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节选

蜀都的寒夜已深,但依旧是灯火通明,街市上还有些行人,不过众人的步伐都有些急促,天空阴沉沉的,已经起了雾气,地面湿漉漉的,显然是已经下过一场雨。

宋阳刚刚结束单位的应酬,一个人晃晃悠悠走在人行步道上,他眼神迷茫,双颊通红,他喝酒是又上脸,又上头。

此时他只觉眼前弥漫起雾气,这酒劲儿又上来了。

他用力地甩甩头,想清醒一二,但却更加迷糊,险些栽倒,大马路上路过的轿车赶忙狠按了几下喇叭。

一连串的刺耳响声让他瞬间惊醒,这才稳住身形,扶着膝盖站定。

原地缓了缓后,他感觉脸上落了几滴冰凉的雨水,醉意又淡了些。

寒气也重新向他发起攻势,使他不自觉地拉高拉链,又套上了兜帽。

宋阳抬起头,望着天,看着如针的细雨在橙黄的灯光中一闪而过,然后扎在他身上。

更高的天空处则是黑压压一片,仿佛在往下压,压得他喘不过气来。

匆匆的路人也因为他身上浓厚的酒气和火锅味儿而绕得远远的。

这一刻,他感觉自己不属于这,不属于这个城市。

宋阳三年前地质大学毕业就到了现在这个单位,平时工作累点儿也能坚持,可他始终适应不了各种无法推脱的应酬。

一群不认识的人,因为某个项目聚在同一张饭桌上,先用酒互相伤害,麻痹大脑之后开始称兄道弟,说着违心的话,而酒醒之后却相忘于江湖,再遇见可能都不记得对方是谁。

酒桌上的话虚伪吗?虚伪,大家都心知肚明,但无人揭穿,或许互相见识了对方醉后的丑态后能建立起一种短暂的同盟关系吧。

而宋阳不喜欢。

这份工作他干得并不开心。

雨要下大了,宋阳只能强撑着软泥一般的身体赶紧赶回租住的屋子。

好在火锅店离他的住处不远,沿着现在的大道直走到头,穿过几个小巷也就到了。

前面就是临街小巷,宋阳看到巷子里暖色的灯光,才稍稍松了口气,醉成这样也摸着回家的路了。

“让让!!”

“滴滴滴!!”

突然,一声嘶吼伴随着急促的喇叭声环绕在宋阳耳边。

他慌乱间看向大马路,但并没有看到车辆,一转头他才看到两个明晃晃的大灯从巷子里钻了出来。

动作迟缓,躲闪不及,宋阳被撞时心中只有一个念头:这窄巷子不是通不了车吗?!

宋阳只觉强烈的推背感传来,紧接着就是失重感。

但时间好像并没有如同电影里演的那样拉长,宋阳都还未感受到疼痛就是眼前一黑。

宋阳,卒,享年25。

……

不知过了多久。

宋阳恍然间恢复意识,背后松软的触感和一丝凉意传来,眼皮是一阵明亮,他忍着刺痛睁开双眼,入眼便是晴空万里,野鹤闲云。

他发现现在的自己没有一丝醉酒的感觉,身体有种从未有过的畅快,只是头有些沉。

我是死了吗?

宋阳赶紧从草地上爬了起来,打探着周围的环境。

此刻他正位于一座高耸入云的孤峰的半山腰处,身旁是水潭,眼前是奇绝的景观。

高峰林立,高度是一个比一个高,还有些山体悬浮在空中,却还有瀑布倾泻而下,水流在空中散作白雾。

若仔细看,雾中还有如龙似凤般的生物在嬉戏打闹。

这里不知是地狱还是天堂,但一定不是地球。

宋阳下意识摸了摸自己的脑袋,上手是冰凉的发髻和厚实的丸子头。

发量惊人,难怪这么沉。

他赶紧趴到水边,借由波动的水面照了照自己的样子。

很显然,水中已经不再是他自己的模样,转而是个道士打扮的小年轻。

我穿越了!?

宋阳理所当然地想到了这个结论,并且极为确定。

就在这时,宋阳听到身后传来一道惊喜的女声:“你醒啦!”

宋阳惊然挺起腰板,转身打量着眼前这个好看的小姑娘。

来人身着精美的古代服饰,面料顺滑,配饰繁多,这一套在游戏里都得是重氪玩家才搞得到的时装。

不过这套衣服和少女的容貌比却也逊色许多,她个子不高,身材中规中矩,已经初具规模,但眼神里尽是少女的灵动,而且说的是汉语!虽说带点口音,但宋阳听得懂!

此时宋阳慌了神,即使他读过很多网络小说,如此的情节也不少见,但这种事真正发生,他还是不知如何回答,只好学着古装剧的桥段说道:“公子这厢有礼了。”

说完他就感觉哪里不对?

少女也被说愣住了,片刻后她眼神专注起来,打量起宋阳,一言不发。

宋阳对剧情发展毫不知情,又疑惑问:“姑娘,不知发生何事了?此处又是何地?”

少女疑惑地扣扣脑袋,秀丽的眉毛也跟着挤了几下,似在说宋阳的情况不容乐观。

“你等我一下!别到处走动。”

此话一出,少女陡然从不知名的地方掏出一把精巧的长剑,御剑而起,直直飞向天际,消失不见。

这一切也就发生在一呼一吸之间。

“好家伙,真是修仙世界!”

一时间,宋阳已经在心中构建了一幅幅宏伟蓝图。

去踏马的工作,去踏马的应酬,老子要修仙!!!

不知少女去了何处,宋阳焦急地在原地踱步,如同一只平底锅上的煎饺,生怕不翻面就烤糊了似的。

期间,宋阳跑到水边,看了看自己现在的模样。

不得不说,有灵气滋养的人就是不一样,即使是男子,脸蛋儿和肌肤也是白皙细嫩,身体则健硕非常,半身高的巨石随手一戳就能挪动。

也不知那少女是何修为,能不能做自己修仙路上的引路人,或者说她和现在的“我”是什么关系。

不久,少女御剑返回。

她动作一气呵成地落地收剑,满目欣喜地来到宋阳面前。

宋阳的关注点则有些奇怪,他在用手比划着剑的长短,心想这剑在身上是藏不住的吧,应该是有储物戒指或乾坤袋之类的物件,一定是。

“接着!”少女二话不说,白皙指尖弹出一颗黑色药丸,落入正要开口说话的宋阳口中。

丹药入口,瞬间化开,药味极苦,但宋阳面露难以言喻的欣喜。

是仙缘吗?

开局获得仙丹,洗筋伐髓,修炼成圣,迎娶神仙道侣,走向人生巅峰?

少女开口了。

“实在抱歉,刚刚御剑飞太快,把你撞下来,害你险些魂飞魄散,神魂衰弱至极,我用魂契才稳住你神魂,不过看你刚刚说些胡话,怕是要再用上这颗回魂丹才能稳固神魂,刚出炉的,还热乎呢。”

少女接着摆摆手急迫道。

“你也不用道谢,这颗丹药虽是耗费不低,但是我有错在先,而且还在你弥留之际强迫签订了魂契。”

“不管怎样,以后我会负责到底的!”

“我叫江舒云,叫我名字就好。”

随后少女咧嘴笑着,像是在求原谅。

面对如此神奇的展开,宋阳苦于丹药的味道在口中弥漫,开口不得,他只能点头微笑,但也瞬间明白了状况。

敢情是一个倒霉蛋被御剑飞行的江舒云所撞,散了魂魄,才让他这个被车撞的倒霉蛋给魂穿入体。

是交通事故让他们相遇。

所以,培养交通安全意识,刻不容缓!!

不过刚刚自己被说“神魂衰弱至极”宋阳多少有些不乐意。

宋阳还有些疑惑,他咽下药液后撇了撇嘴,礼貌问道:“那你刚刚说的魂契是什么?”

闻言,江舒云眉毛一挑,眼神里有些窃喜的意味,半天不开口,片刻后才轻咳几声说:“魂契,灵魂相依,同生共死!你应该懂的……”

我不懂啊!

宋阳一时间不知该如何是好,但从江舒云的表现上来看,说这“魂契”没猫腻他是不信的。

正当他打算问个究竟的时候,一阵眩晕之感直冲脑门,两眼一黑。

怎么?是这丹药有毒吗?

我又死了?

这不合理。

……

“滴~滴~滴……”

“滴~滴~滴……”

有规律的声响渐渐清晰,宋阳又迷迷糊糊地睁开眼。

此时他眼前除了明晃晃的灯光,还有数个穿白大褂,戴蓝口罩的人。

“醒了,醒了!”

“我就说吧,这么大个人还能被老头乐撞死?”

“What?”宋阳直接飙起了英文。

为首的一个中年男子揭下口罩,咧嘴一笑,露出黄牙道:“小伙子,你看我急救技术牛B不?”

牛B你大爷!!

我都投好胎了,你丫愣是把我给拽回来了!!!