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节选

第一篇:皇粮高升

第一章 一场杀人案

“大人,死者叫张三。”

摆在李辉面前的是一具已经发硬的尸体。

看尸体僵硬的程度,应是死于昨晚三更十分。

这是他穿越到这个平行世界后,办的第四百起案子。

前三百九十九起都被他顺利完成。

当中有偷盗的,有邻里不和斗殴的,当然更多的是村民之间的鸡毛蒜皮的小事。

像这等杀人案,还是他来到这个世界后的第一次。

看着死者紫胀的脸色,以及还残留在脖颈处的指印。

不难看出,名叫张三的死者是被人活活掐死。

又看了看凌乱的房间,床头上放着一盒未用完的胭脂,床边码放着一双整齐的草鞋。

一张脏兮兮的桌子摆在屋子中间,上面还残留着些许的香灰。

简陋的小屋内,除了墙角堆着一堆高高的煤球外,并没有过多的摆设。

“谁发现的尸体?”

见李辉开口询问,周围围观之人眼神顿时亮了。

那个才智无双,断案如神的李辉大人又要展现他的才华了。

自从三年前,小镇上来了这个一个叫李辉的九品小县令后。

小镇上的治安就立马好了起来。

不管是小偷小摸,还是入室盗窃,只要李辉大人看过几次之后,不出两天,犯事者无不落网就擒。

时间一长,就连隔壁县发生了什么案件,都要请李辉大人过去看一看。

李辉也确实从没让人失望过。

渐渐地,神探李辉的名字就从十里八相传开了。

不管见过的还是没见过的,只要听到有人说起李辉的名字,无不竖起大拇指,赞一声。

“李辉大人真乃神人也!”

从围观群众当中走出一妙龄女子。

见到李辉后盈盈下拜。

“回大人,是我先发现的。”

此女子看其模样也就十七八岁,生的倒也俊俏,只是身上的香味未免太浓了些。

见李辉盯着她的眼睛,女子眼神有些慌乱。

“大...大人,小女子今日打张三门口过,本想向他讨要点煤球以偿前几日的...前几日的...嫖资。”

女子脸色微红,声音颤抖。

“可是,当我敲了几下门见无人回应,便把门给推开了,结果就发现...就发现张三已经躺在地上一动不动了!”

女子更加紧张,说到最后竟然哭了起来。

这是她第一次见到死人,害怕些也是正常。

“嗯,都出去吧!我想跟死者说几句话,我要让他亲口告诉我杀他的人是谁。”

听到这话,众人很自觉的退了出去。

他们知道这是李辉大人办案时的习惯,他要自己一个人静静思考。

只有绝对的平静,才能让人有绝对的冷静。

李辉看着退去的众人,眼睛从他们身上一一扫过。

绝大多数人表情都有期待,他们盼着李辉大人大展神威,将凶手缉拿归案,还张三一个公道。

只有站在最前面的三个人表情凝重,甚至可以说是多少有些紧张。

其中之一,便是刚才开口答话的女子。

在出门的一瞬间,一个壮汉无意撞了女子一下。

这一下的撞击力度并不大,却疼的女子一阵皱眉。

另一个能引起李辉兴趣的,便是这个撞人的大汉。

他跟女人走在最后,门口虽不大,但也不至于拥挤。

等到所有人都离开,屋中只剩下三个人。

两个站着的,一个躺着的。

站着的是李辉跟他的护卫牧楼,躺着的自然就是死者张三。

“你觉得凶手在不在这些人当中?”

“如果按照大人平时所授,凶手必定还在。”

李辉很满意他的回答。

牧楼,男,二十二岁。

李辉贴身护卫,武艺超群,一人一剑横扫天下。

却因一桩盗窃案受尽万人唾骂。

这让骄傲如雪的牧楼耿耿于怀,人证物证一应俱全,再多的口舌也只会让人以为这只是他的狡辩。

他有机会,更有实力逃走!

但只要他迈出牢门一步,这个污点将会伴随他一生。

最终他迈出了牢门。

是李辉亲手给他打开的。

那段回忆一直让他记在心上。

于是天下间,便有了这么一对搭档。

或许刚开始是报恩,可后来两人却成了知己。

李辉羡慕他的身手,他羡慕李辉的智谋。

回到案发现场。

“别叫我什么大人,你还是叫我辉哥的好。”

牧楼一笑答了声辉哥。

“那你能猜到谁是真正的凶手吗?”

牧楼摇头,他知道接下来是李辉发挥的时候了。

“以我判断,嫌疑人有三个,其一,自然是发现尸体的女子,通常凶手会回到案发现场充当第一个发现人。”

接着李辉又摇了摇头。

“可是想要活活掐死一个大男人,一个柔弱的女子是办不到的。”

“其二,便是刚才站在最靠里的两个大汉。”

“如果按照凶手会出现在案发现场这个理论推断的话,他俩的嫌疑才是最大。”

“因为他们俩有足够的力量来杀人。”

说着,林浩俯下身子看着张三的尸体。

忽然,他发现了一个重要的线索!

张三的眼睛是闭着的,嘴却是张开的!

再往下看,越来越多的怪事出现在死者的身上。

在脖颈的紫红色指印处,出现了一个小小的伤口,像是被什么东西划过。

而死者的下巴也不太正常。

下巴两侧的肌肉一直紧绷着,这让他的嘴一直处在大张的状态,而且在死者的两颗虎牙上沾有一丝不易察觉的红色。

是血!

难道死者在临死时咬住了凶手身体上的某个部位吗?

“有死者的详细资料吗?”

“死者名叫张三,一直在官营的矿场挖矿,平时除了喜欢嫖娼外,没有什么特别的喜好,这也导致了他体重不过百十斤,身体自然比常人弱了些。”

“此人平日与邻里常有拌嘴,但也没听说有什么深仇大恨。”

“哦,对了,倒是有一个叫田沟的年轻人常与他为伍,两人经常为了那点苟且之事吵个不停。”

“刚才站在最前面三人中,就有他。”

“至于其他的,我还得回去查一下。”

这些消息,让本就梳理不清的案情更加扑朔迷离。

李辉又重新扫视了一遍这个不大的房间。

当目光落在桌上的香灰时,他心中有了一个疑问。

这么一个邋遢的男人,竟然也有焚香沐浴的习惯?

沾了点香灰,放在鼻尖闻了闻,并没有什么特别。

接着,牧楼也闻了闻李辉手上的香灰。

牧楼脸色大变!

“大人,不对啊,这不是普通香灰,这是迷迭香!”

迷迭香?

李辉眼神亮了。

有了迷迭香,那很多问题就能解释的通了。

怪不得张三死时闭着眼。

那是因为在他死之前,他就已经昏迷了!

如此一来,凶手来到案发现场也绝不只是来欣赏自己作品的,而是想要拿回落在这里的东西的。

而这个东西,此时正放在床头边!

凶手的名字已经出现在了他的脑中。

只是现在还缺少一个关键性的证据,一个能让凶手百口莫辩的证据!

“对了,你说张三喜欢嫖,那他有没有什么特殊的癖好?你看有人喜欢鞭子蜡烛之类的,他呢?会不会也有这样的癖好?”

牧楼尴尬的挠了挠头。

这就有点触及到他的知识盲区了。

“大人,你也知道...我...我还是个处男,对男女之事的某些道道还不太了解。”

“哈哈,你不了解,我却了解!”

“带上三个嫌疑人,回府衙升堂!”

杀人者,会是她吗?

临走前,李辉拉开了桌子上空空如也的抽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