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节选

景渊二十年五月十五日,誉王夜展离奉旨迎娶莫云裳,东越国工部尚书莫郅之庶女。

世人纳闷寻常人家娶亲都是选取双日子,而誉王每次成亲都是十五。

誉王府听竹苑,一抹红色的身影闪进卧房,黑暗中隐藏的人纹丝未动,甚至有些怜悯地看着那纤细的身影。

一声箭哨划破寂静的夜空,须臾庭院便传来激烈的打斗声,偶尔有几支漏网的箭射进屋内,插在红木圆桌上的箭羽颤了几颤。

站在圆桌旁的莫云兮,赶紧闪到了屏风的后面,眼睛紧盯关闭着的房间大门,耳边充斥着兵器相碰的声音。

突然,门被踹飞,黑衣蒙面人刚想踏进房门,就被赶来的暗卫击退,无法再前进半分。

莫云兮透过山水屏风,看到庭院已经死伤无数,可黑衣蒙面人却没有撤退的打算。

忽然,门口的暗卫被一蒙面人踢进屋内,瞬间便断了气。

风驰电掣间,她只看到身后闪出一道玄色残影,撞倒屏风,与蒙面人相击一掌,蒙面人后退数步。

同一时间,墙边利箭射向玄色身影,只见他轻移脚步,那支箭便朝着他身后的莫云兮飞来。

说时迟那时快,旁边墙上射出的另一支箭,将那支会要命的箭撞飞,黑衣蒙面人如潮水般撤去,不留丝毫痕迹,如果不是满院尸身,都会让人觉得刺杀不曾发生。

惊魂未定的莫云兮,转头看向旁边的院墙,只看到一抹黑色的衣角消失在夜空中。

“王爷,这次是属下失职!”一暗卫跪在玄色身影后,拱手道。

“三十军棍!”声音冷冽无情,随后便消失在圆拱门外,只留下一道清瘦挺拔的背影。

这就是战神王爷夜展离,五年没有出现在世人面前,而莫云兮就只看到了一个背影,一个绝情的背影,而这个人就是莫云裳的相公。

“要不莫云裳不嫁呢!这样冷酷的人怎么会有人嫁!要不是墙头的黑衣人救自己,自己又成了一缕魂魄。”莫云兮气愤地摸了摸额角。

这是她前世的习惯。

这个莫云兮,不是那个“莫云兮”。

莫云兮,东越国工部尚书莫郅之嫡女。今天早上,被庶姐莫云裳打晕扔进花轿,代替她嫁给战神王爷夜展离。

可能是莫云裳下手太重,莫云兮一命归西,同名同姓的二十一世纪的中医小天才莫云兮,便魂穿到她的身上。

莫云裳之所以会找人代嫁,是因为夜展离的种种传说。

以前誉王夜展离丰神俊逸,年纪轻轻便战功赫赫,在诸多皇子中又最早封王,是东越女子最想嫁的男人。

可是五年前,他率军与漠北一战,身受重伤,自此便不再踏出誉王府半步。

有人传他腿部受伤,不良于行;有人传他身中剧毒,面容尽毁;有人传他手臂被废、性情大变……总之在世人眼里,夜展离已经不是那个风华绝代的战神王爷,而是冷酷无情的残废王爷!

他五年内被赐婚两次,两位正妃都没能活过大婚当晚,据说是被活活吓死的。

醒来的莫云兮本想来这里一探究竟,再谋出路,怎知刚摸进主院,便来了刺客,还险些丧命,看来是得好好盘算一下了。

“王妃,请!”一个十五六岁的黑衣少年拱手对莫云兮说,打断了她的思考。

“你要把我带到哪里?”清脆的声音略有些沙哑。

“王爷说,请您到旁边的望月阁休息。”说完,便走到前面带路,一副不愿多说的样子,莫云兮悻悻然跟在后面。

本该锣鼓喧嚣,宾客把酒言欢的誉王府,现在却是漆黑一片,鸦雀无声,只有孤零零的几盏宫灯在檐下摇晃,弄得走廊忽明忽暗。

莫云兮又被送到了她醒来的房间。

镂空雕花窗下的花梨木长桌上,依次摆放着宣纸、砚台、笔,桌角左侧的细长墨色花瓶里,插着一支栀子花,待放的花苞欲语还休。

大婚当天,连个喜字都没有贴,夜展离这是多么不重视啊!还是他也觉得自己的第三任王妃活不过大婚当晚?

她坐在圆桌旁,左手摸着额头,不知道在盘算些什么。突然,像是想到些什么,她急步走向铜镜。

唇若点樱,眉如墨画,双眼如秋水般清澈,一笑颊边显现两个俏皮的梨涡。

好漂亮的美人!

这是一张与前世截然不同的脸,前世的她也很漂亮,但英气逼人,有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感觉。而现在这张脸娇弱、让人心生怜爱。

只是额角有一道深深伤口,还隐约有鲜血渗出,莫云裳下手可真重!她随手从里衣扯下一长条,系在额头。红纱掩住渗血的伤口,她连眉梢都没有皱一下。

“莫云兮,你放心吧,这个仇我会替你报!你安心去吧!”

一丝笑容自嘴角荡漾开去,仿佛一夜之间千树万树花开一片,盛世无双,只可惜这倾城的笑容很快消失在青铜镜内。

一阵脚步声停在房间门口。

莫云兮一动不动地盯着门口,她不知道薄薄一扇门外是怎样的光景。她的手攥紧,又缓慢地松开,一个呼吸间她淡定了许多,只能见招拆招了!

“王爷,不进去吗?”

沉寂很久,久到让人觉得不会有人会回答的时候,一道低沉冷冽,犹如千年寒冰的声音传进屋内:“不要辜负了父皇的美意!”

随后,便传来脚步走远的声音,没有停顿,一如来时的无情。

莫云兮坐回桌前,为自己倒了一杯茶,吃了两块点心,右手食指轻敲桌面,显然是在想事情。

灯柱上的蜡烛忽闪几下,将她映在墙上的影子晃得支离破碎。

不一会儿,门被推开,一个十五六岁的英俊少年停在门口,他身着黑衣,望着莫云兮的眼睛里闪着隐隐怒气,但还是规矩地做了一个请的姿势:“王妃,请!”

莫云兮起身拂了拂火红嫁衣,缓步迈向门口。出门口时她瞥见门旁侍卫惊诧的眼神。

黑衣男走在前面,穿过一道拱门,经水中栈道,到了一座假山旁。

一阵风吹过,旁边的竹林传来沙沙的声响,假山一角挂着的灯笼摇摇欲坠,荒凉、寂寞。

莫云兮扫了一眼随风而动的灯笼,她瞥见今天的月亮格外圆。

为什么是今天大婚?她和世人一样困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