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节选

寒风呼啸,漫天飞雪。

三更已过,平日素来安静的冷宫此时却并不安静,那一声声痛苦而又隐忍的呻吟听得人心颤。

唐宓死死咬着帕子,有规律的吸气呼气。

她要生了,却没人替她接生,她只能自己来。

“吱呀”一声,刺骨的寒风随着被推开的房门吹了进来。

唐宓心中一惊,嘴里的帕子滑落:“谁!”

脚步声越来越近,一个人影罩了下来,看清来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