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节选

白简是被手臂上的伤被疼醒的,记忆停留在通宵加班晕倒在地的那一刻,一睁眼却来到了另一个世界,看来是赶上了穿越大潮流,自己的魂魄不知道以什么样的方式被送到了现在这个身体里了。

脑海里留着原主的记忆,简单地翻了翻,白简发现这身体的主人与自己同名同姓,如今身处大黎王朝南方的一个小山村里,是自己原来的世界不存在的历史时期,看来是平行时空了,就是不知道社会发展到了哪个阶段了,原主长这么大就没出过青山村,见识实在有限。

原主本是上山砍柴的,但柴还没砍,一个跟头摔下了山坡,醒来就换了芯子。手蹭破了皮,胳膊和腿上都有磕伤,左脚脚踝也崴了,后脑勺隐隐作痛,头晕乎乎的,白简觉得可能有点轻微脑震荡。

眼看着太阳落了山,天色晚了路不好走,白简赶紧站起来整理一下衣服,按着记忆里的路线,拖着破败的身子,一瘸一拐走下山,远远看到村里炊烟袅袅,隐约还听到有农妇在喊孩子回家吃饭。

柴是没法砍了,回家铁定又要挨骂,想着记忆里白家一家对原主的态度,白简忍不住叹气,晚饭肯定连剩饭都没得吃了。

“呦,这不是白家老大吗?怎么弄成这个样子,在山上碰到熊瞎子了吗?”刚一进村,就有一妇人被白简的样子吓到了,“你大娘刚才还在家里说着呢——天都快黑了也不回家做饭,大半天不见个人影。”

“刘婶子,我是去山上砍柴了,大娘是知道的。”白简按照记忆认出眼前的妇人是与自己家那个大娘李氏交好的,就知道从她嘴里说不出什么好话。

“哎呀,你看看你,砍个柴哪能大半天都没回家,你大娘可担心了,赶紧回去吧。”刘婶子看她一身伤,觉得晦气,匆匆忙忙就走了。

担心吗?只是担心没人做饭吧,白简可不相信李氏会担心原主的安危。

白简是白家奶奶捡回来的,两年后白奶奶过世,白简跟着白家大儿子白强和儿媳白李氏过,这俩人可不是好相与的,可怜小白简从此就没过过好日子。

村里同龄小孩满地撒欢儿的时候,李氏就让她拾柴烧火,洗衣浇水,一年四季,严寒酷暑也不例外,甚至连个饱饭都不给。

但村姑白简也是个与众不同的,自幼就比同龄女孩个子高些,力气也大很多,甚至一些男娃也比不过她,因此李氏更是肆无忌惮地使唤她去做一些力气活,还对邻里抱怨,说白简在自己家吃的多睡得好,才能长得这么高,力气这么大!

哎——小可怜一个!这个身体也有近一米七的个子,和自己前世倒是差不多,但看这一副瘦骨嶙峋的模样,绝对不超过八十斤,想想自己以前还天天叫着要减肥,如今可真是美梦成真了,啧啧……

“娘,什么时候吃饭,我饿了。”白简刚走进家门,就听到白天赐的声音。

“就知道吃,没看到你娘我累成什么样吗?白简那个死丫头,不知道野哪儿去了,成天偷懒不干活,就是一个养不熟的白眼狼!”李氏一边做饭一边骂骂咧咧。

白简没理他们,记忆里原主经常被李氏打骂,没什么稀奇的,低着头走向了自己的房间,身上实在太疼了,根本没力气跟他们说话。

说是房间,其实就是正屋西北侧的茅草棚子,别人家都是当做杂物房用,里面就一张破床,床头旁边一个旧箱子,桌子椅子什么的都没有,房间另一侧还堆满了农具柴火等杂物。茅草屋没有窗户,但透着风,秸秆搭起的墙上到处都是缝隙。

白简看看身上的衣服,胳膊肘和裙子下摆都被山坡上的灌丛划破了,还滚了一身的灰,从旧箱子里翻找出原主的衣服,打算洗洗换一身。

原主的衣服倒是还行,并没有多么破旧,补丁也不多见,那是因为这些衣服都是白家的小女儿穿剩下的。李氏疼闺女,一年要换好几身新衣裳,这在只有新年才能给孩子换粗布新衣的农村可不常见,那白荷珠也惯是个会享受的,从小就吃好穿好,才十四岁,竟有两个白简那么重,也正因此,虽然她个子矮了点,但衣服给白简改改还是能穿的。

白简正拿着盆,想去井里打点水清洗一下,一出门刚好遇到了从堂屋走出来的白荷珠。

“白简,你干嘛呢?今天去哪了,我的衣服还没洗呢?”白荷珠一看到白简,双手掐腰,走到她面前,“我要告诉娘,你在屋里偷懒睡觉,衣服也不洗,饭也不做,你今天就等着挨打吧!”

白简不想和她多费口舌,绕过她继续走。

“你站住!”白荷珠见她竟然敢不搭理自己,伸手就拉住她的胳膊。

白简讨厌不熟悉的人触碰自己,条件反射地一甩胳膊,白荷珠毫无防备,一下子跌坐在地上。

忘了这个身体力气特别大,白简扯了扯嘴角,看着地上的白荷珠,扭头就走了。

白荷珠却突然哭喊起来:“娘,白简打我!”

白简被杀猪般的叫喊声吵得一阵头疼,看样子是不能安生了。

李氏听到女儿的哭声,拿着锅铲立马从厨房跑出来,扶起白荷珠,看着井边的白简就破口骂:“死丫头,胆子肥了啊!你个没良心的,我养你十八年,你敢动手打我闺女?看我今天不教训教训你!”

说着扬起手中的锅铲就朝白简扑过去:“我今天非打死你这个白眼狼!”

白简看着比自己矮了一个头的李氏,抬手就抓住了她的手腕。

李氏被白简的动作吓到了,从来都是骂不还口、打不还手的死丫头竟敢伸手拦住自己,这是她完全没想到的!

愣了一下,李氏反应过来之后突然大叫起来:“哎呦!我的手啊……你这贱皮子竟敢对我动手,我打死你!”说着又抬脚去踹白简。

白简一闪身,手上也松开了,摸了摸鼻子,有点不好意思。大概是刚刚没注意,用力太大了,李氏的手腕被自己捏疼了吧。

“大娘,我没跟荷珠动手,是她自己不小心跌倒的。”

“就是你推的我!我好端端怎么会摔了?!”白荷珠一听就炸了。

“你还敢顶嘴?看我今天非剥了你的皮!”李氏刚一站稳又要对白简动手,她心里是认定刚才白简拦她是个意外,天天被自己打压的丫头还不是任凭自己搓扁磨圆。

“娘,怎么一股糊味?”白天赐突然叫了一声。

“啊呀,我的菜!”李氏想起自己正在炒菜就出来了,赶紧往厨房里跑,“你个死丫头,等会儿再收拾你,晚上别想吃饭了!”

白荷珠对着白简哼了一声,也扭头进了厨房。

这是什么样的一家子啊……白简抬头看了看天,玩我呢,宁愿当个孤儿,也不想跟这一群神经病相处啊!

——

作者有话说:

大年初一,新的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