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节选

小岛上的冬天比往常来的要早了一些。

俞宋伊刚打开窗户就被冷风吹得打了个喷嚏。

“哎呦喂。”刘妈拿围裙擦了下手,急忙忙从客厅走过来,拉上窗户道,“大小姐啊,今天零下六七度呢,没事儿开窗户做什么,这风又湿又冷的。”

说着,随手捞起一个大毛毯,大手一挥就把女孩单薄的肩膀围住,又扶着她坐下道,“你这各项指标刚正常一点儿,林医生可说了,这个冬天你可不能再感冒了,要不明年开春的手术就不能正常做了。”

一提手术俞宋伊就悄悄打了个寒颤,她心脏瓣膜有问题,听医生说,好像天生比别人缺了一块,可能是缺了一块的缘故,她生来就比别人要冷情一点儿,不言不语,不爱说话,即便在自己最熟悉的人面前,也是冷冷淡淡的,除了性情冷一点儿外,她比别人还要更脆弱。

比如说,她不能跑,不能大跳,不能情绪激动,不能感冒,不能做很多很多事。

而且,时不时地还要心绞痛一下,俞宋伊一直觉得自己是个玻璃娃娃,说不准哪天掉地上,砰的一声,就碎了。

“阿姨,我知道了。”女孩拢了拢毛毯,抽了抽鼻子说。

她语气是淡淡的,甚至是有些冷漠的,但刘妈站在旁边,硬生生听的柔肠满怀,一颗心满是疼惜。

女孩垂着眼睛,鸦黑的睫毛像蒲扇一样在眼尾投下阴影,皮肤是清透的白,可能是生病的缘故,看着有些脆弱,唇瓣却是嫣红的,紧抿着,过分安静,能让人生出怜惜。

对着这样一张脸,你怎么能生气呢。

刘阿姨轻轻叹口气,忍不住抬手,原本想揉揉女孩头,但是又猛然想起,俞宋伊是不喜欢被人近距离接触的,所以抬起来,又放下,看着女孩,温声问道:“伊伊啊,阿姨把早饭做好了,有你喜欢的奶油泡芙,你过来多少吃点好不好。”

提到泡芙,女孩眸子微微动了下,想了想点头:“好。”

刘阿姨微微叹气,又忍不住唠叨:“其实林医生跟我说,你是不能吃太多甜的,但你这孩子又死犟,没有甜食就不动筷,你真是要难为死阿姨,这次虽然做了泡芙,但只能吃一个哦,而且还要多吃点儿饭,不吃饭你不长身体的......”

偌大的客厅,只有女人温合和絮絮叨叨的声音,女孩很安静地坐在餐桌上吃饭。

这个画面,有些清冷,但也不失温馨。

俞宋伊吃了两个泡芙,在被哄着喝了一小碗山药红枣粥后,就不再动筷子了,阿姨知道劝她也没用,索性也没再逼她,看着她吃了药,就收拾餐桌去厨房忙活了。

外面又起风了,俞宋伊围着毛毯趴在玻璃上向外看。

窗户外面就是一大片湛蓝的海,冬天的风又急又猛,把海浪卷的奔过来又退回去,来来回回间,俞宋伊觉得自己变成了一尾鱼,在风与海浪的冲刷下,很自由的来去。

这种幻想很美好,能让她有片刻的愉悦。

可能是因为看的太专注,所以即便离得很远,她也看到了一个黑色的身影很快地消失在了她别墅的后屋。

俞宋伊怔楞片刻,头一次开始用脑子思考。

后屋是放杂物的,平时没有人会进去。

这个小岛上只有零零散散十几户人家,离她的别墅还很远,平时不会有人拜访。

阿姨在厨房呢,林医生来之前一定会提前打电话通知。

不是阿姨,不是林医生。

难道是,是野猫吗?

她昨晚上睡觉好像听见过猫叫声。

但是,小岛上会有猫吗?

还是只黑色的猫?

俞宋伊乱七八糟的想,思绪也是乱七八糟的。

她有点好奇,所以穿上棉拖鞋,围着毛毯从沙发上站了起来。

地上铺着的是长长的羊绒地毯,脚步声全被淹没在松软的绒毛里,阿姨没听见,所以俞宋伊很顺利的打开门,在冷风中,悄悄进了别墅的小后屋。

后屋是用来放杂物的,有点乱。

俞宋伊推开门,慢慢走进去。

刚进去,她眼睛就被蒙住了,然后脖颈一凉,被锐利的物件儿抵着。

“别出声。”

耳廓微痒,男人的声音低沉危险,带着海风的凉意。

俞宋伊知道自己不能紧张,所以长吐口气,尽量让自己放松下来轻声道:“我不会喊的,这是我家,你不用紧张,这里只有我和阿姨。”

女孩声音清清冷冷。

静默片刻。

“呵。”男人把冰冷的匕首放下,转而用粗砺的指腹捏着女孩下巴,“你不怕?”

俞宋伊微皱了下眉,近乎天真的问:“怕什么?”

数秒后,男人松开对女孩的束缚。

俞宋伊往前走了两步,恢复自由,这才嗅到空气中有血腥气。

她转过身,看到男人已经向后仰靠在墙上,他浑身都是湿的,浓黑的发垂下来遮住眉眼,鼻梁挺拔如刀刻一般,挺削冷然,即便他腰是微微佝偻着的,俞宋伊仍能感觉出来,这是个很魁梧的男人,肩宽体阔,腿很长,大马金刀般给人一种无形的压迫。

俞宋伊从未见过这样的人,或者除了小岛上几个为数不多的异性,她也没见过太多男人。

“你的腿在流血。”俞宋伊站在旁边道。

男人嗯了一声。

“要我帮你吗?”俞宋伊问。

男人微微抬眸,俩人视线对上。

俞宋伊这才看清楚他的眉眼。

像海里的某种食人鱼。

暗沉,黑,冷。

但这种冷转瞬即逝,男人随即换上一种很普通的神情。

他解下来手腕上一块表,递给俞宋伊:“这块表保守估计,可以卖二十万块。”其实是两百万,但慕寒生怕吓到这个女孩。

俞宋伊有片刻的怔忪:“二十万?”

慕寒生以为她是嫌少:“你可以抬抬价,四十万也是能卖到的。”

“额....”俞宋伊抓了抓耳后,她有这个毛病,不理解的时候,就会抓耳朵,“所以呢?”

“这块表给你,帮我包扎下,顺便......”慕寒生黑沉的眸子看着女孩,“让我在这儿住几天。”

——

作者有话说:

初来乍到,希望大家多多支持笑笑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