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节选

“雨凝,你睁开眼睛看妈一眼。傻孩子,你怎么会想不开,去投河。你要是有个三长两短,妈也不活了!”

一道撕心裂肺的哭腔环绕在耳旁,意识渐渐回笼,赵雨凝怀疑自己耳朵都要被震聋了。

眉头微皱,费力的睁开眼睛。

入眼,只见一个四十出头的中年妇女拉着自己的手哭得伤心。旁边一条长凳上,坐着一个年纪相仿的中年男人,正低着头,抽着自制的旱烟。

眼见闺女醒了,赵母激动地用手抹了一把眼泪,“雨凝,你终于醒了。你这个孩子,差点把妈都给吓死了。醒了就好,醒了就好。”

想到闺女躺了一天一夜,“你躺着休息。妈这就去给你下一碗面条。”说着,帮闺女拢了拢被子,急急忙忙冲着厨房跑去。

中年男人,猛的吸了一口烟,被呛得咳嗽起来。拎着水烟筒来到床前,沉声道“经历这次落水,你这娃也该懂事了。你妈为你这事已经快两天没合眼了,钱保国那小子爸自会收拾他。”

说完,拎着水烟筒大踏步离开房间。

直到这一刻,赵雨凝才抬头打量房间。

又破又烂的土坯房,隐约有几根稻草飘在屋顶。窗户用塑料布遮住,地面坑坑洼洼几个大洞。

身下床硬得腰疼,再低头一看,身上的被子又黑又硬,冷的简直像掉进冰窟窿。看着黑得发亮的颜色,赵雨凝忍不住想吐!

看着屋里的摆设,结合刚才中年妇女的称呼。心咯噔一下,完了!

自己这是穿到一本年代文里,还是糟糕的圣母女主!

就因为这本年代文女主名字和自己一模一样,她在好友推荐下看完了十分之一。

越看越生气,怎么会有这么圣母愚蠢的女主。一气之下,她写了两千多字的书评,给了这本书一星评价不说,还痛骂作者。

结果,一觉醒来,穿书了!

要是再给她一个机会,她绝对不会这么干!

屋外,赵母正在厨房下面,老远就听到自家妯娌在钱家门口大骂。

“黑心肝的钱家,这些年骗吃骗喝不说。眼看我侄女长得俊,十里八乡一枝花。当初拿着一把烂青菜就来登门提亲,老娘活这么大岁数,就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人家!”

“砍脑壳的一家,我侄女不过是误食毒蘑菇,浑身长胖。那也是娇滴滴一个美人,眼瞅着婚期就在下个月初十,这家烂良心遭雷劈的就上门来悔婚!”

“没天理,以前要不是靠我大伯家救济,就你家一个病歪歪,一个拖油瓶,能吃饱饭!可怜我大侄女,遭人退婚气不过找黑心肝的要说法,被气得做了傻事。”

“天可怜见的,现在还躺在床上没醒呢!”

李招娣大嗓门传的整个生产队都是,大家刚吃完午饭,也没事。纷纷从家里跑出来,站着听热闹。

“招娣,要不要喝口水,再继续骂!”有那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婆娘,还特地从家里端了一碗水。

“别打岔,我真骂的起劲呢!”李招娣一摆手,吐沫横飞“一家子怂货,有本事退亲,你倒是把这些年收下的粮食给吐出来!可怜我大伯一家,省吃省喝,白养了一群白眼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