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节选

头痛欲裂!

轿子里一身新娘服的江雯雯,抬手揉着额头。

她刚刚在做一台手术,一颗炸弹在头顶炸了,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此时这疼痛感是怎么回事?

轿子突然停下来,让她的身体更加不适。

“把她抬进去吧,你们随便玩!回头老爷夫人重重有赏!”喜婆掀开轿帘子,对着轿夫说着,一张嘴咧到了耳根子。

笑得十分恶心。

江雯雯这时才反映过来,随便玩的目标是她。

想她维和部队的军医,枪林弹雨中闯出来的。

竟然有人敢打她的主意!找死!

下一秒,江雯雯睁开眸子,面上染着寒霜,一把捏住了喜婆抓着轿帘子的手臂。

一根簪子直接刺穿了喜婆的手腕。

在她发出惨叫之前,江雯雯用盖头堵了她的嘴。

然后再无情的拔出簪子抵在喜婆的脖子上。

声音冰冷的对着几个跃跃欲试的轿夫说道:“你们,把轿子抬出去,否则,和她一个下场!”

喜婆的手腕汩汩冒血,鲜红刺眼。

整个人都颤抖着,却没有晕过去,就那样承受着痛楚。

几个轿夫哪里见过这样的阵仗,哆哆嗦嗦的抬起轿子原路返回。

此时江雯雯才清楚自己的处境,那一颗炸弹确实要了自己的命!

只是魂魄不死,借尸还魂到了与自己同名同姓的傻子身体里。

这原主是当朝太师的嫡女,今天是她和同父异母的庶妹一起嫁进镇南王府的大喜之日。

她为正妃,庶妹为侧妃。

她却被灌了毒药,带到了王府的偏院,这些人想将她毁了,以成全她的庶妹。

真是好算计,那么,她就让他们自食其果!

出了院子,绕了个大半圈,到了正门前。

片喜气洋洋,欢天喜地。

吹吹打打好不热闹。

另一顶八抬的花轿停在那里。

轿子里的新娘子正一脸娇羞的等着新郎来踢轿门呢!

“你们谁身上有火折子?”江雯雯扫了几个轿夫一眼,冷声喝问。

喜婆已经痛晕过去,被江雯雯一脚踢开,破布一样倒在了路边。

轿夫害怕,其中一个轿夫犹豫着拿出一个火折子,不知道江雯雯要做什么,有些惧怕。

这个女人真可怕!

江雯雯抬手抢了过来,在人们诧异的目光中走向了江岚岚的花轿旁。

王府里,青哲看着面上没什么表情,正在执笔写字的楚玉清:“爷,江家大小姐闹到府门前了!”

楚玉清停了动作,却没有动。

他坐在那里,身姿挺拔,侧颜清俊如玉,没有穿新郎服,只是一身素衣。

风吹过,束在头顶的带子吹到了面前,遮了他的视线。

他没有拨开,而是静坐着:“随她!”

青哲点头:“反正结局都一样!”

江雯雯打开火折子吹起了一簇火苗。

在人们没有反映过来之前,将火折子直接扔进了轿子里。

“啊……”本来等着镇南王来踢花轿的江岚岚却失声尖叫。

叫声凄厉!

因为轿子是木头的,里面更有大量的红稠。

沾火即着。

瞬间,火光冲天。

“快,救人啊!大小姐还在轿子里。”江岚岚的贴身婆子也懵了,怎么也没想到江雯雯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此时慌乱的大叫。

“啊,该死!”江岚岚顾不得太多,自己踢开轿子,跳了出来,她是想保持温柔贤淑的形象,可眼下,根本保持不住。

她没想到,江雯雯敢这样做!

心下恼恨,后悔当时没能把药量加大,直接毒死这个贱女人!

火势很猛,人群一阵骚动。

都吓得不轻,四处逃窜。

“贱人,傻子,你疯了吗……”江岚岚的随嫁婆子李妈妈暴跳如雷。

大声怒骂。

直接上前来,抬起厚厚的手掌就向江雯雯的脸上招呼过去。

虽然江雯雯是江府嫡女,下人婆子却是随意打骂,此时,王府门前就上演恶仆欺主的戏码。

江雯雯眉眼间闪过凌厉的杀气。

后退了几步。

看着李妈妈的巴掌拍过来,一个侧身避到了正在跳脚骂人的江岚岚身侧。

顺带抬手捉住江岚岚的手臂,推向了李妈妈,顺势在她的小腿上踢了一脚。

还沉浸在愤怒中的江岚岚还没反应过来,“啪”的一个巴掌就落在了脸上。

十分清脆。

在场的人都听得清清楚楚。

甚至都觉得,这巴掌一定很疼。

更是在江雯雯刚才那一脚的力道下,直接向前趴了过去。

李妈妈刚要去扶江岚岚,江雯雯顺势掷出手里的簪子,打在了李妈妈的手臂上,没能扶住江岚岚,让她来了个狗啃屎!

整个人趴在地上,十分狼狈!

“啊……”江岚岚发出一声惨叫,一张脸羞的通红,不顾一切的爬起来,抬手给了李妈妈两巴掌:“老贱人,你敢打我!”

李妈妈也吓坏了,一脸懵逼,顾不得被打得脸颊生疼,立即跪下来磕头道歉:“二小姐息怒,老奴该死,老奴该死!”

“这下,李妈妈出了心底的怒气了吧!二妹打残了你的儿子,你打坏她的脸,也算扯平了!”江雯雯一脸嘲讽的说道。

那些轿夫和喜婆,都是李妈妈安排的,江雯雯自然不会放过她。

相信刚刚那一番话说出来 ,这李妈妈一定活不到明天。

而围观众人笑了半晌,此时听到江雯雯说二妹两个字,也都低低议论了起来,不是说江家大小姐嫁进王府做正妃吗?怎么从轿子出来的是二小姐?

——

作者有话说:

小可爱们,新文来啰!五星好评暴富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