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节选

北市。龙国科学院。秘密接待室。

“主……”余行舟看着对面慈眉善目的老人,才一开口,便是被老人给止住了。

“这里没有外人,就不要这么客气了。咱们龙国能否早日研制出碳基芯片,打破西方光刻机的封锁,弯道超车,可全指望着你呢!”

慈眉善目的老人说着竟然是起身冲着余行舟郑重鞠了一躬。

一旁的随行人员都是惊掉了大牙!老人何等身份,竟然给年纪轻轻的余行舟行如此大礼!

余行舟也是脸色一变,连忙是挪开了位置:“使不得!”

“应该的。不单单是这个保密项目,更是我对你们一家三代给龙国的贡献的敬意。这是你们应得的,整个龙国人民都欠你们的!”

余行舟刚想说什么,又是被老人给打断了——

“对了,听说下午你要去参加针对碳基芯片技术的研究经费拨款的专项会议,因为这个项目保密级别太高,不能太张扬,系统内有些人不了解情况,也许会有些阻碍,只能委屈了你们一个个流程慢慢来了。”

“而且你们的项目目前也存在很多争议,下面很多反对的声音,毕竟许多人不看好短时间内你们能真的做出来,觉得是浪费资源,不如稳扎稳打,集中精力发展硅基芯片。工作上可能会遇到很多问题,尽量克服一下。实在解决不了,可以随时提出来!”

余行舟笑了笑:“姜伯伯,该走正常程序的还是正常走吧。况且大部分手续都走完了,只等着最后那边批准签字就行了。您还有那么多事情要忙,不用为我们操心。”

老人起身拍了拍余行舟的肩膀:“我也知道你们不容易,目前国内搞科研的人员薪资相对偏低,以后会慢慢好起来的。”

说着老人又是关切了几句,便是带着几十个随行人员匆匆走了。毕竟他每日的行程都排得满满的,能够挤出这么一刻钟时间顺道来看看余行舟已经是很不容易了。

送走了老人之后,余行舟的手机却是响了起来。

“喂,哪位?”余行舟接了手机。

“你就是余行舟?你女儿有问题,十分钟之内马上赶到佳音琴行,否则后果自负。”那边传来一个颐指气使的声音,也不等江衍回答,便是冷漠地挂断了电话。

余行舟皱了皱眉,最近确实太久没关注女儿了。趁着中午休息的时间,驱车一路赶到了女儿所在的佳音琴行。

刚一走到女儿余衍秋所在的训练场地,便是听见了一连串的奚落声,一个梳着双马尾的女孩正站在墙角低声啜泣,正是余行舟的女儿余衍秋。

另外一个小男孩则是冲着她做着鬼脸。

说话的是个年近四十还没有结婚的中年女人,头发梳得一丝不苟,脸上带着几分刻薄,一双不算大的眼睛里不时闪动着严厉的光芒,正是琴行的教练。

“你爸爸挣多少钱哪?别怪我瞧不起你,郭壮他妈妈挣得比你那个穷爸爸五十年挣得都多。就这也敢来我们这学琴?”

“郭壮他父亲可是九兴集团的高管,母亲是知名大V,粉丝百万。家庭年收入过千万的,你让人家郭壮欺负下怎么了?你可不要破坏班级和谐。”

“也不掂量自己几斤几两,你说说你配来这里学习吗?我能接受你已经是大发慈悲了!”

“想必你爸爸在职场上也是整日被欺负的垃圾,穷人一辈子是穷人,咸鱼还想翻身了!”

“不许你这样说爸爸!爸爸他是大英雄,不许你这样羞辱!”余衍秋第一次鼓起了勇气,直接怼了过去。

“还大英雄,我还真没见过年收入区区几十万的大英雄,笑死个人了!”中年女人毫不留情嘲讽道。

“年收入几十万,真是羞死人了。劝你早点退学吧!”郭状这个时候也是伸手划了一下自己的脸。

余行舟走了进来,看也没看中年女人,走到余衍秋面前,扬起了一个明媚的微笑:“没事,爸爸来了。”

“哟,正主终于来了呢。”中年女人似乎对于余行舟极其不满,见余行舟年纪轻轻便有了这么大个女儿,此时说话更是阴阳怪气的:“年纪轻轻就这么大一孩子了,钱赚的不多,人品倒是差得很。”

余衍秋还没说话,那中年女人指着那名叫郭壮的小男生,又是开口了:“不就是被郭壮塞了个虫子进衣服里去了吗?被孤立这是难免的事情。小孩子的事情,大人就不要跟着瞎掺和了。”

余行舟站起身来,径直走到了郭壮面前,目光冰冷道:“赶紧道歉。”

“给她道歉?凭什么?一个穷鬼个穷鬼的孩子,也值得我道歉?你们也配吗?”郭壮双手叉腰,有恃无恐。

余行舟懒得废话,扬起手就是一个巴掌,直接将小男孩给扇哭了:“你家里人教不好你,那我便代为其劳了!“

“你……”中年女人气得说不出话来,她以前只觉得这个男人无能,可没想到这个男人这么不要脸,对着小孩子都下得去手,我去让我老板来,敢在他的地方闹事,让你横着出去!”中年女人指着余行舟,趾高气昂:“你就等着被打残吧,我老板最恨那些不长眼睛冒犯他的人!”

却在此时,一道轻飘的声音传了进来:“哟,在我的地方闹事了,还想全身而退?”

随着声音一起,走进来一个脸上有一道疤痕的年轻男人,一身寒气,一看就不是个好招惹的存在。

中年女人好似看见救星一般,大步流星奔了过去:“老板,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穷鬼,竟然敢在这里闹事!”

然后她便是将经过简要说了一遍,越说那刀疤脸脸色越黑。

下一刻,似乎再也听不下去了,他直接是怒吼一声:“你算个什么东西,也敢这样对待余先生?他赚的钱少怎么了?以他的能力,想要赚钱分分钟的事情。 你能拥有如今的安稳生活,有一半都是余先生一家赐予的!”

说来也巧,这刀疤脸竟然是余行舟初中同学,知道余行舟家里的一些情况。他平时虽然很横,但是是非分明,如此英雄一家,是能够用金钱看轻的?

中年女人一脸不可置信,不明白为什么老板突然发火,更不知道老板说的自己现如今安稳的生活有一半是余行舟赐予的什么意思,她只觉得脑袋嗡嗡作响,一片空白。

刀疤脸自然不会和她解释什么,吼了一句:“你明天不用来了。”

然后便是走到余行舟面前:“好久不见啊。”

余行舟礼貌笑了笑,寒暄了几句,又是道了声谢,约了有时间一起吃饭,便是牵起余衍秋的手离开了。

“赶紧滚,别再脏了我的眼睛了!”刀疤脸又是恶狠狠看了一眼中年女人,便是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