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节选

早班的公交车晃晃悠悠,从东边的仁爱医院驶向西郊的阳光福利院,全程要四个小时。

上完大夜班的顾心宁坐在车上,昏昏欲睡。

“哇……哇哇……”一阵婴儿的啼哭声传来,顾心宁茫然的睁开眼睛。

前座的大妈怀抱里的小婴儿,可能因为饿了,正哭的起劲。

不知是姥姥还是奶奶的大妈轻轻的拍打着他,嘴里“哦哦哦”的哄着,试图让他再继续睡过去。

也许是饿的厉害,小婴儿哭的声音越来越大,公交车上的乘客纷纷朝大妈看过来。

见怎么都哄不好怀里的孩子,大妈急的额角起了一层汗。

顾心宁看着前面手足无措的大妈,心里忽然升起一丝疑虑。

她虽然是个没生过孩子的人,但曾经在新生儿科实习过,怎样带孩子,她比很多新手家长要明白的多。

按理说,老人独自带宝宝上街,一定会带一些奶和纸尿裤之类的应急物品。

孩子哭的这么急促,大妈却两手空空,身边连个手包都没有。

显然,她带孩子上街是没做任何准备的。

她,真的是孩子的亲人吗?

“大妈,孩子这是饿的吧?给他点奶喝呗?”顾心宁探头看着宝宝,问道。

大妈有些惶恐,“出,出门太急,忘,忘了带了,马上,马上我们就到家了。”

“哎呀,宝宝这么可爱,他叫什么名字呀?”

许是因为顾心宁的问话转移的宝宝的注意力,他忽然不哭了,一双懵懂、清澈的眼睛朝顾心宁看了过来,眼睛里还含着泪水。

“叫……叫李军。”大妈有些结巴。

听着这大妈的语气,顾心宁越发肯定这妇人有问题。

“这是您的孙子吗?几个月啦?”

此时公交到站,大妈忽的站起来,抱着孩子就要往车外走。

“你别走!”顾心宁一把拉住心虚的大妈。

“姑娘,你干什么,我到站了,你拉着我是要咋地?”

大妈使劲往外扯着自己的胳膊,这时孩子又哭了起来。

“哇……”

“大妈,我也没有别的意思,你看这孩子,一直哭个不停,你又什么都没给他带,我怀疑你不是孩子的亲属,这样,咱们去一趟派出所,你要真是孩子的亲人,我就跟你认个错赔个不是,行不行?”

“大姑娘,你看你说的,我的的确确是这孩子的亲奶奶,还能有假不成,我家里还有事,着急回家呢,哪有那个功夫陪你上派出所去!”

大妈抽了抽胳膊试图摆脱顾心宁的拉扯,可能是听了要去派出所,人有些慌张。

顾心宁更加坚定了自己的怀疑。

孩子的哭声越来越厉害,公交车上其他乘客也瞧出不对劲,纷纷站在顾心宁一边,堵住想抽身离开的妇人。

司机见状,将公交车前后门一同关上。

这回,谁也下不了车了。

见自己走是走不了了,大妈冷汗直流,可还是强装镇定。

一车人都支持去派出所,如果是误会,大家赔不是道歉都可以。

可万一这孩子真是被从别处抱来的,也好给孩子的家长一个交待。

司机师傅不犹豫,发动车子,很快,就停到派出所附近。

几个热心乘客和顾心宁一块下车,朝派出所大门走去。

那妇人抱着孩子,被一群人挤在中间裹挟着往前,眼睛却不停四处乱转。

就在大家马上要到派出所门口时,她突然把手中的孩子抛向川流的马路,人则迅速闪进一旁的小巷子。

“孩子!”顾心宁惊叫一声。

一切都发生的太突然,众人都还没来得及做出反应,顾心宁已经冲出马路……

“吱……”

“啊……”

路人的尖叫声伴着刺耳的刹车声响遍长街。

变故突发,和顾心宁同行的乘客红了眼睛,几个男人拔腿去围追那个狠毒的妇人。

同行的两个女人留在顾心宁身边,“姑娘,姑娘,你怎么样?”

顾心宁躺在地上,努力撑开蜷缩的身子,孩子躺在她的怀中,安然无恙。

似乎被这突来的一拋给吓住了,好半天才又开始哇哇大哭。

一人从心宁怀中接过孩子,另一人跪在顾心宁身旁,流着眼泪鼓励她,“撑着点,救护车马上就到了。”

见孩子无恙,顾心宁松了一口气,这口气一松弛,她才感到浑身剧痛。

鼻子,耳朵,热乎乎的东西争相往外冒,止也止不住。

“帮孩子…”

一张嘴,一口热血就涌了上来,鲜血染红了她的衣服。

“帮孩子找…找到他的家人……”

顾心宁抬了抬手,又无力的垂了下去。

一旁的女人抹了一把泪,帮她把掉在路边的包拿到眼前,哽咽的问道,“你是找这个吗?”

顾心宁点点头,“拜…托…帮我交…交给阳光福利院的顾…顾院长…”

这里面,是她刚拿到的薪水,如往常一样,想着给福利院的弟弟妹妹买点衣服。

快过年了啊。

视线越来越模糊,顾心宁努力仰头,想再看一眼福利院的方向,那个抚养她长大的地方,她还没来得及有所回馈。

周围嘈杂的声音越来越多,混成巨雷轰隆隆滚过,最后都归为寂静。

“小姑娘,你再坚持一下,救护车马上就要到了!”

“小姑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