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节选

“爸爸,尹儿饿!尹儿要吃饭!”

一个简装的两居室内,长相可爱,看起来只有五岁的小女孩,正在客厅内哭喊着要吃饭。

“饭好了,快过来吃吧。”

伴随着沙哑的声音,一个身形略有胖硕的男人,端着两盘菜从厨房走了出来。

蓬乱的头发,和脸上许久未刮的胡茬,看起来有些邋遢。

“爸爸,又是青菜和土豆嘛!”

“尹儿,爸爸....”

“嘭嘭嘭..”

男人刚要说话,就被敲门的声音打断了。

“嘭嘭嘭...”

敲门的人显然是有些不耐烦,敲门的声音变得有些粗暴。

正在吃饭的尹儿有些慌张的看着男人。

“放心吃,有爸在呢!”

说罢,男人起身走向了房门。

“废物!干什么呢!磨磨蹭蹭的!”

房门刚打开,就只见一个身形肥硕的女人,一脸怒意的看着男人,脸上肥肉乱跳。

“大姨,您怎么来了?”

“唐北,今天是来通知你,五日之内,必须从这套房子内搬出去!”

胖女人直接无视一旁的唐北,径直向屋内走了进去。

“大姨,家里的钱都用在清雨身上了,您能不能再.....”

“行了,别废话!”

胖女人摆了摆手。

“这套房子是我江家的财产,你不过是一个入赘的穷女婿,哪有什么资格住在这里?!”

“况且,江清雨现在就是个废人,对家族没有一丝一毫的贡献,她哪有资格再拥有家族的财产!”

说着,胖女人拖着肥胖的身体,一屁股坐在了餐桌旁的椅子上。

正在吃饭的尹儿,看到胖女人坐下,连忙跳下椅子,跑到了唐北身后。

“大姨,实在有些唐突,您要不在宽限几日,五天的时间,有些不够。”

“嗯?你还敢跟我讨价还价!像你这种又穷有没能力的废物,在这里住这么长时间已是江家的恩赐!”

“你还敢不领情?”

“往后,我要在这房子里养条狗,虽然是条畜生,但它肯定不会白吃白喝!”

胖女人怒视了唐北一眼,看着桌上的青菜和土豆,一脸嫌弃,啐了一口,然后起身走向了唐北的卧室。

“爸爸!”

尹儿看着被胖女人猝了一口的饭菜,眼中泪花闪烁,委屈的看着唐北。

“尹儿乖,爸爸重新给你做!”

唐北安慰了尹儿一声。

“呦!江清雨那个废人的东西,你倒是保存的挺好啊!”

胖女人一边拿着卧室内的东西打量,一边叫讥讽的说着。

可她没注意的的是,她身后的唐北,眉宇已经渐渐皱了起来。

胖女人在卧室内走来走去,不时的拿起桌上的摆件,或者拉开抽屉翻翻里面的东西。

唐北最痛恨的就是,别人碰江清雨的东西。

因为他自己,在擦拭的时候,都是小心翼翼,生怕弄坏了。

“啪!”

胖女人手中刚拿起的相册摔落在地,镜面碎裂,蹦碎的玻璃片在照片上留下了几道深深的划痕。

照片上,一袭碎花长裙的江清雨,如脂玉般白嫩的脸上多了一些白痕。

“这相册怎么这么滑?要是划伤了我的手,你这个废物能赔得起么!”

胖女人没有丝毫自责,而是一脸怨恨的看着唐北。

看着损坏的照片,唐北怒火存心,身上一股令人恐惧的气场瞬间爆发。

当年唐北从军时,就将这张照片一直带在身边。

它陪唐北经历了北疆最艰苦的五年军旅时光。

在北疆那个杀人不眨眼,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

就是这张照片上那个深爱的女人,让他一次又一次的坚持了下来。

哪怕在战场上还剩一丝力气,他都要努力的活着,只为能够再度与佳人重聚。

就算他回来照顾妻子和女儿的这五年,他都会十分小心的保护着。

可现在,眼前这个女人,竟然当着他的面,将这张照片弄坏了。

“你!跪下!”

唐北将卧室门缓缓的关上,声音冷冽刺骨。

“怎么!你一个吃软饭的废物,还想动手打我?!”

“来啊!我倒要看看,你敢不敢!”

“关门干什么,一个小野种而已!”

说着,胖女人挺直了腰杆,在她的认知里,唐北一直都是一个懦弱没用,吃软饭的废物罢了。

怎么可能敢对她动手。

“啪!”

当胖女人说出野种两个字的时候,也是触碰到了唐北的逆鳞,他绝对不允许,任何人侮辱自己的女儿!

“江蓉,你给脸不要脸,一而再再而三的出口侮辱,真当我怕你!”

“你...你竟敢打我!”

“哼!杀了你又如何!”

唐北身上一股无形的杀气爆发,房间内的温度,瞬间如寒冬,冰冷刺骨。

“你...你要敢杀我,江家的愤怒可不是你能承受的!”

江蓉已经被唐北吓得六神无主,不过还是下意识的不肯低头。

“杀你这种垃圾,真是脏了我的手!”

“滚吧!”

江蓉身形本就肥硕,此时因为双腿颤栗,用了十几分钟,才艰难的从地上爬了起来。

“你..你给我等着!”

说罢,江蓉飞一般的冲出卧室,跑向了门口,成功的演示了,狗急能跳墙的一幕。

“唐北,今日的耻辱,我江蓉在这里发誓,一定会百倍奉还!”

“五日之内,若是不从这房子里滚出去!”

“我一定会让你们父女流落街头,沦为乞丐!”

江蓉近乎是吼着说出了这句话,狠毒的看了一眼唐北,拉开门便跑了出去。

“爸爸,她好可怕!”

尹儿不知道卧室内发生了什么,但是被江蓉的状态吓到了,连忙扑进了唐北的怀中。

“乖,没事,有老爸在呢!”

唐北将尹儿抱在怀中,看着大开的房门,耳边似乎传来了震天的怒吼。

“护我炎夏!守我国疆!”

“杀!”

百万雄师之前,一个男人挺然而立,雕刻的面容,冷冽肃然,一声令下,百万雄师奔腾而出。

无一人不听令!无一人不服从!

他曾率一军而灭十国,威震四海!

他曾脚踏尸山,一人之力,在数十万敌军中,七进七出!斩杀敌军元首,全身而退!

他就是被称作炎夏的守护神,北疆的战神,唐北!

“爸爸,你怎么了?”

尹儿的话将唐北拉回了现实,眸子中的炽热也是慢慢的退去,恢复了往日的慵懒。

“没事,爸给你去做饭!”

就在唐北想要转身时,一道身影出现在了门口。

唐北,眉宇微皱。

——

作者有话说:

新书起航,希望大家多多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