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节选

紫藤峰上,仙雾飘渺。

“嗷呜呜——好疼喔——”

惨叫声划破了天际,不断的在天空中回旋,惊起了一片飞鸟。

卿卿卒。

享年五百零一岁。

……

【喂喂,醒醒醒醒。】

【快——醒——过——来——啦!!!!】

萝萝叫了个寂寞,慌了神:妈呀,不会这么倒霉,把人家小妖精砸的神魂俱灭了吧?!

然后它就看到萌出一脸血的小萝莉翻了个身,挠了挠后背,继续睡了——

睡了!

好家伙!

萝萝气鼓鼓的用宝贝萝卜戳了戳她的脸,一戳就陷下去了一个窝窝,看上去奶奶软软的很。

想嗷呜咬一口。

等等!

它可是一只萝卜啊!它怎么会有这种想法!

“嘿……嘿嘿……大美人儿……”卿卿呓语了两声,嘴角有可疑的水迹流了下来。

萝萝一脸嫌弃的把宝贝萝卜收了起来,搬来了一条小板凳,晃着两条小短腿,双手托腮。

盯~

“呜呜呜大美人儿,大美人儿不要跑~”卿卿在半空中挥舞着小手,极力的想要抓住什么,整只小妖精不安极了。

“唔。”卿卿猛地坐了起来,眼神游离,显然还没回过神。

萝萝见她醒了,兴奋的从小板凳上跳了下来,【你醒啦你醒啦!】

卿卿听到声音回过头,看到了一个和她一样大的小萝莉,疑惑的歪了歪头,“你是谁呀。”

【我叫萝萝,到下界寻找一个有缘人,如果你帮我完成任务的话,我可以答应你一个愿望哦。】

反正司命星君告诉它,如果想救回神君,它就要去寻找一个有缘人,找到有缘人的方法就是——把它丢下去,它砸到谁谁就是有缘人!

所以她就是它的有缘人!

“你好呀,我叫卿卿。任务?你说的任务是什么意思呀?”卿卿听到了一个超出她词汇量的新鲜词,眼神一亮,亮晶晶的看着它。

【任务就是……】萝萝挠了挠头,想了半天也不知道应该怎么解释,【唔……我也不知道哎,你愿意帮助我吗?】

卿卿想了想,想到大树爷爷告诉她,要做一个乐于助妖的好妖精,笑眯眯的点了点头,“好呀。我愿意帮助你。”

【真哒!咳……既然你回答的这么爽快,那我可以给你多加一个愿望,你有什么想要的吗?】萝萝攥起小手手咳了一声,小奶音故作老态。

“我?想要的……我想要大美人儿!”卿卿一脸希冀的盯着它。

虽然不记得梦中那个大美人儿的脸,只是隐隐约约的有些印象。

可那又怎样?

又不耽误她得到他!

萝萝挠了挠头,【就这?】

小世界里长的好看的多的是,一抓一大把,还有那一批一批的气运子,更是好看的天妒人怨,她想要多少大美人都能满足!

【可以可以,这个愿望我可以满足你,但你只能每个世界选一个,就连女尊世界也是如此。】萝萝觉得这不过就是一个随随便便就能实现的愿望,一点挑战性都没有,便没有上报给司命星君,直接答应了她。

不过还是考虑到小世界的制约性,如果在小世界里一下找很多,别说天道不乐意,说不定那个小世界的法律先不允许。

一个小世界一个大美人,就当是在女尊位面了,既平衡又没有一点毛病,它绝对可以满足!

“真哒!你可真是只好妖精!”卿卿高兴极了,一个没控制住,蓬松的大尾巴和毛茸茸的小耳朵就冒了出来,开心的摇了摇。

!!!

毛茸茸!!!

萝萝强忍住想要扑过去蹂躏的小心思,故作镇定的咳了两声,上前两步,把小肉手放在了卿卿的额头上,送她前往任务世界。

一阵睡意袭来。

卿卿迷迷糊糊的就倒下了,意识朦胧间感觉有人在rua她好不容易长长的大尾巴,很快她就失去了意识。

……

“贺卿卿,你死心吧!我喜欢的人一直都是阿笙,你也不瞧瞧你的样子,奶兮兮的,现在哪还有人喜欢小孩子。”

卿卿刚有了意识,就听到了一个令人反感的“公鸭嗓”,下意识的皱了皱眉。

然后又听到了旁边传来一阵阵的哄笑声,似乎是在给他鼓劲。

眼前一黑,头皮一麻,视线重新变得清晰。

环顾了一圈,更懵了。

这是哪呀?他们穿的衣服都好奇怪哦,还有他们旁边的那些黄色长条状的东西,他们屁股下面坐的是凳子吗?

【我来了我来了!】萝萝紧赶慢赶,终于在她刚想开口询问之前赶到了。

【卿卿你先不要说话!我们之间是可以用意识沟通的!对,别出声,千万别出声。】

‘喂喂,萝萝,你听得到吗?’

意识中卿卿用的是自己的声音,奶声奶气的,一听还以为是断奶没多久的小妖精。

【现在我把剧情传给你,你仔细的看一下,一会我告诉你任务。】

萝萝话音刚落,这副身体的记忆一股脑的在卿卿的脑海中展开。

原主是一个豪门贵女,刚出生就站在了别人一辈子也触及不到的终点。她家的企业遍布世界,说是全球的首富也不为过。

由于企业竞争的原因,原主被父母保护的很好,没有暴露在外人眼中,他们只知道贺家有一个被保护很好的孩子而已,而原主的父母为了让她有一个健康美好的童年,安排她在普通贵族学校上学。

原主也很乖巧懂事,把自己的身份隐藏的很好,可自从她认识了端木笙之后,一切都变了。

端木笙是这个小世界的女主,端木家族传承了数百年,她是端木家保姆的女儿,也是端木家的家奴,被赐予端木这个姓氏,而这个姓氏也是因为她打败了全部家奴才得以保留。

原主父母给原主买的别墅和端木家仅仅有一墙之隔,原主基本不同别人交谈,和端木笙认识也是因为她是她的同桌,每天上放学都会特意和原主一同走。

原主一直很寂寞,对这个没有被自己冷漠打倒的同桌也心怀好感,她根本不知道端木笙只是隔壁的家奴。

家奴是没有资格享受主人家权利的,她同原主一起走,也是想蹭原主家的豪车,用来维持她好不容易撑起的谎言。

原主,就是那个维持谎言的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