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节选

正值月色,阁楼上北漠依杆长叹。

“三天内,若再炼不出培元丹,今年初考,紫玉那毒妇必会再次发难,将我逐出慕华教。”

北漠眼神坚毅,握紧了拳头。似是上天有意配合北漠此时的萧瑟与落寞,吹来了一阵凉爽的秋风。只是这道凉风吹得北漠衣衫凌乱,长衫飘摇间令北漠更像“被无情遗弃在那缥缈虚无的混沌之中的一只孤鸿”。

北漠刚一转身,余光便瞟到一道黑影急闪而过。

北漠倏然回身,并未见有何异常。只以为是自己有些神经过敏了。

“实在是今晚炼丹,不容任何意外出现。故而,北漠特意等到了夜深人静的时候。大概只有这万籁俱寂的夜晚,才能让北漠完全的将心沉下去吧。”

北漠深呼一口浊气,走入房中,将房门紧闭。

屋中烛火冉冉,瞬间那火苗好似跳空了一拍。房间暗了一瞬,转而通明。

可就在此时,一位绝美的女子出现在北漠的面前,对着北漠微微一笑。

北漠看着那美人的笑容,实在魅惑,若不是美人那冰凉的玉手就掐在北漠的脖子之上,北漠必不会如现在这般的“冷静”。

那女子生的惊艳,如天阙之上的仙女下凡一般。微笑之时,一双明眸弯如月,虽然目光冰冷,却更显得她双眼清澈,极为传神。

“你就是北漠?慕华教的那个不能练气的废物?”

这女子举止粗暴,说话更是简单。不仅直接道出了北漠的身份,更是戳向北漠心中最痛之处。

“无法练气......”

这是北漠最“独特”的标签。在王域之中,几乎人人皆可修行,或因天赋高低,有人修行如乘风驾云一般,一日千里,有人修行如懒驴上磨,此生止步于练气境。

可如北漠这般,连吸纳灵气入体都无法做到之人,连练气都无法练气的,可当真算得上“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北漠丝毫不慌,双眼闪烁间,房间之中回荡起了阵阵溪流涌动的潺潺之声。

就在北漠试图召唤自己的天赋技能想要先发制人,可自己那时灵时不灵的天赋无疑又不灵光了,无奈北漠只得有些艰难的问道:“你是什么人?”

“果然是一个无法练气的的废物。”

那女子并未回答,而是更加轻蔑的说道。同时将手收回背在身后。一股缥缈出尘之意油然而生。

北漠冷哼一声,微瞥一眼,本想将头扭过去,以显他男子气概。

可不知是那女子故意而为,还是真的有些疲惫了。那女子无意间伸了个腰,那傲然的双峰自挺立之时迅速便占满了北漠的眼球。

北漠不由得倒吸一口冷气。

那女子穿着一身夜行衣,看的出并未精心打扮,可那一双勾魂眼,再加上被那黑衣勾勒出的玲珑曲线,令北漠这个自小就是从女人堆中长大的男子,都忍不住想要多看几眼。

“放肆!”

邪月见到自己刚才不经意的动作,竟然北漠露出那一幅色眯眯的样子。她不思是自己行为不当,反手就向北漠扇去。

邪月此生,最恨的就是臭男人对她流露出那种充斥着占有欲的目光。

“姑娘,打人不打脸!”

北漠意识到有人向他右脸扇来,倔强的他自知不敌,却还是冷峻开口,伸手去挡。

北漠的手在握上邪月的手腕之时,企图将邪月的手止在半空。可下一瞬,北漠整个人都被邪月一掌扇飞。

邪月刚才听着北漠的话,微微一愣,手中顿了半刻。再看向北漠那一双深邃的眼睛之时,立时就散去了半成的修为。这一切都源自刚才那刹那的对视,邪月心中产生了一瞬的迷茫。

“哼,刚才句话,倒还有些男子气概。”

邪月收手而回,缓步走到了北漠的身前,居高临下的打量着北漠,略显单薄的身板。

“筑基?”

北漠躺在地板之上,大口的喘息着,上下起伏的胸膛,可见其心中不平。

北漠虽然无法练气,但奈何“生性顽劣”,没少挨揍。邪月一掌已然超出那练气境太多,故而北漠可以大致判断,今夜潜入自己房间中的这个女子,修为应在筑基。

“还算你有点眼力见。”

邪月闻言,倒是高看了北漠一眼,有些赞叹的说道。

“不过,你这废物,难道真的是玄元圣体吗?”

邪月又仔细的打量了北漠几眼,很是疑惑的呢喃道。

下一瞬,不等北漠开口回答,邪月直接俯身,捏着北漠的领子将他提了起来,然后一指点在了北漠的眉心。

“啊!”

北漠痛喝一声。就在邪月手指落下之时,北漠突然就感受到了一股极为强大的吸撤之力,如有一涡旋在邪月的指尖。

一息之后,北漠的眉头紧锁,面色突然就变得惨白。有一滴鲜红的血珠从北漠的眉心飘出,落在了邪月的指尖。

“果然是玄元圣血。”

邪月确定了北漠确实是玄元圣体之后,声音却是愈发的疑惑。邪月想不通,北漠既然拥有着玄元圣体这样得天独厚的体质,他又怎会无法练气,成了一个实锤的废物?

这是命运在眷顾北漠的同时,又给他开了一个极大的玩笑吗?

邪月不禁为北漠感到惋惜。主要是这玄元圣体搁在北漠的身上,实在是暴殄天物,着实叫他给糟蹋了。

邪月看着那滴玄元圣血,缓缓的将北漠放下,犹豫少许之后,邪月直接将自己的手指伸入了她那樱桃小嘴之中。

玄元圣血初染邪月的嘴唇,邪月便感觉到一股极为舒爽的清凉,待北漠的那滴精血融于邪月全身之时,邪月已经多日不见增长的修为,却有了明显的增溢。

这种感觉令得邪月不禁欣喜,她将手指放入口中,反复来回的吮嗦着。

“你.......”

北漠看着邪月那副享受的样子,不禁刹然。就在北漠目瞪口呆之时。

邪月竟然在这房间之中翩翩起舞,如她在品尝到这世间最美味的珍馐之后,喜不自收,无法溢于言表,只得如此来抒发她体内的那股兴奋之情。

北漠看着邪月那翩然的舞姿,竟然发出痴痴的笑声。对于眼前的这个妙人,北漠竟然并不恨她。

甚至在一缕月色透过窗纱照入,洒落在邪月的双肩之上的时候,北漠眼中却泛出了异芒。

如同老鹰见到了小鸡一般。

因为,就在刚才,北漠在看着邪月那妖娆的舞姿之时,北漠体内血脉喷张,呼吸间,竟然有丝丝的天地灵气残留在了北漠的体内。

即便那残留的灵气连丝点都不足,但确确实实有灵气沉淀在了北漠的体内。

现在北漠体内的那种兴奋,竟令得北漠逐渐的迷失了在了邪月的舞姿之中。

邪月起舞之时,过于沉浸,此时缓缓睁眼,看到北漠那一脸的憨笑。她将手指从口中拿出,舞步不停,却是更加认真的舞动了起来。

如果说刚才随意舞动的邪月,身上带着那种“犹抱琵琶半遮面”的美感,那么现在认真起舞的邪月,身上带着的是“鸾回凤翥,矫若游龙”的青春与圣洁。

即便邪月未曾打扮粉饰,只穿着一席潦潦的夜行衣,但这丝毫无碍邪月的婀娜多姿。

“自古美人配英雄。”

“当然,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也是常有的事情。”

总之,不管将来如何,邪月的娇媚,今晚注定将独属北漠一人。

北漠紧握双拳,呼吸逐渐粗重,显然他还在极力的克制着自己。

可在面对邪月这种级别的美人,她的舞姿又带着那样赤裸裸的勾引之意,天下应无男人会不动心。一时还可自控,可......可要是邪月褪去了衣衫呢?

邪月双眼微眯,对着北漠魅惑一笑。尤其是右眼微眨,粉舌轻吐。北漠全身如过了电一般。

北漠实在不知道,这个女子到底想要做些什么。他是不想说,也懒得问。如此良辰美景,如此春宵一刻,说话实在是太过煞风景了。

北漠就站在那里,努力的控制着自己。让自己尽量站在一个纯欣赏者的角度,欣赏着邪月那动人的舞姿。可,殊不知,北漠那僵硬的面部表情,以及双眼之中的渴望,已经将北漠的心声完全出卖!

“拿下她,扑倒她,占有她......将她征服,令她心甘情愿的独付她的美丽。”

不得不说,邪月的魅力之大,令得北漠不禁就动起了歪脑筋。

邪月缓步而来,北漠嗅着那股迷人的香味,不禁舔着自己干燥的双唇。那完全出自一种本能。

邪月看着北漠那憨憨的样子,微微耸肩,而后右手滑落于腰间,摸上那束衣的腰带。

北漠曾多次那向腰带看去,若不是顾忌邪月那筑基修为,覆手间就可将自己杀死的力量。北漠可能早就冲了出去。

“男人可以不流氓,男人可以不浪荡,男人可以不风流。但要是那个男人要是放过了主动调戏自己,引诱自己的女狐狸精,那他一定是男人中的极品......败类.......”

北漠屏住呼吸,他生怕自己的呼吸会打扰到那女子接下来的动作。眼神聚焦在那女子的玉手之上。

邪月的手仿佛不仅仅是压在了自己的腰带之上,更拉在了北漠的心弦之上。

“只需要那么轻轻的一拉......”

暂不说是否能改变历史,但绝对可以创造新历史。那将是留存万古的乐章,奏着可撼洪荒的旋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