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节选

「砰 砰 砰」

急促的敲门声响起,随之而来的是震天的怒吼。

“龟儿子,快开门,别以为老子不晓得你在里面。”

“再不出声,老子就撞门了!”

“听到没有,快点开门,别以为老子……”

此时,屋内安静的吓人,再配上周围满地垃圾、和凌乱的床铺,以及随处乱扔的衣袜。让人觉得这不是一个居住的房子,而是一片垃圾场。

靠床尾的墙面上挂着一面镜子,镜面上布满灰尘和污迹,只有中间部分斜着一道痕迹,明显是刚擦出来的。

镜子前站着一个蓬头垢面的男子,此时正茫然看着镜子发呆。丝毫没有被敲门和怒吼声的影响。

几分钟后,门外咒骂声音渐渐远去,周围顿时安静下来。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突然

“卧槽,帅了这么多。”

“卧槽,比以前高了。嗯,不错,看上去也更年轻了。”

此时,男子脸上满是兴奋,哪里还有半点失魂落魄和茫然。

“现在,我宣布,一枚新鲜热乎的小鲜肉正式出炉了。”几分钟后,男子一字一顿的道。

“等等,我好像忘了什么不得了的事,到底是什么?”兴奋的表情此时变成满脸狐疑。短短几分钟内,这张脸上的表情变幻,仿佛经历了千年历史的沧海桑田,其起起伏伏,若是能被拍下来,无疑是争夺本年度影帝的最大黑马。

“卧槽,是系统!系统呢?我就说哪里不对劲。”此时,‘影帝’脸上又换了一副择人而噬的表情。

“老天爷,不带你这么玩的,这车都坐了,好歹您把票给检了。”一阵鬼哭狼嚎的叫声传到屋外。

“不对,按照套路,系统应该是有的,只不过还没有找到触发条件而已,是什么!?触发条件到底是什么?”‘影帝’又开启变脸模式。

「砰 砰 砰」

“龟儿子,快开门,老子就晓得你在里面,还给老子装死是吧?”门外又响起叫骂声。

听到门外的叫骂声,男子讪讪的走到门前,打开门看到外面站着一个四十来岁的中年男子,皮肤微黑,一身眼熟的穿着打扮,背心,沙滩裤外加人字拖,只是没像大佬的蛇皮袋子。手里正拿着一把钥匙准备开门。

“大叔,如果我说刚才我真的死了,您信吗?”‘影帝’一脸认真道。

“去去去,你个龟儿子。老子昨晚上还死了,今早上又活过来了”大叔满脸不耐烦。接着恨铁不成钢说道“我说小段子,看看你现在成什么样子,一天天的,门不出,工作也不去。不就是被女人甩了嘛,有啥大不了的,想当年老子……咳,这世上女人千千万,何必为了个势力眼就想不开。”

被叫做小段子的年轻男子,原本叫段道,是一个资深宅男。老爸自主创业,开一家不大不小的公司,老妈在外企当个小主管,家里虽不算大富大贵,但至少衣食无忧。由于父母经常忙工作,平时对他很少过问,慢慢就变成问题少年。

一开始是逃课打架,后来蹦迪泡吧,玩了一段时间后,因为出生时候受了寒,身体底子差,打架打不过,蹦迪蹦不动,渐渐开始对着电脑征战天下。叼着香烟玩游戏,听着音乐看小说,架着键盘喷口水,嗑着瓜子看电影,当然大小电影都有看……

从此沉迷于其中,无法自拔。一直到三十出头,都没想到要找媳妇,恨得二老差点将其赶出家门。直到那天看到一条新闻:国外一男子因被女友抛弃而自闭,然后开始吸D,屡戒不改之后,无意中看到一本从华国网站翻译过来的玄幻小说,沉迷其中而忘掉吸D,最后竟真的将瘾戒掉,一时引起大量网友围观和讨论。

作为一名合格的华国人,见到自家人以如此玄幻的操作,给国际友人展示了一番什么叫做神奇国度。一时间心潮澎湃,与有荣焉,仿佛找到了人生的方向和终生使命。当即立誓余生的目标是为国际友人带来更多神奇体验。然后,刚刚的‘影帝’就此诞生。

想着自己莫名其妙来到这里,段道,一时间有些出神。

“小段子,你到底有没有听老子说话!”大叔打断了段到的思绪,接着又柔声道“听叔一句话,男子汉大丈夫,这么个小坎,抬抬腿就过去了,以后日子还长着呢。待会好好把自己收拾一下,明天重新去找个工作,听到没?”

‘咦,这大叔怎么知道我姓段,难道这具身体的主人也姓段?这可就巧了。’听到大叔的话,段到思绪又歪了。

“我说你小子咋回事,丢个女人,就把魂也跟着丢了?”大叔的声音又提起来。

“怎么会,大叔。我这是忙着感动呢。您不知道,从小到大,还是第一次有人这么关心我,开导我,就连我的父母也……”一边说,一边想着以前父母对说的那些话,看似责备,却满是关心,“别一天到晚就只会玩游戏”,“今天你要是再不出门,我……”,“你看看你表弟……”

‘以后怕是再也见不到你们了,好想再听听你们说话的声音……’这般想着,段道的眼睛慢慢变红,眼眶里开始充盈泪水。

看着眼前少年这般状态,大叔暗暗松了口气,心道‘臭小子,再这么下去,老子该担心你憋出病来了’,随即语气生硬说道:

“关心你个锤子,老子关心的是房租,是房租。再不去找工作,看老子敢不敢把你撵出去。”

“呃,那个,大叔,您放心。明儿我就找工作去,嘿嘿。”段到刚感动到一半,立马又施展出看家本领,瞬间变得一脸谄媚。

“嘿,以前可没发现你小子变脸这套。老子管你明天去不去找工作,反正时间到了,房租还没交,你就睡天桥底下去吧。”大叔悠悠转身离去,背后又传来弱弱的声音。

“那个,大叔。房租哪天到期啊?”

“龟儿子的,刚装完死,现在装傻是吧?今天24号,还有6天,你那两个月的押金就扣完了。到时候别怪老子不讲情面!”话音落下,已经来到过道另一头。对面门是开着的,显然刚才出来的时候故意没关。

段到站在门口,注视大佬迈着六亲不认的步伐,跨进大门,反手一带。

「砰」

随着关门声音响起,段到微微提起的心,也缓缓放下。深吸一口气,叹道“收租的大佬,惹不起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