影人。

不过这些易晓都来不及观察,他的灵魂体看到自己的肉身,“嘭”一下消失。

没错,确实是自己的身体。旁边的位置是李破,他还在坚持。

“居然是光明,我却在光明中死亡……”他猜测,白色漾影是他的异能,碎掉后,身体就炸了。

“从此再也不用努力!”易晓没来由的一阵悲哀,夹杂着些许放松,还有股要躺下休息的冲动。

于是,他躺了下去。看到李破的后背,依旧这么厚实。

李破是大块头,18岁,一米九,接近200斤。在学校里,两人是无敌打架组合。所有来挑衅的豪门子弟,都被他俩打得颜面全无。

随后,他习惯性地抬手要摸摸头发。

“呃……”易晓腾地坐起,那只手好像是自己的。心念一动,伸出的手如愿比成一个“耶”。

“偶娘咧,没炸?”一阵狂喜。

狠狠掐了大腿一下,痛得如此亲切。

心神集中到脑海,有一道灰色的人影。

漾影人出现,说明自己潜能开发成功。只是,怎么是灰色的?从来没听说过这种异能。

是炸了,还是没炸?易晓不敢确定。

看向左手腕,那里应该有一道几天前打架留下的伤疤。凑到眼前,发现整只手温润如玉,哪有什么疤痕?

还是炸了,大老爷们没这么好的皮肤。是幻觉。

正在此时,李破转过头来,“你开发出啥?”

“能看到我?”易晓期待地问。

“你以为你是鬼呀……”李破一巴掌拍过来。

易晓看在眼里,故意没躲,后脑勺一痛,脖子差点断掉。这厮的力量大了许多。

“傻了,真把自己当大头鬼?”李破吓一跳。

易晓露出灿烂的笑容,“没炸!”

随后看向光洁的左手腕,“炸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