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节选

“嘶--”

魏暖暖是被痛醒的,一醒来就发现,自己已经被锁链捆绑住,栓在地牢的架子上。

手筋脚筋尽断,指甲盖被残忍地全数掀掉,身上的皮肤无一处完好,呼吸带动胸口的起伏,扯动了已然和衣衫凝结在一起的血肉,伤口再一次被撕开,锥心的痛楚瞬间传遍四肢百骸,让她的身体不受控制剧烈地痉挛着。

脸上传来的刺痛让她知道此刻的容貌怕是也惨不忍睹了。

而眼前居高临下站着的女人,是她的助手兼闺蜜,李倪。

这是她从小一块长大,无话不谈,一起闯过枪弹雨林,都为对方拼过命,一起并肩作战走过来的战友。

“魏暖暖啊魏暖暖,你是不是从来没想过,自己也会有今天啊?”

李倪笑得有些诡异。

魏暖暖还没从震惊中反应过来,就看到李倪拿起一旁的水杯,将兑好的药水缓缓地倒在自己受伤的位置。

药水顺着魏暖暖伤口的纹理渗进极深的肉里,痛得锥心蚀骨,她使劲咬紧了牙关不让自己发出一丁点儿声音,眼泪却直接痛得飙了出来。

这个药,是蚀骨露!

蚀骨露是上一任岛主研制出来的药,这种药对人的肉体上没什么实际伤害,但却会改变人的大脑皮层对痛苦的认知,将人身上的痛楚增加百倍千倍,专门用来逼供一些顽固外敌的。

“小倪...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

“为什么啊...你猜猜看?”李倪表情扭曲,似笑非笑地看着她。

琉焰岛不是没有出现过叛徒,但是任何一个人都好,都不该是李倪。

她不懂为什么。

魏暖暖自认多年来的御敌习惯令她的警觉性极强,从小就泡在药罐子里的她对药物的敏感程度也到了近乎变态的程度,岛上的长老还开过玩笑,说她就是行走的鉴毒机器。

只有李倪,才会有这个机会能够神不知鬼不觉地成功暗算她。

无论外人看来她是多么狠毒无情多么杀伐果断的大魔头,她对李倪从来都是不设防的。

“我问你为什么!”魏暖暖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吼出她的愤怒。

地牢似乎感应到了她的怨愤般,在一遍遍地回响着“为什么”“为什么”。

李倪没说话,猛地双手抓起一旁稀释了一整桶的蚀骨露,直接朝魏暖暖的脑门淋了下去。

“啊啊啊啊啊--!”

“你有种就杀了我!”

“你杀了我!”

刺骨的剧痛,她终究是没忍住惨叫了出来,迸出的泪珠爬满了面目全非的脸庞。

李倪满意地观赏着魏暖暖声色凌厉的嚎叫。

等魏暖暖安静下来喘着大气的时候,她才缓缓开口,一字一顿:“是你先背叛我的!”

“当初说好所有东西都要一起分享的,你都忘了自己说过的话了吗?怎么就你一个人成了高高在上的岛主呢?”

“为什么外面那些狗却只听你的差遣,却把我的话当放屁!”

没等魏暖暖说话,李倪下脚尖踩在了她的脚踝处,用力转动碾轧,魏暖暖痛得瞪大了双眼,嘴巴微张,嗓子却在先前已经喊到嘶哑,只剩下嘶嘶的声音。

“你上次是不是很好奇,你明明记得标本成分比例没有错,病毒却变异了?”

“你什么意思?!”

魏暖暖突然想起什么,眼神陡然变得凌厉。

“嘿嘿,我给你加了一点点极乐膏呀你不知道吗?”,李倪没理会魏暖暖的愤怒,手指比了比,“就一点点。”

魏暖暖抬头死死盯住李倪,“是你!”

身体再次止不住的颤抖,这次是被气的。

那几个岛民有什么错,就因为身上的病毒变异了,短时间内引发了一系列的并发症,导致身体的免疫系统迅速彻底崩坏而身亡!

而“罪魁祸首”极乐膏,是烈日堂的独门药剂,是一种极纯也极其恶毒的致幻药,只需要0.0001g的剂量就能让人产生严重的行为紊乱,引发人内心的黑暗面,令人陷入疯狂的被害妄想症,见人杀人,遇神杀神,从而铸下大错。

“我本来想要下给你的,可是啊谁让你是什么行走的鉴毒机器呢,我怕被你发现啊,只能先找几个人来开开刀了,你知道吗,那几个岛民是被你害死的!”李倪狠狠的说道,一点都不怕魏暖暖知道真相。

“可是我万万没想到,你都把人医死了,那些蠢货的家人居然还放过你!”

看着眼前完全陌生的女人,魏暖暖心底泛起无尽的冰冷。

有一点李倪没有说错,是她害死了那几个岛民的,如果不是她执意要帮他们治病,他们起码还有个两三年活的。

怎么会变成这样?

她有太多太多的疑问了,烈日堂和琉焰岛是有世仇的,极乐膏这么隐秘的药剂为什么会被李倪拿到的?

李倪是什么时候和烈日堂的人走得这么近的?

但她最想知道的还是,那个曾经能够将自己的后背毫无保留交给对方的伙伴,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仿佛感应到魏暖暖的疑问一般,李倪抬头表情有些怪异的看向她,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脸。

“你知道吗,你千不该万不该就是不该去招惹牧修竹。”

“牧修竹,姓牧的哦.....”

“......”

姓牧的,烈日堂的堂主也是姓牧的。

魏暖暖仿佛听到了内心的一根弦断了的声音,血肉迷糊的手指不自觉地收紧,再收紧。

李倪的声音还在继续,像是故意要证实她的猜想不给她留有侥幸的余地:“你想不到吧,牧修竹,是烈日堂流落在外的小皇子哦...”

女孩的心跳重重地咚了一声,似乎要静止一般。

“可是为什么,我到底哪里比不上你魏暖暖了!”李倪的声音陡然尖锐起来。

“明明我才是最先认识他的人,为什么他眼里看到的永远都只有你!”

“是因为这张脸吗?嘿嘿,你说牧修竹如果看到这个样子的你,是不是就不会喜欢你了?”

“诶,不对,你没有机会再活着出现在他眼前...”

倏地,李倪拿起了一旁的尖刀。

仿佛眼前的魏暖暖是件死物一般,她一边念念叨叨,一边有一下没一下地捅着她的身体。

此刻的李倪,就像是一个失去控制了的杀人机器。

“魏暖暖啊魏暖暖,你说怎么就这么好命呢,一来岛上就被岛主看上了当成接班人来培养,一跃成为耀眼的琉焰小公主,这也就算了,可是为什么我看上的男人你也要抢走啊啊哈...!”

李倪蹲下掩脸放声痛哭,哭着哭着突然又变成了低沉的狂笑,笑完之后再陷入撕心裂肺的哭泣,时高时低的女声在地牢中一阵阵荡漾开来,再一阵阵回音传回来,诡异得令人头皮发麻。

——

作者有话说:

萌新初来乍到,拍砖请温柔,感谢担待呀mu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