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节选

西西弗里咖啡厅。

宽阔的落地窗流转出灿烂光芒。

一女人长裙逶迤,懒散搅动着咖啡,临窗而坐。

随后,一贵妇大步流星进来,踩着高跟鞋找到那桌。

啪——

一张卡嚣张扔上桌。

“五百万,离开我儿子。”

贵妇自顾落座于咖啡桌的对立面。

她下颚微扬,脖子上的珍珠项链在苏媚脸上划过高光。

低眸,目光落在面前的咖啡上,冰美式,还算她识相,知道自己的口味儿。

不过,就算她再怎么讨好自己,都不可能允许他同自己的儿子继续在一起的。

端起卡布奇诺,苏媚翘起一根清秀尾指捏勺搅了两下。

慢悠悠喝了口,又舔了舔红艳艳唇瓣,这才不疾不徐地觑了眼过去。

“原来您儿子薛稷的爱情才值500万啊,这么廉价的吗?”

贵妇眼底掠过讥诮,果然是个见钱眼开的主儿,这次来替儿子分手,还真来对了。

啪——

贵妇又扔出一张至尊黑卡。

脸上的嗤讽和轻蔑令她三尺厚的粉都遮掩不住。

“一千万,和我儿子分手,并且不准再对他纠缠不休。”

慢条斯理饮了口咖啡,浓郁的奶香在唇齿间蔓延,她动作优雅骄矜,精致诱人的鹅蛋脸露出几分迷离。

狐狸精儿。

贵妇忍不住暗忖。

这样的女人怎配站在她儿子身边。

“这一千万足够你直播一辈子了,亦可保你下半生衣食无忧,你想好了再回答。”

贵妇俨然是有备而来,她早就调查过苏媚的身世,无父无母,大学毕业后,就靠着一张脸签入卡哇伊娱乐公司直播营生。

也是靠着这张三分像的脸被她儿子薛稷看上,当了替身。

不得不承认,但看脸,苏媚真的美。

像个狐狸精一样,以美色饲人,美貌即是她的原罪,过美则妖。

现在的女人只想着走捷径,傍大款找金主做三儿……然后不劳而获,这实在令贵妇不齿。

幸好儿子的官配白月光回来了,替身也该下线了。

儿子搁不下脸来说分手,就让她这个做妈的来当一次坏人。

慵懒随意地搁下马克杯,对面女人邪魅一笑。

“一千万吗?怕是不行哦,大妈。

在我心里,爱情是无价的,我爱您儿子薛稷的心更是无与伦比,您怎么能用金钱来衡量我和薛稷的爱情,这是对您儿子的一种侮辱。”

贵妇气的脸颤抖,‘凶’涌的波涛也跟着摇啊晃啊!

不知是被叫大妈气的,还是被她的爱情观煞的。

苏媚勾唇笑了笑。

她又不傻,跟着薛稷,到头来做了老板娘,还差这一千万?

这大妈以为谁都跟她一样脑子秀逗?

只要上位成功,她就是正宫娘娘,那什么白月光朱砂痣的,统统都是外面的女人,是小三,都得靠边站。

吸口浊气,贵妇就不信了,她真不为金钱所屈服?

气抖的手最后一次摸出钻石卡,重重甩在桌子上。

“五千万,这是我最后的底线,苏媚,你最好适可而止,别跟我谈什么爱情观,我管你真爱还是假意,拿了钱我们各自安好,否则……我可以让你不声不响从s市消失。”

苏媚是卡哇伊的当红女主播,只要她有心,一声令下,狐狸精立马凉凉,凉透的那种。

他儿子还说苏媚是真心爱他,可能拿钱处理不了,她不觉得。

先礼后兵,对薛夫人这种司空见惯的老手来说,没有钱解决不了的事情。

她儿子似乎对这个女人还有点留恋,毕竟跟了他两年,不求名利,任劳任怨。

她也差点感受到这女人是真心爱自己儿子的心了,她又表现出一副‘我的爱情无价’的架势。

但是下一秒,瞬间被苏媚啪啪啪打脸。

只见她快速接过三张卡,一股脑儿往包里塞。

是的,没看错,三张卡,都被她塞包里了。

似乎怕贼惦记,她还特意按了两下。

“薛夫人,您说您也是,早给我六千五百万不就完事儿了,偏偏要分期付款。”

她做出一副我大度我不跟你计较的样子。

“不过我这人比较好说话,有钱就更好说话。行了,我宣布,打从今儿起,我甩了你儿子,也会和他老死不相往来。”

在薛夫人呆若木鸡并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情况下,袅袅婷婷站直了腰。

“薛夫人,麻烦您回去跟您儿子说一声,以后啊,别做这种找替身的下三滥行为了,遇到我穷不跟他计较,要是遇到个脾气暴躁的,信不信分分钟拿刀砍死他?”

说完,挎包,取了外套,扭头就走,难以想象的干脆利落。

薛夫人精致的妆容险些垮塌。

她说什么?

她说是她甩了薛稷?

她说个屁,脸可真大。

分明是他儿子踹了她才对。

薛夫人立刻马不停蹄给儿子去了电话。

“聊崩了吗?我早说过苏媚爱我很深,金钱打动不了她,找时间我跟她好好谈谈。”

他的安安都回来了,苏媚自然没有留下的必要。

要是安安听到什么风声……

“呵呵!”薛夫人胸口剧烈起伏,眼神讥讽:“那狐狸精才不爱你,分明是爱你的6500万。”

想到一下子损失那么钱,薛夫人肉疼啊!

“什么?”

“是真的,一听说我要给她那么多钱,高兴的立马就要跟你分手,还说什么是她甩了你,她说个锤子。”

“不对,妈,你赶紧跟着她。”那头薛稷隐约不安:“万一她乱说什么话……”

那女人爱他的心令人发指,绝对不会这么轻易算了,还是说她又想出了新招?

办公室的男人一双薄唇腭裂开危险。

针对他无所谓,敢对安安不利,他不会念及旧情。

薛夫人被吓到了。

挂了电话就往门口追。

一服务生却伸手将她拦住。

“夫人,您还没付钱。”

“什么钱?”

“咖啡钱啊,刚那位小姐说,您买单,二百五十元。”

薛夫人脸都气歪了,她就没见过这么厚颜无耻的人。

不仅逃单,还是二百五,是在讽刺她吗?

猜对了,苏媚就是故意要讽刺她。

她坐车回家,手机来电通通不接,最后烦了,直接关机。

薛稷说的没错,苏媚真的爱他爱到天崩地裂海枯石烂非他不可。

那也仅仅是昨天为止的‘苏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