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节选

剑名:七星龙渊

剑主:无

等级:低级凡器

进化中级凡器所需魂值:50点

当前魂值:0点

天赋:进化

技能:未解锁

……

九荒大陆。

飘渺圣地。

剑峰。

倒霉蛋儿龙渊,盯着“最强神剑系统”面板,已有一万年。

因为醉酒驾车坠落山崖,醒来后,发现穿越成了一把剑。

一万年。

沧海变桑田。

方圆百丈的那些灵器,仙器,神器,陆陆续续被飘渺圣地的弟子取走。

现在,只剩下他这么一把低级凡器,孤零零的,立在耸入云霄的剑峰山巅。

“喝酒不开车呀!”龙渊一声长叹。

“咦?”

正当龙渊持续了一万年的百无聊奈之际,三个圣地弟子走进他的剑识范围。

“无涯师兄,这里怎么会有一把凡器?”一个少女宛若银铃般的仙音,在龙渊左侧响起,一袭七彩霓裳,白发及腰,隐隐溢着珍珠般的光泽。

“霓凰师妹,不过一把凡器而已,别看了,我们抓紧去别处取剑吧,莫要耽搁了承剑大会!”

“哦。”沐霓凰转身,跟随两位师兄走了开去。

听着三人脚步声渐行渐远,龙渊内心早已生不出任何波澜。

万年来,每隔三年,圣地便会有一批弟子,能够上到这峰顶。

但从来不会有人将注意力,过多停留在龙渊剑身上。

但凡是个正常人,谁特么会对一把凡器高看一眼。

还是低级凡器。

鬼知道他这把凡剑还能进化呢!

“无涯师兄,这峰顶,不是只有灵器以上的长剑吗,为何会有一把凡器在此?”沐霓凰颇感好奇地转身看向龙渊剑。

他们都是刚从外门被选入内门的弟子。

三日后,圣地九峰,会进行承剑大会,以此来选取各自该要修炼的功法和武技。

但在承剑大会前,需要来此剑峰,找到一把佩剑认主,才有资格进入承剑峰。

“或许是被某位前辈从峰底带上来,遗弃在这儿的吧。”姬无涯年纪稍长,不以为然地朝前走去。

沐霓凰又回头瞧了一眼,不再说什么。

……

龙渊继续在峰顶吹着西北风,很想唱一首凉凉。

他只是灵魂被封入剑身,和其他剑灵不同,是可以修炼的。

但前提是,需要找到一位剑主激活才行。

否则就像玩游戏开了个号,却一直没法练级…嗯,有点悲催。

突然!

砰的一声,沐霓凰身体像断了线的风筝,在空中划出一道弧线,朝着龙渊剑坠落,“卧槽!偷袭,你小子不讲武德啊!”

“戚云山!你特么什么意思?!”原本姬无涯和另一位同伴已经取剑成功,正要为沐霓凰拿取一把灵剑的时候,竟然被带着四个同伴上来的戚云山偷袭。

“看不出来吗?很显然,这把青冥剑,我的!”

戚云山傲慢而跋扈的看向坠落下来的沐霓凰:“霓凰师妹,若你答应与我结成道侣,这把青冥剑,我割爱让给你,如何?”

姬无涯抢先道:“戚云山!你竟然厚颜无耻到这般地步,那青冥剑,本就是师妹先看上的!”

“哟哟哟!”

戚云山一脸不屑和鄙夷,“姬无涯,难道你不也存了我这心思?在这里装什么大义凛然?”

“你!”姬无涯一时语塞。

在圣地谁不知道,沐霓凰乃是先天凤凰血脉,谁不想与她结成道侣,修为一日千里?

奈何刚从外门选入内门的弟子,都只有开元初境的实力。

而现在对方多了两人,姬无涯也自知真要缠斗起来,己方毫无胜算。

况且,若是在剑峰上发生厮杀,圣地向来不管。

在没有承剑之前,若是被伤或被杀,没有人会在意你的死活。

虽有些残酷,但规矩便是如此。

戚云山冷冷一笑,转身朝青冥剑走去:“霓凰师妹,待师兄先取了剑,我们再好好聊聊人生。”

沐霓凰神色黯然,将目光落到姬无涯身上。

后者迟疑片刻,垂头丧脑,带着另一个同伴,抛下沐霓凰,转身朝剑峰下走去。

……

没有人注意到,龙渊这把低级凡器,正在悄然发生改变。

就在沐霓凰坠落之际,手腕上的三滴鲜血,好巧不巧的,就落在龙渊剑柄上。

瞬间被他吸收。

“一万年,久违了!”龙渊掩藏不住内心欣喜和激动。

当然,这只能是他独自狂欢。

……

剑名:七星龙渊

剑主:沐霓凰

等级:低级凡器

进化中级凡器所需魂值:50点

当前魂值:0点

系统:“吸收三滴凤凰血,可替代魂值属性一次,共计150点。可直接进化为高级凡器,是否进化?”

“进化进化,赶紧的。”龙渊早就饥渴难耐…迫不及待。

系统:“消耗150点魂值,进化为高级凡器。”

“进化中……”

“进化完成!”

进化低级地器所需魂值:300点

当前剩余魂值:0点

解锁技能:杀戮

备注:在剑主不执剑攻击的情况下,宿主可自行发起进攻!

“鉴于苦逼宿主第一次认主成功,系统额外赠送一份随机礼包,请查收!”

“……”龙渊满腔腹诽,“送礼就好好送礼,干嘛还埋汰人…埋汰剑呢。”

系统:“恭喜宿主获得七星诛仙剑诀一份!”

……

沐霓凰一脸呆萌地看着龙渊剑:“这就…认主了?”

小萝莉漂亮的脸蛋儿上,自然谈不上有多惊喜。

与武器认主后,若非剑主身亡、或武器损毁,否则不可解除认主。

而一把修者的武器,与修者自身,本就休戚相关,轻易损毁不得。

“嗡!”一声剑鸣。

龙渊心中腹诽不已,认主本大侠你还不乐意了?

“罢了罢了,有总比好过没有。”沐霓凰抬袖一招,将龙渊剑从剑洞唤出,仔细端详着。

俯视剑身,如同登高山而望深渊。

飘渺而深邃。

一面镌刻北斗七星阵。

另一面,隐若巨龙盘卧,栩栩如生。

“七星,而卧龙,以后我便唤你为七星龙渊吧!”沐霓凰轻声低语,倒是歪打正着。

“嗡!”龙渊剑发出共鸣,如鸽哨般清脆悦耳。

“小妮子生的还不赖,那丹凤眼,哎哟喂~简直美的不要不要的。”龙渊虽无人形七窍,但剑识能探外物,方圆百里,一目了然。

系统鄙视了这个等待万年之久的苦逼宿主一脸。

……

“霓凰师妹,你这么急着走呢?”

沐霓凰拿到龙渊剑之后,已经择路下山,没想到还是被戚云山五人追来,在半山腰拦住去路。

“啧啧啧…就拿了这么一把破剑,师妹当真甘心?”

戚云山打量着她手中龙渊剑,一脸不屑:“师妹,师兄手上这把青冥剑,还尚未认主,送给你如何?”

沐霓凰道:“滚!”

“哟!师妹脾气还是这般暴躁。”

戚云山玩味的笑道:“可惜,这里却不是那外门,无论在这剑峰上发生了什么,圣地可都是不会插手的。”

“是吗?”龙渊正憋了一万年的火气没处撒。

铿锵一声,自行出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