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节选

柔和的晨光照着垂落在窗前纱幔,凌乱的衣服散落满地,旖旎的气息充斥着宽敞偌大的奢华套房。

压迫的沉重感,让苏尽欢感到窒息和难受,她昏昏沉沉地伸手推拒。

“唔……”好痛,脑袋传来剧烈的疼痛,苏尽欢慢慢睁开了被水雾弥漫着的眸子,一片狼藉的大床,散落满地的衣衫,还有浴室里传来沥沥的水声,无不提醒着她,刚才发生了什么事。

苏尽欢迅速掀开被子,低头看着一丝不挂的自己,伸手捂住嘴巴,清魅妖娆的眸子潋滟着震惊。

脑海里浮现了零碎的记忆,她昨晚在酒店参加同学的生日舞会,误喝了一杯掺了酒的果汁,她酒量很差,沾酒就醉,她本来打算去洗手间洗把脸清醒一下,却误闯了别人的房间,她恐怕永远忘不了自己当时扑倒在人家怀里的蠢样。

然后,苏尽欢巴掌大的脸颊瞬间血色尽褪,她发酒疯,主动亲了人家,还扒了人家的衣服。

难道说,是她强上了人家?

龌龊,她也太太太彪悍了,竟然做了很多女人都不敢做的事,也不知道那男人长得是圆是扁,如果是个丑得一批的抠脚大叔,那她得去跳楼了。

苏尽欢脸色发青地迅速掀开被子,正想翻身下床,穿衣服逃之夭夭。

浴室的门突然开了,一抹高大挺拔如松,浑身散发着强悍清冽气息的身影从里面出来。

“啊……”突如其来的惊吓,让全身酸痛无力的苏尽欢惨烈地从床上摔了下去。

地面铺着地毯,并没有让她摔痛,却让她丢脸丢出了天际,她想挖个坑把自己埋了。

苏尽欢迅速抱起衣服,把自己遮住,抬头望去,瞬间有种被惊艳到的感觉,他长得真好看,那一眼便让人沉沦的高颜值,还有那结实蕴含着力量的结实身材,特别是他那一双冷邪的黑眸,深邃如一泓黑暗的冰冷深潭,使人逐步深陷而不能自拔。

看他抬起了脚步,苏尽欢焦急地大喊:“你不要过来。”她抱着衣服迅速爬上床,躲在被子里迅速把皱巴巴的衣服穿上。

苏尽欢从被子里钻出来,看着男人手里拿着的支票簿,顿时一愣,随即心底愤怒,他把她当成什么了,出来卖的野鸡?

霍冽宸手一挥,支票飘落在苏尽欢的面前,她偷偷瞄了一眼,靠,竟然是整整的十万,出手真豪。

他抽出一根烟点燃,抽了一口,缓缓吐出烟雾,弥漫的雾色柔和了他脸上的犀利,优雅中透着一抹霸道:“你的技术太差,看在你让我愉快了一整晚的份上,这是给你的酬劳。”

过分凌厉的锐眸凝着床上惊愕的小女人,凌乱及肩的长发,慌张的小脸,看起来不及他肩膀的身高,还有那一双怯懦的水眸,不管怎么看,都像一只误入陷阱的小家伙。

美得让人想欺负,男人的心头不禁一紧,沉寂了三十年的死水,头一回被撼动了。

一整晚?

可怕可怕,难怪她全身痛得要命,苏尽欢震惊得瑟瑟发抖,她还活着,真是老天保佑!

“嫌少?”见她没有拿支票,男人眉头微蹙,眼底闪过一抹凌厉。

刚被他颜值俘虏的好感,瞬间消失殆尽,苏尽欢忍着牙痒痒想咬人的冲动,在凌乱的衣服里找到自己的钱包。

男人眯着深邃幽冷的眸子睨着她,她想干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