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节选

魔都。

一座六十六层的写字楼,第二十二层的一个办公室里。

一个中年发福又头顶地中海的男人,正在毫不留情地痛骂着一个26岁的年轻小伙。

“吴谓,你就是一个垃圾你知道吗?垃圾!”

“这点小事你都做不好,你说你还能做什么?让你刷马桶,那都是对马桶的侮辱!”

“你这个垃圾,你这坨烂泥!”

中年地中海男人越骂越激动,最后一把抓起办公桌上的一沓文件,狠狠地砸向吴谓。

吴谓早就料到会有这么一幕,头一撇,躲了过去。

“你无所谓是吧?我告诉你,你被fire了!”

“现在,立刻,马上给我滚!”

“别让我在公司再看到你!”

吴谓已经不是第一次被老板找茬了,次数没有10次,也有8次。

呵,我不就是撞见你和销售组的冯小莉在办公室干坏事吗?

早知道你这么针对我吗?!

我当时就该给你拍视频,广而告之!

糙!

他在心里已经把这个老板摁在地上摩擦了无数次。

可是,当他听到地中海老板说要炒了他的鱿鱼的时候,他还是愣了愣。

“你说什么?!”

地中海老板再一次怒吼,“我说,你已经被fire了!被炒鱿鱼了!听明白了吗?!”

“糙!”

吴谓终于忍不住爆了粗口,“马歌璧!我不就是看到了你和冯小莉在互相摩擦吗?!”

“我又没有告诉别人,你TM一直针对我也就忍了!你现在竟然还要炒我鱿鱼?!”

“你信不信劳资......”

啪!

吴谓还没说完,马歌璧已经气得一巴掌拍在了办公桌上。

“住口!”

“我不管你说什么,你今天都要滚蛋!”

啪!

吴谓气不过,也一巴掌拍在了办公桌上,把马歌璧吓了一大跳。

“你炒劳资鱿鱼?劳资还不干了呢!”

他说着又拽下来脖子上的工作牌,然后一把扔在了马歌璧脸上。

“谁爱干谁干,劳资不干了!”

“马歌璧,滚你娘的蛋!”

马歌璧被扔了一个措手不及,反应过来的时候,吴谓已经离开了办公室。

吴谓走出办公室,吼了一声。

“冯小莉,马歌璧叫你进去一起摩擦!”

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

回家!

然而。

吴谓回到了家门口,才掏出钥匙准备开门的时候,门却突然开了。

然后,一个男人笑呵呵地走了出来,他看到吴谓之后愣了一愣。

“嗨!”

随意地和吴谓打了一声招呼,这个男人才离开。

嗯?!

他是谁?

吴谓忽然有了一种可怕的预感。

他一个箭步冲了进去,“郑一一,刚才那个男人是谁?!”

郑一一虽然神色有些慌张,但却反而怨起了吴谓:“干嘛?他是我表哥!”

“呵......你表哥?!”

吴谓冷笑一声,“他真是你表哥?!”

他和郑一一已经在一起7年了,他还从来没见过她这个“表哥”。

他转身坐在沙发上,冷冷地看着她。

郑一一被他看得有些心虚,只好转移话题。

“你今天怎么那么早就回来了?”

吴谓再次冷笑,“呵,我如果没有这么早回来的话,你是不是还想把我当傻子?!”

呵!

郑一一也冷笑了起来。

既然话已经说到这份上了,那就摊牌。

“吴谓你问问你自己,我跟了七年了,你给了我什么,你能给我什么!”

“吴谓,你什么也给不了我!”

“是,你很帅,可是,帅能当饭吃吗?”

“我们已经毕业三年了,可是你却还带着我住在这个破破烂烂的地方!”

“你有钱买房吗?”

“你有钱买车吗?”

“你有钱让我过上我想要的生活吗?”

“你没有!”

“分手吧!”

“我再也不想和你过这样的日子了!”

分手?

吴谓虽然还有那么一丝不舍,但也不是没有骨气的舔狗。

“分就分,谁不分谁是狗!就你这样的女人,我也不稀罕!”

吴谓说完,就气呼呼地出了门。

郑一一刚想过去关门,吴谓却又突然返回来,然后“啪”地一巴掌甩在了她脸上。

“这几年花在你身上的钱就当喂狗了,不用还!”

“这一巴掌算是利息!”

郑一一捂着脸,气得脸色青一阵红一阵。

吴谓下了楼之后,心里涌出了无限的无力感。

“这一天之内,被炒了鱿鱼,还分了手,又身无分文,这世界上恐怕不会再有像我那么倒霉的人了吧?!”

夜色朦胧。

吴谓也不知道要去哪儿,反正就那么一直走。

他甚至觉得流浪狗流浪猫都比他幸运,至少流浪狗流浪猫还有人投喂。

可他?

哪怕是睡在天桥底下冷死了饿死了,恐怕也没人关心。

吴谓低着头走着,看到路边有人乱扔了矿泉水瓶,也就顺手捡了起来,准备扔到垃圾箱里去。

突然!

他的脑海里响起了一个声音......

“叮!”

“系统检测到一个可用宿主,正在匹配......”

“宿主吴谓,年龄26岁,身高180CM,体重70Kg,颜值在线,目前处于失业失恋的状态,已经沦落到以捡破烂为生,符合系统要求。”

“叮......匹配成功,完美生活系统已经和宿主成功绑定!”

吴谓顿时被这个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跳。

系统?

这什么鬼?!

等等!

吴谓以前可没少看小说,难道......自己成了小说里的主角,觉醒了系统?!

“系统?你没玩我吧?”

吴谓狠狠地给了自己一巴掌,疼得“啊”地叫出了声,这才确定自己没在做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