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节选

凌元国,青州城。

灼目的耀阳悬在天空正中,映照城中的每个角落。

炽烈的日光,使空气中的气息都变得烦闷起来,那炙热的感觉,让人心中的倦意油然而生。

然而,在这如此狂躁的天气里,元灵院的一间学室中,气氛却是欢愉的很...

这些学员似乎并未受到天热的影响,远远的,就能清楚的听到学室中,不断传来的嘈杂喧闹声。

“接下来,就轮到我们班进行幻魂觉醒了,突然觉得有点激动。”

“谁说不是,幻魂觉醒可是能改变一个人的命运,有谁不想成为幻师呢!”

“对了,你们最想觉醒什么系的幻魂?”

“当然是暗系幻魂,一旦觉醒成功,我就能一跃成为耀眼的天才了,把你们统统抛在身后,因此在我觉醒之前,来当我小弟吧,以后我罩着你们。”

听到那名少年的回答,众人为之一静,神情却是不约而同的一致,那模样,仿佛遇到白痴一般。

其中一名少年也是嘲讽道:“什么?暗系幻魂?你在这白日梦游?没睡醒?”

旁边的学员更是接连附和...

“没错,依我看,你还是去睡觉吧,暗系幻魂可是超稀有的幻魂,一万人中有一个就不错了,你要是能觉醒,母猪都能上天了。”

“是这样的,先排除觉醒失败的可能,觉醒暗系幻魂的概率大约是万分之一,不过,我感觉你觉醒的概率和你的智商一样,为负数,哈哈。”

“就算你能侥幸觉醒成功,不说那强力的暗系幻兽,仅凭属性晋级时,所需要的那比寻常系更昂贵的暗能石,就够你吃一壶的了,除非你有庞大的家族资源支撑,不然,就你那穷酸的家庭条件,谢谢,有被笑到。”

“...”

少年们的喧哗,争辩声不断。

就算是炎阳夏日中附带的那灼热到令人烦闷的气息,都无法掩藏住他们眼中的激动,兴奋。

但凡事却总有例外...

在一众少年畅聊的同时,位于学室后排的檀木桌子上,一阵不合时宜的打鼾声却在此刻顿然响起...

众人听闻后,顿时面露古怪之色。

要知道,幻魂觉醒可是能影响到一个人的命运,幻魂的属性,可是能直接关系到幻师自身的能力,以及拥有幻兽的战力。

一旦有人觉醒了稀有的幻魂,那么这个人的未来将一片光明,前途不可限量。

因此,几乎每个人的心中都抱有着某种幻想,他们都希望自己就是那个上苍眷顾,能觉醒出稀有幻魂的幸运儿...

眼下马上就要进行幻魂觉醒了,是龙是虫即将就能揭晓,这让众人的心中怎么能不抱有期待呢?

而在此时,居然还有人有心情在这睡觉,这让情绪激动的众学员也是有些疑惑。不过,当他们看到后排桌子上的一道身影时,眼神中不加遮掩的鄙夷之色顿时流露。

除此之外,似乎还隐约带有一丝因嫉妒而形成的不爽之意。

只见,在那边一个头发蓬乱,衣冠有些残破的少年,正趴在桌上酣然大睡。

众人看到这一幕,这才有些释然,而后议论嘲讽声,便纷纷响彻而起。

“这么重要的日子,你们看,沈晨这废物居然还有心情在这睡觉。”

“这不是他的日常吗?不过...这家伙平时不是挺整洁的吗?今天怎么这么邋遢?”

“这你们就不知道了吧,昨晚,沐兮冉和沈晨去沐府,半路刚好被王霸撞见,这不,就在今天,沈晨刚走进元灵院,就被王霸带着一帮人给堵了,然后就是一顿毒打。”

“爽,怎么不打死他,竟敢染指我的女神,真不知道我家冉冉到底喜欢这个废物哪点?”

“...”

嘲讽喧嚣声不断,就算距离学室很远,也能听得很清楚。

走廊中,一名少女缓步向着这有些喧闹的学室走近。

当少女听到学室中传来的嘲讽声时,娥眉也是微微一蹙,但她却并未感到意外,显然,这种场景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来到学室外,少女的脚步微微一顿,脸上也流露出一丝犹豫之色。

听着那对某人的刺耳讥讽声,她也是轻叹了口气,略作停顿后,最终还是不打算进入。

而就在她刚准备转身的时候,学室中突然传来一声惊呼。

“快看,是沐兮冉!”

随着那名学员叫喊出声,众学员像是受到某种莫名的牵引一般转头望去。

当看清那少女的容貌时,众人顿时哑然。

美!

太美了!

美到令人窒息!

此时,那些原本对沈晨的嘲讽之音,也霎那间消失。

众学员的视线,似乎都被那道靓丽身影深深吸引住了。

少女样貌极美,皓齿樱唇,白皙似雪的肌肤,加上那清柔而又淡然的气质,让人春心萌动。

尤其是那双动人心魄的眼睛,仿佛散发着无尽魅惑,让得学室里的少年们都看呆了。

“既然来了,还是进去看看吧,他之所以这样,可都是因为自己。”

少女暗叹了一声,眼神有些黯然,她没有再转身,而是迈步向着学室里走进。

在众人的注目中,她来到了趴在桌上睡得正香的少年身前,方才缓缓停下步伐。

“马上就轮到你们班进行幻魂觉醒了,别睡了!”

沐兮冉玉手轻晃了晃少年的肩膀,试图将他叫醒。

随着少女的轻唤,睡梦中的沈晨也有了一丝意识。

吵死了!

谁特么大晚上没事,吵人睡觉?

信不信给你一拳?

意识渐渐恢复,沈晨那有些混沌的脑海中也是一阵暗骂,他觉得有必要起来,将这个打扰到他睡觉的家伙打一顿。

要知道,休息日他可是熬夜整整打了两天的游戏,才好不容易把活动做完,刚躺下睡觉,就被打扰了,他恨不得一巴掌把这个人拍死。

沈晨有些愤怒,也有些恼火,他猛然睁开双眸,刚要发作,就看到一副精致到仿佛从画卷中走出的艳丽少女。

那绝美的容貌,让沈晨直接怔在了原地,而那尚还存留在他心中的怒气,也在这一刻涣然冰释。

此时,沈晨脑海中却生出了一堆疑惑。

这妹子是谁?

这女的是谁?

这小姐姐是谁?

沈晨疑惑的同时也察觉到一丝不对,因为他清楚的记得刚刚还是晚上,怎么转眼间,就变成白天了。

“梦吗?”

他抬头不自觉的往四周看了看,发现自己竟然身处一间充满古代风格的学室中。

而周围这些陌生少年的目光中,更是充斥着各种复杂的情绪,有羡慕,有嫉妒,更是有着丝丝恨意。

不对!这种敌视感绝对是真实的。

难道...

我穿越了!

沈晨眸光一亮,顿时露出了无奈地笑意。

要知道,沈晨可是对玄幻小说中的男主向往已久,没想到这种荒谬,不符合逻辑的离奇事情,居然会在自己身上发生,这让他也是哭笑不得。

沐兮冉看着表情怪异的沈晨,娥眉轻皱,道:“你没事吧!”

哈?

开局就送漂亮小姐姐,这不是妥妥的男主穿越福利局?

能有什么事?

沈晨面容平静无波,虽说心中有些激动,不过,他还是十分淡定的说了一句:“我没事。”

就在沈晨的话刚刚脱口之际,他的额头却在这时突然毫无预兆的痛了起来,伴随着疼痛而来的是一股如同潮水般涌来的陌生记忆。

随着记忆的疯狂涌入,沈晨的脑海里,似乎有锋锐的利爪在切割着,撕裂着,难以忍受的剧痛,让他那张原本俊逸的脸也变得面无血色。

疼痛如风暴般席卷,最终平息...

而那股不属于沈晨,却又刻骨铭心的记忆,也深深印刻在了他的脑海中。

通过这段没齿难忘的记忆,沈晨的脑海也彻底清晰起来,这一刻,他也明白了自己的身份,以及他与眼前这位艳丽少女的纷乱关系。

这少女名为沐兮冉,是青州城三大家族之一沐府的大小姐。

而沈晨则是一个孤儿,还是从未见过父母的那种!

从记事起,就被沐府收养,是沐兮冉幼年时的伴读。

十二岁那年,沈晨成功突破肉体极限,成为九级武者,而由于展现了出强大的武学天赋,于是便随同沐兮冉一起进入了元灵院修习。

最初进入元灵院时,沈晨可以说是同辈之中的佼佼者,不过,后来为了帮经脉受损的沐兮冉温养经脉,他的修为提升就有些缓慢了。

如今五年过去了,沐兮冉的经脉已经完全恢复,并成为了元灵院的第一天才,而沈晨的修为却还是始终停留在九级武者,并未得到进一步提升。

这五年的时间,也让沈晨从同辈中当之无愧的佼佼者变成了任人唾弃的废物。

而对此,他却依旧丝毫不在意,久而久之,就成了众人藐视的对象。

沈晨虽然在元灵院中受尽冷眼,但值得庆幸的是,沐兮冉却并未因此疏远于他,甚至还会给予他一些激励或宽慰。

不过,奇怪的是,沐兮冉对沈晨的态度时常会发生转变,有时温柔,有时也会变得如同陌生人般淡漠。

想想自己在元灵院的遭遇,原沈晨也就释然了,只要沐兮冉不嫌弃自己,他就觉得很满足了。

就在前不久,青州城的两大家族王家和沐家似乎达成了某种共识,准备以联姻的方式,寻求互利,而此次联姻的对象便是王霸和沐兮冉。

沐兮冉在得知这个结果后,却丝毫没有慌乱。

要知道,为了家族利益,从而葬送自己的幸福,这种人与傀儡没有区别。想让她屈身,基本不可能,至少,王霸还没有这个资格。

因此,沐兮冉对外宣称,她和沈晨本就是青梅竹马,而且早已和他有过几次不同寻常的夜晚。

此话一出,整个青州城的少年们都像是遭受了某种莫名的重击,那如同琉璃般的东西接连破碎,而且每到傍晚时分,城内有时还会出现奇怪的狼嚎声...

但实际上,那不同寻常的夜晚,是指晚上两个小朋友坐在一起看星星的故事...

最终,王家与沐家的联姻,自然也不欢而散。

从那以后,青州城的少年心中对沈晨或多或少都有些敌意,甚至还有一些因悲愤而导致的怒意,乃至恨意。

其中最恨沈晨的就要数王霸了,俗话说夺妻之仇,不共戴天,他怎么可能就这么轻易的放过沈晨。

因此,王霸今天动手时也就下了狠手,导致被打得奄奄一息的沈晨回到学室后,不久,便趴桌而亡...

而巧的是,二十一世纪的沈晨刚好在这时猝死,最终成就了他魂穿到这具身体中。

沐兮冉看着面露痛苦的沈晨,娥眉再次微皱,道:“真的没事?”

沈晨思绪渐渐清晰,他再次看向沐兮冉,不过,这一次却少了分迷恋,多了分认真。

其原因便是吃完瓜后的沈晨,对沐兮冉也有了一定的了解。

沐兮冉为了摆脱联姻,竟然不惜让人误会,造成这具身体的原主人被活活打死,从而让我穿越到这里,开启巅峰人生的女人,我真的想...

谢谢你吗?

沈晨的心情有些不爽,他抬头看向沐兮冉,笑道:“冉冉老婆,宝宝没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