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节选

隋帝国,河南府。

大业十二年(公元616年)九月十日。

大运河婉如一条白玉飘带,蜿蜒曲折。

河水涟漪点缀、碧波荡漾;锦鳞游泳、清澈见底。

运河两岸金秋送爽,稻花飘香,垂柳依依,风轻云淡。

远处看:一排排装饰华丽的大船小船,簇拥着一艘巍峨壮观的龙舟,在宽阔的水面上,悠哉前行。

隋帝国掌门人杨广这个争议颇多的帝国之君,不顾三征高丽败绩;不耻雁门被围之辱。

更令人寒心的是不顾忠臣谏言,依然率领庞大的龙舟队浩浩荡荡向江都进发。

从此走上一条帝国覆灭之路。

一位年迈的老臣跪拜在龙舟的船舷上,面对衣着黄袍的杨广,极力劝阻道:

“老臣斗胆规谏,吾皇不可再次南巡。”

杨广游兴正浓,一见老臣太不识相,厉声喝道:

“刀斧手伺候,拉出去斩首!”

两名虎狼军二话不说,上前啪哧两拳打掉他的下巴,将这位老臣拖了下去。

只听“咔嚓”一声响,年迈老臣已经身首异处。

杨广一天之内,连续斩杀三位天朝老臣后,再也无人敢阻拦,龙舟队继续前行。

这一天拂晓时分,龙舟队行至河南的梁郡。

一位十六岁少年安静地坐在岸边一座山神庙前,看着豪华的龙舟队,自言自语道:

“我想穿越回大唐,竟然回到了隋朝末年,成了一位无业游民李绩?”

名字还是那个名字,年龄却从二十二岁变成十六岁,一下子年轻了六岁。

前世李绩是福大的历史系研究生,现在成了隋末的流民。

他后来是不是变民,自己还不好说,总之,穿越后,李绩要维持生计,不能等着被饿死。

穿越前,李绩为了完成毕业设计,昼夜翻阅《隋书》《旧唐书》《新唐书》,对于隋唐的历史还是略知一二的。

既然穿越了,那就索性陪着这些如烟云般过往的豪杰们玩个够。

李绩这样思索着,一看现在的环境,奶奶的,家徒四壁,一样值钱的东西也没有。

父母早在五年前就撒手人寰了,一个妹妹名叫李菲才九岁,也不知道被人牙子倒卖到何方去了。

他现在就像一个弃儿,寄居在一座破旧的关帝庙里,靠可怜的一点香火钱度日。

能给人看相的师父,一罐不满半罐咣当,因为看相不准,被人误以为是骗子。

前年,被河南府洛阳县叶氏家族派人活活打死,就剩下李绩孤苦伶仃。

他也哭过,也叹过,这种度日如年的日子何时是个尽头?

俗话说: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

山不转水转,也该李绩命不该绝。

这一日,杨广的龙舟队刚好停在梁郡,他就异想天开:

“武艺卖给帝王家,何不与杨哥套套近乎去。”

“叮!”

“宿主已经被时光隧道改命系统绑定!”

就在这时一个声音在脑海中响起:

“宿主:李绩;年龄:16岁;身份:相师。”

我去,我这么小,说我是相师,谁信?

师父六十八岁说会算命看相,结果还不是被人揍死,我还有什么希望吗?

时光隧道改命系统说明:

宿主可以按人出生时的年、月、日、时,分别用干支来表示,四组八个形成八字。

将干支转化成五行,利用五行生克关系来预测吉凶。

李绩知道,八字表达了人出生时太阳的位置,根据阴阳五行的原理,来推算人的性格与这种性格所呈现的人生方向。

“主线任务发布:改命成功一次,将获得丰厚的奖励。”

李绩心想,这穿越可是命运逆转、乾坤颠倒、时光倒流,难道真能改命?

李绩一愣神。

心中则默念了一声系统的名字,眼前霎时浮空出现一个水幕界面:

宿主:李绩

年龄:16岁

技能:无

物品:无

……

“哎呦,这个改命任务有点意思,我现在不仅一无所有,而且还是个废物,身无一技之长,啥也干不了。”

李绩琢磨着系统任务的内容,没有更多的提示。

无外乎就是靠着自己的历史知识储备。

结合前世的实践。

来个先知先觉。

从而提高技能、抬高身价、获得信任,这就是改命成功了。

他还想到了前世那个搞笑的小品《卖拐》。

那位大师忽悠一下,居然把人家的好腿忽悠瘸了。

他脑海里有点乱,前生后世很多信息有点杂糅。

系统:“……”

忽然,李绩觉得这系统有点宕机。

宿主这个阅读理解是不是有点问题,这已经是有点顺着欺蒙拐骗的方向发展了。

而此时,李绩感悟到自己已经完全理解了系统的改命真谛。

他学着师父生前的样子,然后一双小手背在身后,摇摇晃晃地走出山神庙。

他抬头望向停靠在运河岸边的龙舟队方向。

或许……

可以找天朝掌门人杨广聊聊天,改变一下自己的命运。

想到这,李绩便挑起黄布招牌,有模有样地向岸边闹市走去。

近距离看:杨广的龙舟队征集拉船的纤夫就有八九万人之巨,有九千名纤夫来拉龙舟。

这些人的吃喝用度都是沿途官员供给。

龙舟队一旦停靠,三五天可能走不了,杨广一旦高兴,停下来十天半个月也有可能。

李绩刚想凑近河岸,一队巡视的卫兵大声的呵斥道:

“小孩子快离开!小心项上人头搬家。”

“我操你大爷,看都不给看。我何时才能见到杨广?”

李绩嘀咕着向后退去。

啪!

一个斜眼卫兵走过来,照准李绩的脸就是一巴掌。

“麻蛋,你骂谁?圣上的名讳也是你小子叫的?找死你。”

砰!

李绩也不是饶人茬,他一抬腿,啪哧一脚踢在斜眼卫兵的裆部。

那个卫兵没料想一个孩子会跟自己动手,顿时面色蜡黄,额上汗珠子直冒,他痛苦地喊道:

“你们愣着干甚,抓住他,给我往死里打!”

李绩被十几个卫兵团团围住。

接着就是一阵雨点般的拳打脚踢。

李绩一个少年,手无束鸡之力。

他抓住一个卫兵,不管三七二十一,又撕又打。

噗!一声闷响,李绩的脑袋被重重一击。

李绩刚要反击,意外却发生了。

——

作者有话说:

这是一部架空历史的小说,让我们共同见证一位历史奇才的传奇人生。新书发布,欢迎收藏、评论、打分。作者拜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