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节选

“安安,看看你都干了些什么,你还有脸睡!”

黎安安脑袋晕晕沉沉的,还未来得及睁开眼,就传来黎世雄气得颤抖的呵斥声。

她这才勉强睁开沉重的眼皮,眼前是黎世雄气得变形了的脸。

“安安,你怎么会在这儿?我昨晚从卫生间出来就找不到你了……找了半夜……今早黎叔派人过来查,才知道你昨晚和一个陌生男人在房间……都怪我,我昨天不该把你带来酒吧,更不该丢下你一个人去了卫生间……”

莫安茹说着,豆大的泪水又成窜落下。

听起来是满腹的内疚和委屈,实际上是故意把黎安安的不堪放大,更进一步地勾起黎世雄的火气。

怎么又是这糟糕的一幕?

她过完十八岁生日的第二天。

所以……她被莫安茹这对兄妹害死之后,又重新活过来了?

只是这老天爷可真是会挑日子。

挑了这么让她最为不堪的时间,被人灌醉,稀里糊涂被睡了,还被本就对她不感冒的父亲堵在酒店的房间里。

就是这样一个早晨,她再次上了头条头版,而罪行自然又加了一条,作风败坏的渣女。

就连和她从小有婚约的霍家也提出了要解除婚约。

黎安安还在消化上一世的不堪。

就听到黎世雄黑着脸痛斥道:“真是家门不幸啊,我就不该听你爷爷的话把接你回来!就应该让你在鸟不拉屎的地方,自生自灭才好!”黎世雄气得直跺脚,环顾了一下四周,没有什么杀伤力极强的‘武器’,就直接抓起手机向安安砸过来。

上一世她的头都被砸破了,血流满面,狼狈不堪。

吃了上一世的亏,这一世她慌忙偏了偏头,躲开了手机。

手机砸在了床靠背上,反弹到了安安的身边。

质量还不错,没被砸坏!

黎世雄见她躲开了,气得眼睛直冒火,“你居然还有脸躲,看我不打死你!”

“黎叔,你千万别和安安发火……要怪就怪我这个做姐姐的,昨晚没照顾好安安……才发生了这样的事情……”莫安茹赶紧拦着黎世雄。

趁着莫安茹拦黎世雄的空隙,飞快地抓过床头的浴袍,把被子里的自己裹了个严实。

时间来不及了。

她大脑快速地运转着,上一世,就是这个时候,继母刘淑静要出现了。

她的出现让酒店的门口马上就围观了好多人,这些人当中还有两个被继母刻意带来的记者,冲进来对床上已经懵掉了的黎安安一通狂拍。

而她的继母马上就哭天抹泪地喊着:“别拍了,你们都别拍了!这是些什么人啊,怎么跟来的……世雄,你快想想办法,千万不能让这丑闻漫天飞舞啊!”

上一世,一副仁慈模样的刘淑静边说,边扑过来,看似脚下一滑,实则故意绊倒,把她的被子扯下来,任由她被黎世雄砸得满脸是血的狼狈样子加上身上不堪的痕迹都被记者拍了去,为给她上头条,下了一剂猛料。

今天这样的事情,绝不会发生第二次了。

黎安安顾不得身上的酸痛,直接拿起黎世雄刚刚砸过来的手机,马上就跑进了卫生间,锁上了门。

果然,她刚进卫生间,就听到了莫安茹拍门的声音:“安安,你就出来和黎叔认个错……”

“世雄,安安真的在酒店和陌生人……”刘淑静还在煽风点火地问着。

“别说了……你们是些什么人,谁让你们进来的,都出去!”黎世雄到底是上流社会的人,他不想因为不争气的女儿,丢人丢到家,忙着遣散围在酒店门口,指指点点的人。

可这些人拍不到料,自然不会离去。

刘淑静母女也自然不会轻易让这一场精心设计的好戏流产,所以外边嘈杂声不断,就等着她这个主角登场呢!

黎安安拿冷水洗了一把脸,极力让她尽快地冷静下来。

上一世,她的厄运的种子,就在这一天种下了,本来回来的三个月就劣迹斑斑,经过这么一夜,更是成了名媛界的笑话,家人们厌恶的对象,霍家遗弃的未来少奶奶。

她看着镜子里濡湿的头发下,一张美艳动人的脸庞上,有些许的黑眼圈,脖颈上,还带着昨晚疯狂后的痕迹。

越发的气愤了。

那个该死的男人,占了便宜,居然跑路了,要她找到,必定让他断子绝孙!

黎安安气得咬牙切齿,一跺脚,脚下却踩到了一个硌脚的东西。

她低头一看,是一个吊坠。

她拿起来,是一条古法银质的链子,吊着一颗磨得锃亮的子弹头。

那个男人慌乱中丢下的?

黎安安眯了眯眸子,上一世太过慌乱,她没来得及来卫生间,自然也没发现这一重要的线索。

臭男人,死定了!

她顾不得研究这个,慌忙收起项链。

然后手机直接拨了一个号码,低声道:“大师姐,昨晚被人涮了,一大早就被困在一个酒店的卫生间,门外是刘淑静一家和记者等着看我笑话,赶紧找人解决一下!”

“被涮?我们家安安师妹都能被涮,我不是听笑话吧?再说,你不是和你继母他们相处融洽吗?”

“瞎眼了,轻敌了!”安安懊悔上一世她对失去十八年亲情的渴望,让她蒙蔽了双眼,让表姨一家钻了空子。

“那……你被堵在卫生间,有没什么损失?”师姐八卦地问着。

“被人睡了,人跑了,我被堵房间了,你要再不派人来解围,损失会更大!”

“好惨!那该死的男人,他们没逮着吧?”师姐问道。

“没有!”鬼知道莫安茹给她安排了一个多恶心的人!

黎安安一想起这个,心就在滴血。

“他们只是把你一人堵房间,那就好说!幸亏咱们的团队就在云城取景,我马上派个人过去给你解围……要是被我查出来侮辱我师妹的男人是谁,一定切掉他的家伙!”对面的师姐显然气坏了。

“对,查出来,切掉!”安安气愤难填,断然不会轻饶,“对了,记得给我带衣服过来!”

殊不知,安安话音刚落,正在某大厦开会的某人,重重的打了几个喷嚏,耳朵也微微烫着,是谁背后骂他?

助手白宸慌忙地上纸巾,“霍爷,您没事吧,是不是昨晚染了风寒?”

霍尊接过纸巾,想起昨晚,微微蹙眉,一阵不耐烦涌上心头,挥挥手,直接散会了。

——

作者有话说:

各位亲,瑶瑶初来乍到,多多指教,全文1V1,男女双强,双马甲,甜宠,强宠,花样宠!一定不会让大家失望,记着留下你们的小足迹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