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节选

仅仅在十分钟前,朱灿站在七十四层的顶楼天台沿上,一双手从背后用力一推。

朱灿很确定这种飞一样的感觉,叫做失重,整个世界颠倒过来了,头狠狠地砸在坚硬的钢化玻璃上,渐渐失去了知觉。

当眼皮缓缓张开,只觉得浑身麻麻酥酥,就像是换灯泡前忘了关电源,你的手指触碰到了电流的感觉。

朱灿眼前一片白亮,视线越清晰就越刺眼。

“我是007号练习生,朱灿,身高1米85,体重75公斤,来自新加坡。今晚是成团夜,粉猪团加油为我投票,助我C位出道吧!还有很多不认识我的小可爱们,这下认识我啦,快快PICK我吧!我是007号练习生,朱灿!”

大楼顶部的LED屏幕上,循环播放着#为你而狂#最强男团总决赛选手们的拉票视频。

这个城市最高的大楼,就是总决赛的举办地,只要一到朱灿的视频播放时,就会引得楼内、楼外、楼上、楼下一阵欢腾。

朱灿感觉到大脑发胀,脖子上的青筋暴起,充血的感觉蔓延至每一处神经末梢。后脑有一处特别疼痛,炸裂了一般的疼痛。风从耳边划过,有一丝丝的寒冷,跟小刀子刮一样。肩膀生疼,牛仔背带裤的肩带勒得整个手臂跟要脱臼了似的。

此刻,这个城市的人们都在等待着新偶像的诞生。如果一切顺利,今天本该是朱灿正式C位出道的日子。

并没有人注意到,呼声最高的朱灿,此刻被倒挂在顶层天台外的LED屏幕前。朱灿的牛仔背带裤脚,被一根外墙支出来的钢结构挂住。

“朱灿外形俊朗,身材健美,肌肉恰到好处,不是那种健身房大壮,刚刚好脱衣有肉,穿衣显瘦。每天一看到他就开心,快快PICK他。”小片里,朱灿粉丝团“粉猪团PINKPIG”也在不遗余力地为朱灿拉票。

“朱灿今年19岁,在韩国当过3年训练生。他是新加坡华人餐饮集团LOTPAN的董事长朱啸逐老先生的独孙。综合家世、资源、话题、颜值和实力,朱灿被媒体预测为本次比赛C位出道呼声最高的选手。”短片里,媒体代表也发表着自己的观点。

整个城市的夜景美极了,这样的景致配上秋夜的凉风,如果不是倒挂着,朱灿会很喜欢这份惬意。然而此刻的朱灿,惊吓得嗓子眼发咸,浑身僵硬,想喊救命,却一丝声音也发不出来。

“呲啦!”

被勾住的裤脚又裂开了,倒挂的身体又往下落了一寸。

朱灿的魂都吓没了。

“朱灿,如果要变成动物,你最想变成什么?”屏幕上播放着刚才在现场主持人小姐姐跟朱灿的互动对话。

“猪!”朱灿不假思索地回答着。

“哈?为什么啊?”主持人不解地问道。

“吃了睡,睡了吃,不用节食,睡到自然醒,应该是每个练习生最大的心愿吧!”朱灿顽皮地一笑。要知道这招牌式的微笑俘获少女心无数。

“哈哈哈哈,你可真逗!”主持人小姐姐都被朱灿逗得春心荡漾。

“其实,我是羡慕我的宠物小香猪!‘二师兄’你想我吗?比赛结束我就回家看你!”朱灿又在镜头前卖了萌。

这段采访给朱灿又圈了不少粉,这么帅还幽默,怎么能不招人喜欢。

“哼嗯!哼嗯!”猪叫声。

是“二师兄”的声音!

等等,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朱灿脑子里飞速回忆着。

自从跟爷爷闹翻,离家出走当练习生以后,朱灿三年没见爷爷了。

就在刚才节目间隙,朱灿收到纸条,爷爷的笔迹,非要在楼顶见面,马上。可当朱灿推开顶层天台的铁门时,发现天台上一个人也没有,只有爷爷的轮椅翻倒在地上。

从小没有母亲,父亲朱亦荣又因为工作常年在外奔波,所以朱灿一直由爷爷带在身边,祖孙俩一起生活。

朱家有个传统,男丁从三岁开始接受厨艺训练,18岁成年以前,若不能练成独当一面的大厨,并通过家族的特殊考验,将失去继承家业的机会。

爷爷朱啸逐是15岁通过的,创造了朱家最早完成考验的记录。父亲朱亦荣,则是18岁生日前一天,也就是这项考验的最后期限,才勉强通过的。

朱灿在厨艺方面的天赋,远高于爷爷,可以说是天才。因此爷爷每天都陪着朱灿练功,为的就是让朱灿尽早打破自己的记录。

然而,在朱灿12岁时,父亲朱亦荣因钻研厨艺走火入魔,得了严重的抑郁症,之后更是莫名其妙失踪。

朱灿深受打击,宁可死也不愿再接受厨艺训练了,爷爷怎么逼都没有用。

16岁独自去了韩国,当训练生、参加比赛、当偶像,为的就是离家远远的。

不过这些年下来,朱灿也在慢慢成长,他不再像当初离开时那么叛逆,也没那么抵触那个害了他爸爸的烹饪了。

“哼嗯!哼嗯!”猪叫声再次打断了朱灿的思绪。

“二师兄?”朱灿脖子使劲抬,眼睛往天台方向去看。

在视线范围内,一个猪鼻子探了出来,不停地抽动。

自打跟爷爷一块儿生活那天起,这只宠物小香猪就跟爷孙俩住在一起了。二师兄这个名字也是朱灿给取的。因为只要喊“二师兄”,小香猪就会抽搐着鼻子哼唧。

朱家在新加坡,到朱啸逐已经第十代了,祖宅的祠堂里,悬挂着每一代当家人的画像。有趣的是,画像上的太爷爷、太太爷爷、太太太爷爷……都抱着一只小香猪,无一例外。

就在刚刚,朱灿看到倒地的轮椅,冲到边缘往下看,一双手就在这时,推了朱灿一把。

不幸中的万幸,牛仔背带裤裤脚,挂住了灯架。

万幸中的不幸是裤子眼看着快撑不住了。

这时,二师兄的整个身体被一双手抱着,悬浮在空中。

“救命啊,来人啊,快拉我上去啊!”上面明明有人,可就是不现身。

没等朱灿喊完,那双手便松开了,嗷嗷叫的二师兄张牙舞爪地扑过来。朱灿本能地伸手去接二师兄,而牛仔背带裤,也就在这个时刻,被重力所撕裂。

完了,朱灿闭上了眼睛,从本市第一高楼跟宠物猪一起坠楼,真的要出道了。只不过要上的不是娱乐头条,而是社会版。

真是出道即巅峰,巅峰即往生啊!

坠落,坠落,身体轻飘飘的,周围一片漆黑,无数光束在身边划过。

身上的衣服变得越来越大,自己的身体却越来越小。身体经过了一棵大树,从衣服里滑落出来,穿过无数的树枝,划得身上生疼,又经过几片柔滑的缎面,身体不再下坠了。

“咔啦咔啦”树枝断裂的声音。

朱灿的眼睛里,世界依然是颠倒过来的,同时还是在旋转的。

刚刚就快要掉到地上时,脚被什么有弹性的东西给缠住了,身体在上上下下弹跳,跟蹦极快结束时那种状态一样,那地面在眼前忽近忽远。

地上有一大滩水,被落下的干树枝激荡起层层涟漪。身体还在转,像极了刚把火腿挂上房梁时,那大根的腿会在绳子扭力的作用下左右平转。

刚才朱灿真的已经完全放弃了,那么高的地方掉下来,一定是死得透透的。

然而现在,自己竟然还是好好的,虽然像根火腿一样被倒挂在树上。

周围怎么没有人啊?看样子荒芜人烟,这不应该是繁华CBD嘛?先不管这些了,劫后余生啊,朱灿浑身没劲,感觉虚脱到极致,腹部完全使不上劲,想伸手去解开被缠着的脚,却根本没办法去够到脚,

等等,那为什么看起来真的像一条火腿,哈哈哈,太搞笑了,大脑持续充血,再加上劳累,果然是头也晕了,眼睛也花了。

揉揉眼睛。

“哼嗯哼嗯!”什么鬼,这哪里是手,分明是只猪蹄子。

对啊,二师兄,我抓着二师兄一起下来的,二师兄呢?朱灿四下里寻找,却发现地上那滩水映照出一只被倒挂着的小香猪的形象。

朱灿头皮发麻,这不是二师兄嘛?那,那,那我上哪儿去了?

朱灿就像被点穴了一样,硬那儿了,石化了。

“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好像是猪叫声,咱快回到岸上去,穿上衣服走吧。”一个温柔的姑娘声音。

“你别自己吓唬自己,你都听见多少回声音了,哪回有人。”另一个清脆的姑娘声音。“这回又来猪叫了,你还怕叫一只猪偷看了去不成?猪这么猥琐?这么孟浪吗?就不能让本姑娘踏踏实实洗个澡嘛!”

开什么玩笑,十分钟前,朱灿还在繁华都市的高楼大厦上。

而现在,他坠楼坠到了荒郊野外,变成了一只小香猪?还是一只猥琐孟浪猪……

---- ---- ---- ---- ----

这个看了会饿的故事,能看到精挑细选的名菜,更能看到你期待的爱情和成长。看书长胖我不管,但看完书不写五星书评,我就得管管了!写得再不好也请你说句话,实在不行让小猪给你劈个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